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六四、长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神色自若,韩一鸣却不知说什么好,过了片刻道:“你还会对他们做些什么?”星辰道:“灵山很快便会用上这些游魂,我杀他们还因他们曾对灵山同门下手。掌门迟早会知晓,不必为他们叫屈。”韩一鸣道:“若真是害人无数,又害过我灵山同门,那死未尝不是好事。我未执掌灵山之前,你招惹是非我还真不能管你。但如今我是灵山掌门,我须得为同门着想,你若是再去招惹是非,须得先告知于我。”

    星辰微微一笑:“掌门,我哪件事未曾告诉你?我有事不都是请掌门与我同来的么?”韩一鸣语塞,星辰笑道:“我在此间的事已完,掌门我们回灵山去罢。”韩一鸣道:“星辰,你不会于灵山不利罢?”星辰转过头来,脸上神色严峻,道:“掌门,我有何举动是于灵山不利的么?”韩一鸣道:“不曾。”星辰道:“掌门,我绝不会对灵山不利。灵山是我的家,我怎会于它不利?相反,我要灵山于我之手恢复昔(日rì)光辉。”

    韩一鸣默然无语,灵山要再现昔(日rì)辉煌何等之难,可星辰却不给他细想的时机,道:“掌门,我们回去罢,回去还有许多事要做的。”韩一鸣道:“不论你做何事,都要先告知于我。”星辰道:“那是当然。掌门,我不论做什么事都会叫上你。”韩一鸣道:“却又不必如此。”星辰道:“掌门便不要推却了。我请掌门随我同行是因我要掌门相助,掌门正好适逢其会,不也能知晓我做了些什么事么?”

    回到灵山,星辰对韩一鸣道:“掌门,我今(日rì)要睡在花田中,请掌门为我守护。”韩一鸣道:“你又要做什么?”星辰道:“这是我最后请掌门为我守卫了,我睡醒这一觉后就好了。”韩一鸣觉得此事说不出来的怪异,但却难以拒绝,道:“好,那你睡罢。”星辰在花田中睡下,不多时已沉沉睡去,韩一鸣在他(身shēn)边坐下,守护在他(身shēn)边。

    天色早已暗了,星辰躺在花田中,韩一鸣看着他的面容,他已有了一个英俊少年的脸容,只是(身shēn)形尚小,看上去还是一个孩童。这与他吸入的那些烟有关么?那到底是什么?那些游魂又是什么?真是十恶不赦么?以星辰的手段,下手必定狠而且快。他说那些游魂还可堪用,可要如何用呢?罗姑不是(阴yīn)阳两界的引路人么?韩一鸣一直以为游魂也是要转世投胎的,只唯有星辰告诉他,有的游魂是不能转世的,要任其所用。

    那些人到底对灵山做了些什么?以至于让星辰拒(禁jìn)了他们,让他们不得往生?忽然星辰(身shēn)上微光闪烁,地灵的光泽都黯淡下来,只有他(身shēn)上的光泽依旧是十分明亮,甚而如同一颗明珠宝石般熠熠生辉。韩一鸣盯着他看了一阵,不见异样,他依旧睡得很沉。实则灵山有结界,有碧玉竹守护,平安之极。可他却要自己守在一边,韩一鸣叹了口气。忽然手上微凉,低头一看,一匹小马正站在他(身shēn)边,伸出小舌头((舔tiǎn)tiǎn)他的手指。韩一鸣抬起手来,小马一惊,跑开两步,却又跑回来,一对小眼睛看着他,十分可怜。韩一鸣本不敢让其((舔tiǎn)tiǎn)手指,收回手来,小马两个小小前蹄踏上他的衣襟,向上走来,还是要((舔tiǎn)tiǎn)他手指。韩一鸣正想说话,忽然听星辰的声音道:“掌门,他们在灵山,你就让他们((舔tiǎn)tiǎn)罢,他们不会跑离灵山,也就没有(性xìng)命之忧了。”

    韩一鸣转回(身shēn)来,不知何时星辰已经转过(身shēn)来,面对着自己,他伸了个懒腰,坐起(身shēn)来,韩一鸣忽然发现星辰(身shēn)形长大,坐起来与自己一般高矮了。韩一鸣怔怔看着星辰,星辰已不再是一个小童,而是一个与自己年貌相当的英俊少年。星辰道:“掌门,你不识得我了么?”韩一鸣道:“你长大了?”星辰道:“是呀,我长大了。”停了一停,他道:“我不能再慢慢长大,没有那许多时刻了。”他站起(身shēn)来,伸了个懒腰,他(身shēn)上的白衣随着他的(身shēn)形长大,十分趁(身shēn),他低头看了看(身shēn)上的衣裳道:“针线还是一如从前一般好,一名弟子只须一(身shēn)白衣便能穿至寂灭。”

    他神色自若,韩一鸣却是片刻间回不过神来,这小儿着实诡异,平波说他为魔尊,他果真是么?如同听到了韩一鸣心中所想,星辰道:“掌门若有疑问,只管去秘书上查看即可。”韩一鸣叹了口气,若是连想的什么都能为他所知,那真不知将来还有何事是他不知的了。星辰转回头来道:“掌门,请将从前那本写有灵山异花奇卉的册子给我。”韩一鸣道:“你要了作甚?”星辰道:“那些灵花异卉于灵山大有好处,它们的灵力能让灵山重见天(日rì)。”韩一鸣取出册子,向星辰递过去。

    星辰接过册子来,翻了几页,忽然将其中一页撕下,韩一鸣一愣,伸手便去夺书。这本书当(日rì)是灵山同门所书,如今所余不过数人,这本册子虽不是掌门秘书,但韩一鸣一样珍视。星辰居然将其撕下,怎不令韩一鸣气愤?星辰(身shēn)形飘忽,韩一鸣一抓之下,居然抓了个空。明明看着自己抓到了,但却是手中空空。而便是这片刻之间,星辰已将那本册子揣入怀中,将手中扯下的那页纸捏成了一团,双手合握,然后将手向韩一鸣伸来,道:“掌门,你吹口气。”韩一鸣愣了一愣,却立刻明白,对着他合握的双手吹了口气,星辰道:“掌门帮我在地上挖个土坑。”韩一鸣立时蹲下(身shēn)去,在地上挖了一个土坑。星辰也蹲下(身shēn)来,手掌摊开,掌心的白纸已化为一堆碎屑,他将碎屑全都倒入土坑当中,用土掩埋好,还在土上踩了几脚。韩一鸣道:“你这是要让它长出来么?”星辰道:“这册子上是我灵山的灵木,由灵山的同门灵力凝结书写。草木有灵,灵山虽已毁去,但不少有灵气的草木都留在册子当中。这一株上灵力最强,种下去当能长出来。”-------------------------------------------------------------祝书友们:新年大吉,万事如意。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