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六九、呼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叹了口气,沈若复道:“师弟,你可知平波近来为何少来与灵山过不去了?”韩一鸣摇了摇头,道:“我很是担心,我自己算计不够,平波又精于算计。我担心他在背地里动作,很快要于灵山不利。”沈若复淡淡地道:“他精于算计不假。只不过他现下没时间来算计灵山,你当平波是吃素的?他现下有两件大事在忙。一件我们都知晓的,他在对灵山的山蚑下功夫。只要灵山山蚑(身shēn)上的奥秘没被他参透,他都不会再来灵山寻衅。因灵山山蚑只要还是原状,平波就难以将灵山置于死地。二么,就是元慧了,元慧的野望已昭然若揭,平波岂会看不明白。他现下要防的乃是元慧。”韩一鸣恍然大悟:“师兄,这些时候平波没来寻我们的不是,就是因元慧?”沈若复道:“正是。”停了一停,沈若复道:“师弟,灵山近来会有许多变化,你做为一派掌门,必定要参与其中。这些变化是在派内出现,与外派无关,因此我派外之事我一直关注,却未与你说过。趁着这会儿你问起,我都说与你听。”他停下来,双手掌心相对,左手指尖轻贴右手掌根,右手指尖贴着左手掌根,掌中空虚,合而成圆,片刻之后双手一拍,韩一鸣只觉眼前暗了一暗,沈若复已做了一个结界。沈若复道:“非是我要背着这许多同门,实是有的话不能让他们听到,会令他们心神不安。师兄们都各有自己的事,而新入门的弟子没甚修为,因此这些话他们听到了,只会给他们带来不便。”韩一鸣道:“师兄请说。”沈若复道:“元慧抢青竹标,为的是要知晓灵山的许多秘密。青竹标机灵,又是灵山弟子,许多同道中人都以为青竹标有着灵山出色的法术,要是将青竹标纳入派中,必定可以窥探灵山的不传之秘。其实不然,青竹标只学了两个最简单的法术,而他修的是心修。他的心修十分厉害,虽是我传的,但与我不同。别人想要通过他窥探灵山门径,那全然是妄想。而青竹标十分聪明,他会将自己立于各派争夺的顶端,却不会让他们得手。即便是元慧收了他,也不会自他处得到什么好处。元慧的用心,他看得很明白,绝不会上当。”韩一鸣点了点头,沈若复所说不错,可这样对青竹标是否太不公平?沈若复如同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道:“师弟,有的人天生来就是勾心斗角的。青竹标便是如此。你让他与你一般专心修行,他可做不到。但你若是让他去与人勾心斗角,他一定出类拔萃。青竹标的与众不同便在此间。”韩一鸣道:“我担心元慧不能得手,会对他不利。”沈若复笑道:“你太小看你这名弟子了。”晚间星辰与青石一同出现,星辰未长大之前,青石如兄长一般(爱ài)护他。如今星辰长大,出尘飘逸,面貌俊美,青石也一如既往跟在后面。只是从前小心翼翼的关怀变做了十足的钦佩。星辰将青石支使得团团转,青石也心甘(情qíng)愿。转眼又见星辰指挥着青石四处拣拾石头,韩一鸣忍不住问他道:“你这是做什么?”星辰笑道:“掌门要看个(热rè)闹么?晚间无名会在此间锻铁,我们要看(热rè)闹呢。”韩一鸣道:“无名锻铁你便要堆起这么一个石堆来么?”星辰道:“我是不需,但是青石却一定要有这个石堆不可。他又不会蹑空法。”韩一鸣意外,道:“青石便需这个石堆么?”星辰道:“掌门晚间也来么?”他并不回答,韩一鸣道:“好,我也来看。”这(日rì)天还未黑,无名便出现了。他(身shēn)上的衣裳已脏得不成样子,连脸上都有几道黑灰。虽说不是才见时那样的肮脏,却已是极脏了。无名手里提着辟獬宝刀,四处劈砍,幸而灵山也没弟子也不多,从前的师兄师姐们对无名早就视若无睹了。新进的灵山弟子对无名也失去了兴趣,毕竟他就是这样一个疯子,围起来看,也看不出什么来。无名四周疯跑了一阵,“呵呵”傻笑。青石站在星辰(身shēn)边道:“他看起来真怪。”星辰道:“别怕,你站到那个石堆上去。”即便星辰瞬间长大,青石也丝毫不变,他立时便站到了石堆上去,问星辰道:“是这里么?”星辰道:“是呀,你别下来,不论怎样都别下来。”韩一鸣意外于他俩间的关切。不过想一想,从前星辰只是一个孩童时,青石就跟在他(身shēn)后。如今他长大了,青石还是跟在他(身shēn)后。无名在四周乱了一阵,天边已没了霞光。韩一鸣已觉(身shēn)上微有凉意,忽然一声呼唤传来:“松风,松风,你真不记得师父了么?”这正是黄松涛的声音。韩一鸣愣了一愣,黄松涛沉寂多(日rì)了,这时才出声么?却听沈若复道:“终于来寻无名了。”无名却不理会黄松涛的呼唤,他正忙于将茅屋那边堆了一个大大的石堆。韩一鸣正在意外间,脚边已有小人小马跑过,它们头也不回,径直跑向那石堆上去了。韩一鸣愣了一愣,连小人小马都逃到那石堆上去,无名到底要做什么?风声中黄松涛的声音依旧呼唤无名:“松风,松风,为师来寻你了,你且出来。”无名对黄松涛的呼唤充耳不闻,他堆好小人小马跑上去的石堆之后,又堆了一个石台。韩一鸣忽然向着茅屋那边看去,无名堆这么些个石堆,他们都站上去了,难不成他要将此地变成一片火海?那茅屋内的同门又如何?

    就在他细想间,星辰的声音道:“掌门不必担心,无名自有分数。”韩一鸣心内忐忑,星辰已道:“掌门来,我们站在一起看。”他已立于一个石堆之上,夜风将他的白衫扬起,(身shēn)长玉立的星辰双手负在(身shēn)后,正看着无名。青石转头来看着韩一鸣,这时的青石脸上的神(情qíng)孩子一般。他们对于黄松涛呼唤无名的声音不予理会。而黄松涛却是声声不歇,一直呼唤无名,如同父亲呼唤自己的儿女一般恳切。

    -------------------------------------------------------------------------祝各位:元宵节快乐,新年新气象。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