正文 一一七一、神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星辰道:“你不要怕,我才不是你从前的师父那样,他们只想利用你。但我可不会,我们的掌门也不会。就算灵山非要你的血不可,我也不会动手的。”青石看了他片刻道:“果真么?”星辰道:“你不信我么?”青石点了点头道:“我信。”星辰道:“那不就好了。把你割成那样,他们也真下得去手。”青石道:“很痛,并且割血之后我觉得很冷。好多天都缓不过来,连吃饭都没力。”星辰道:“你不用害怕,掌门还会教你几招法术,让这些坏人以后没法打得过你,就不能抓了你割你的血。”青石大是开心,转头来看韩一鸣道:“果真么,掌门?”韩一鸣道:“等我有空,一定教你两招。”星辰虽未说明,但韩一鸣已明白他是不会((逼bī)bī)青石刺血的,但若是青石自己心甘(情qíng)愿刺血,那就不算破了灵山收他入门的誓言。

    星辰的心思向来就难以猜测,韩一鸣自认看不明白他的心思,自他孩童时起,就觉得他的心思远远出乎自己的意料。看似是心机深重,却又似是天(性xìng)使然的单纯。青石进入灵山之时韩一鸣着实是看其可怜,(身shēn)有灵血而任人宰割,想着收入灵山他也少受些苦楚。可不曾料到这里还有个星辰等着,青石与星辰向来要好,听着星辰说出割血,韩一鸣忽然觉得这是星辰等了许久才说出来的心里话。青石默然一阵,对星辰道:“你要我割血么?”星辰道:“你会为了灵山而割血么?”青石看了他片刻道:“你若真的要我割血,我,我就割。”

    星辰道:“割血那么痛,你还是不要割了罢。”青石却道:“我是说真的,我把你当我的好友,如果你真要我割血,我会让你割的。”星辰道:“我也是说真话,割血那么痛,不要割了。你的血很灵的,最多不过用针尖在手指上刺一下,滴两滴血足够用了。把你割成那样,可见你从前的师父修为有多差。”青石松了口气,他天真之极,神(情qíng)放松,道:“我就知晓你是逗我玩的,不会真割我的。”星辰道:“我从来不打别人(身shēn)上好宝贝的主意。你的血就是你(身shēn)上的好宝贝,别人打你的主意我可不会。”青石也认真的道:“你也说我的血很灵,我们这样好的朋友,有朝一(日rì)你要我的血,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会给你的。”韩一鸣一听便知青石的血刺定了,只不知是何时要刺。星辰笑道:“我知道啦,你不用担心,有掌门在这里,别人打主意也不能打到你(身shēn)上。”

    青石看着无名道:“这是叫他么?”黄松涛的声音依旧传来,并不止歇。星辰道:“随他去。”青石不再问了,站在原地看着无名。无名依旧用火燧石打磨神石,此时他将那一点神火引在了火燧石上,随着他的打磨,神火一次次明亮,火焰在跳动中变得越来越大,一直打磨到了深夜,本来如一豆大小的火焰已变为两手合在一起般大小。

    无名浑(身shēn)汗湿,站起(身shēn)来将衣裳脱下,将火燧石收起,两手捧着那团火焰走到一边,从地上摸了一根木条起来,将神火放在其上,再小心翼翼将那根木条放在地上。神火在木条上跳动了几下,渐渐变小,片刻之后转而熄灭。韩一鸣不(禁jìn)“啊”了一声,无名辛苦半夜的神火就这么熄灭了?

    忽然(身shēn)边一点火光一闪,低头一看,自己所站的石堆边有了一点火花,随即又有一点火花闪现,片刻之后,火花一点接一点闪烁起来,向着远处延伸开去,连花田中都有火花闪动。韩一鸣愣了一愣,忽然听星辰的声音道:“掌门不必担心,神火只要我等**凡胎避开就可,花田中的灵花异卉不会被神火所焚。”韩一鸣转回头来看着他,半晌道:“星辰,你果真如我们一般是**凡胎么?”星辰道:“我与掌门并无不同,掌门灵力强大,我也是天生灵力强大,但我还是**凡胎。”韩一鸣叹了口气,星辰道:“掌门的灵力从何而来可以说得明白么?”韩一鸣道:“我说不明白。”星辰道:“我现下说不明白,但将来我一定能说明白。到时我一定告知掌门我的灵力从何而来。”

    青石看看星辰又看看他,一声不出。无名却径自去花丛中拎了一只铁砧来,将火燧石放于铁砧之上。他另一只手拿了一只铁锤等着,片刻之后火燧石上火光一点显现出来。那点火光微弱如豆,但闪动一次,火苗就变大一圈。闪动得一阵,韩一鸣已见花田中的点点神火黯淡下去,而火燧石上的神火却直越来越大。韩一鸣已然明白这是将满地的神火都收到火燧石上去了,只是这神火为何满地皆是却是不明白。

    无名不知打哪儿摸了一只大桶,打了一桶水来放在铁砧边。这神火与寻常的火不同,并非火红色,色泽极淡,甚而看着有些微冷。而黄松涛的呼唤依旧在耳边回((荡dàng)dàng),韩一鸣忽然想道:“莫非他知晓今晚无名有所动作方才来唤的?”可此事着实难以问个明白。韩一鸣绝不会在此时去与黄松涛面对面碰上,而无名却是不能问的,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名站了片刻,伸手自怀中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石块放于铁砧上,举起铁锤就对着那块石块砸下去。“当”地一声,火光四溅,韩一鸣瞬间明白那不是石块,那就是一块铁石。无名手中的大锤砸在铁砧上,不过几下,那铁石已变扁。无名收住手,将火燧石放置于铁石之上,用夹剪翻动,过得片刻,他再次提起大锤来捶打铁石,铁石被锤一下就变得红一些,等他锤上了三五十下,已变得如明灯一般。神火并不是熊熊火焰,但那块铁石却在神火的锻烧与大锤的捶打之中变得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明亮。再捶打片刻,那块铁石已被捶成扁扁的一张,无名用夹剪夹了翻动,弯成一团,反复捶打。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