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七零、灵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无名忙了一阵,不知打哪儿拿了一块石头出来置于空地当中。他自怀中取出来一个纸包,那纸包当中透出光来,无名将那纸包打开,光亮直(射shè)出来,韩一鸣赫然发现那纸当中包着的竟是一团火。星辰转头来对韩一鸣道:“掌门站到高处来。”韩一鸣走到星辰所立的石堆上,无名已将那纸包翻转过来,那团火光轻轻飘((荡dàng)dàng),自纸上下落,落在地上,只是微弱的一点。无名伸手将那点火光托起,置于之前他拿出来的那块石头上,另一手拿出一根短棍,在石头上磨了起来。

    他在石头上磨一下,就带出一串火花,韩一鸣愣了一愣,这是钻燧取火么?可是他明明有一团火光呀。而无名却是一刻不停的往下磨,不知道磨了多少下,那团火光一亮,如同一跳,大了一圈。韩一鸣(禁jìn)不住道:“这是何意?”星辰道:“掌门,无名的那团火光叫神火种。是天火落地后留下的火种。”韩一鸣道:“他这是要将神火种变大么?”星辰道:“这是点燃神火。神火不是谁都能点亮的,且要用相应的神石来打磨才能点燃。”韩一鸣不(禁jìn)对着神火下方的神石细看,可不论怎么看,也不看出奇异之处,那神石就是乌沉沉的,并不起眼。

    而无名却对着那块神石一直磨个不住,他手中的短棍也是乌沉沉的,看着不起眼,韩一鸣本不识得这许多奇异之物,但到了灵山之后,偏就见到了这样多的奇异之物,因此也不再问。星辰却似看透了他的心思,道:“无名手上的那条石条,叫火燧石。这石头倒也不少,便是我们这一路走来,我就见过不少。但它却十分挑神石,不是相应的神石,是不能引神火的。”韩一鸣“哦”了一声,对着那条火燧石看了片刻,道:“这是从何而来的?无名(身shēn)上怎的有这许多奇异之物?”

    星辰道:“无名的本事就是能找到这些不起眼的奇异之物。掌门是担心他是自黄松涛前辈处取得的奇异之物罢?这我也说不好。就算果真是自黄松涛前辈处取得的,我们也不知晓。但我能说就算是自他在黄松涛前辈处就有了这些物事,黄松涛前辈也不会知晓。无名本就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得了这些东西也不会拿出来示人。便是今(日rì)掌门也才看到。他在黄松涛前辈处若不将宝物出示,谁能得知他有这许多?”

    无名一下又一下打磨着手中的火燧石,不知打磨了多少下,那团火光又一亮,又大了一圈。黄松涛的呼唤声声不歇,似乎他今夜就知晓无名与平(日rì)不同,特来呼唤一般。而黄松涛自起始就不曾唤过灵山派的人名,韩一鸣知晓他面上还对灵山派留了几分(情qíng)面,心中早就恨透了灵山派。他视如珍宝的弟子一直在灵山派,不论他想什么子都不肯回去,他如何还会对灵山心怀感激?韩一鸣倒也不以黄松涛的愤怒为意,无名着实有些与众不同之处,黄松涛并未看走眼,他对无名也是无比耐心,寄予了无数期翼。无名果真没有让他看走眼,只是待得无名的与众不同显现,却与他无关了。

    不论黄松涛再怎样呼唤无名,无名皆充耳不闻。黄松涛视无名如子侄,即便是不曾听到清风明月的话,韩一鸣也知晓黄松涛是有意要栽培无名,以便将来以掌门之位相传的。黄松涛此举是看着明晰与元惠而来的,而无名却与他们全不相似。如今无名不肯回去,他本(身shēn)对黄松涛的心思就一无所知,连黄松涛取的名都不认,惟有黄松涛放之不下。实则韩一鸣认为黄松涛已有些死心,只是辟獬宝刀还在灵山,他心中不能放下罢了。若是有朝一(日rì)无名不再要那柄刀了,韩一鸣倒愿意将其送还。

    忽然星辰的声音道:“掌门真是好心。直可惜这事掌门再好心也难以扭转了,他心里就是对灵山不满的,你就是将灵山送与他,他一样恨你。”韩一鸣默然,星辰的话不错,到了如今就算是无名即刻回到黄松涛(身shēn)边,黄松涛对灵山的恨意只会越发浓重。如同听到了星辰的话一般,黄松涛的呼唤也越来越恳切:“松风,你就果真不愿意跟师父一起回去么?还有那么多师兄弟望着你,你也无动于衷么?”

    无名便是无动于衷,他似乎听不到黄松涛的呼唤,只顾低头用火燧石在那块石头上打磨。便是星辰不出声,韩一鸣也知晓这块神石乃是与这火燧石相对应的神石了。若是星辰不说这是神石,韩一鸣站在面前也认不出来。这与他曾经见过的宝物完全两样,这块石头平凡至极,并无惹眼之处。若无火燧石在上面打磨引得那神火慢慢变大,这就是块随处可见的石块,平凡至极。

    青石忽然问星辰道:“不要割我的血吧?”韩一鸣不(禁jìn)向他看去,青石一脸的担心,右手不由自主的抚摸左手曾被割得鲜血淋漓的手腕。韩一鸣道:“不割你的血。”青石看了他一眼,转而去看星辰,星辰道:“你害怕么?”青石道:“我怕。我从前的师父每次割我都说不痛,但过后我都痛得要死,有几回割得我手都要断了。”星辰道:“你那师父也太没德行,你的血那么灵,割成这样他都成不了事,可见他道行低微。若是换了我,只要刺你三滴血我便能成事。”青石不(禁jìn)问道:“是么?”星辰道:“那是自然。你不信么?”

    青石不作声了,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到了这一步韩一鸣已看出星辰是想刺青石的血了。而青石则因从前的道人师父太过缺德,道行又低,割得他血都要流干了。韩一鸣绝不怀疑星辰说的三滴血便能成事,只是青石心有余悸,所以害怕之极。韩一鸣收青石入门时说过绝不割他的血,因此绝不出声。韩一鸣收他入门时根本不曾想过他的血能于灵山有助,而此时看来,星辰是一定会刺他的血的,只是不知是何时下手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