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六七、白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星辰道:“真会挑地方。白狮挑的这地方,正和我心意。灵山将来也要有这么一片净土,心烦时前去清静清静。”他弯下腰来,抓起一把土在手心捏了片刻,松开手让土顺着指缝落下,双手拍了一拍,道:“掌门,你站远些,就是白狮来咬我,你也不要动手。”韩一鸣听了这话,(禁jìn)不住指尖一动,鸣渊宝剑瞬间脱鞘而出,浮在他手边。星辰道:“掌门不必如此紧张,白狮不会伤我的。”

    韩一鸣也不出声,手持鸣渊宝剑退开几步。星辰回头看了看,道:“掌门将剑收了,不要亮剑。双手捂住耳朵。”韩一鸣愣了一愣,收了鸣渊宝剑,抬起双手捂住耳朵。星辰微微一笑,张口大喝一声,韩一鸣耳际轰响,有如虎啸龙吟,(身shēn)上不(禁jìn)微微发抖。浓雾如潮水般退去,碧波当中走出一头浑(身shēn)雪白的狮子来。

    白狮眼中碧焰升腾,一步步走近星辰,它踏足波上,却不溅起浪花。行到离星辰两丈远近,白狮驻足,与星辰面对面站着。韩一鸣牢牢盯着白狮,白狮站了片刻,张开大口对着星辰就是一声长长狮吼。韩一鸣只觉腥风扑面而来,耳中轰响不绝,眼前发黑,白狮一吼竟让他有些站立不住。

    星辰宁立于白狮面前,白衫翩飞、面带笑容,白狮的吼声于他如同无物。韩一鸣也佩服他的宁定,过得片刻,星辰伸出手来,他掌上一团雪光,明亮之极。他将这一团雪光对着白狮伸过去。白狮又是一声狂吼,饶是韩一鸣的修为今非昔比,也觉得这一声狂吼令人心惊(肉ròu)跳。星辰一动不动,面上神(情qíng)纹风不动,衣角也只轻轻拂动,伸向白狮的手依旧向前。

    白狮一对冰冷的碧眼看着星辰,星辰手指在那团雪光上轻轻一弹,雪光碎得如星光一般,撒了满地。这下韩一鸣看出来了,星辰手里捧着的这团雪光那是地灵。韩一鸣从前只见过地灵飘飘((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这样凝成一团还从未见过。忽然星辰大喝一声,韩一鸣只觉耳中如雷滚过,轰响阵阵了,眼前发黑,(身shēn)上辣辣作痛,脚下不(禁jìn)后退了两步。

    片刻之后眼前恢复光明,星辰依旧凝立于白狮之前。白狮的头颅向星辰((逼bī)bī)近,星辰伸出手来,他出手极慢,但出手后却快得不可思议,转眼他的手已按在白狮脑门。白狮又是一声狂吼,四足向后,却是不能向前半步。星辰另一手轻轻抚摸白狮的鬃毛,一道白光自他心底亮起,整个人都熠熠生光,光芒越来越亮,不可直视,韩一鸣不得不将头偏开。

    白狮挥起巨掌向星辰拍去,韩一鸣虽是偏开了头也看得再清楚不过,若不是星辰提醒在先,韩一鸣已要出手。虽知白狮乃是灵物,但却不能坐视它对星辰下手。白狮的巨掌拍在星辰(身shēn)上,轻易便透过了星辰(身shēn)躯。韩一鸣愣了一愣,星辰的(身shēn)形竟变得飘渺起来,直如无物,让白狮的巨掌透体而过。

    然而白狮巨掌拍过后,星辰微微一笑,口唇轻动,(身shēn)形立时又清晰起来,他轻轻抚摸白狮的鬃毛,修长的手指发出白光,顺着白狮的鬃毛直滑到狮背上。他的手在白狮鬃毛里轻抚了片刻,白狮碧眼中有了一点火光,只是这点火光是碧色的,看上去十分诡异。星辰眼中透出对白狮的喜(爱ài),手指依旧轻抚白狮的鬃毛。忽然白狮头颈一扭,自星辰手下滑开,又转过头来,对着星辰张开大口嘶吼。

    这一声嘶吼吼得大地震动,韩一鸣(身shēn)上如被重重抽打,头皮发麻,耳里一下没了声音,而眼前却阵阵发黑,险些站立不住。星辰却一动不动,他的手掌始终按在白狮头上,白狮头颈一缩,退开一步,对着星辰直冲过去。星辰瞬间消失,白狮却自星辰所立的方位冲了过来。白狮跑了几步,不见星辰,四周望了望,对着韩一鸣看来。

    白狮的碧眼中火苗闪动,向人望来时格外(阴yīn)森。碧眼中没有丝毫波动,火苗如同鬼火,让人心生寒意。忽然白狮对着韩一鸣一声长吼,韩一鸣只觉心底如同被重重击打,(身shēn)上辣辣作痛,耳鼓也阵阵刺痛,眼前发黑。但星辰的嘱咐令他不能出手,只能站在一边。过得一阵韩一鸣(身shēn)上不再痛了,再看向白狮,白狮已转过(身shēn)去,向着天边奔去。

    忽然白狮背上现出星辰来,他骑在白狮背上,随着白狮向天边而去。他显出(身shēn)来,白狮立时查觉,只是星辰在它背上,它挥爪拍不到。狮吼星辰也不怕,白狮发足狂奔,不过片刻又已奔了回来。星辰骑在白狮背上安如泰山,一手轻抚白狮的后颈。白狮忽然人立起来,片刻之后一双前足复又落下,落下的瞬间,双足上生出火焰,眨眼间已向上漫延开来。

    韩一鸣大惊,那火焰已将星辰淹没。但只是片刻,火焰沿着星辰向上烧去,星辰微笑,却毫发无伤。过得片刻,星辰自白狮背上下来,揽住狮颈,将头凑到狮耳边。纵是相距不近,韩一鸣依旧听到星辰对白狮小声说话,只是说了什么都一个字也听不明。只有星辰(身shēn)上的火焰与白狮(身shēn)上的灯火焰依旧熊熊燃烧。片刻之后,星辰立起(身shēn)来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他伸出手来,掌心一朵小小莲花闪烁白光。白狮甩动头尾,低吼了一声,将头伸到星辰面前来。

    星辰轻抚狮头,道:“那块神石呢?我要那块神石。”白狮翻(身shēn)就向下而去,瞬间已消失了踪影。星辰转过头来对韩一鸣道:“掌门,我有坐骑了。白狮就是我的坐骑。”韩一鸣道:“你对它说了什么?”星辰道:“它要地灵,我许诺灵山的地灵都归它所有。我视它如同伴,任它在灵山随我一起修行。”

    韩一鸣看向白狮,白狮并无变化,一对碧眼中亦无波澜。星辰则欢天喜地的跨上白狮,转头到韩一鸣道:“掌门,你要和我一同骑白狮回灵山么?”不知为何,韩一鸣并不愿意与星辰同乘白狮回灵山去,摇了摇头道:“不必,你们先回去,我御剑回去便好。”他手指一动,鸣渊宝剑已浮到手边。星辰道:“好,那我们先回去了。”他轻拍白狮头颅,白狮弓(身shēn)一跃,如一道白光划过天空,已远远落在天边,当真快捷无双。韩一鸣眨眼间,星辰和白狮已消失在天边。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