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六三、长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cpa300_4;    片刻之后,白色火苗熄灭,鬼鸟不复存在,而火苗熄灭之处多了一块晶莹剔透有如宝石的物事。星辰将那团物事拾在手中,双手合握,片刻之后,一道青烟从他合握的小手中升起。星辰低头吸了一口。便是这片刻间,星辰脸上放出红光,韩一鸣一愣,心中有再多的疑问都压了下去,提剑守在他的(身shēn)边。

    星辰双眸微眯,头垂了下去。韩一鸣四周环视不见人影,看了星辰一眼,心头的不安越发浓了,这小儿真的太令人意外了,要小心才是。正想着,忽然一道绿光闪过,韩一鸣背上“当”的一声响,灵盾已替它挡了一招。回过头一看,一人玄色道袍,(身shēn)形瘦长,正是平波。韩一鸣一见平波,那真是新仇旧恨涌心头。手一挥,鸣渊宝剑幻出道道剑光,对着平波斩去。

    平波(身shēn)影一闪,手中的黑桃木剑幻化为无数柄迎着鸣渊宝剑的剑光斩来。片刻之后,两柄剑的剑光都在空中撞碎,韩一鸣提起剑来,正要用如影追风剑,已听平波道:“切慢动手,听我一言。”韩一鸣冷冷地道:“我与你无甚可说,今(日r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灵山与你不共戴天!”

    平波冷笑道:“小兔崽子,你当我怕你了不成?若是平(日rì),哪怕打破天,我也奉陪到底。只不过今(日rì)不同,我不是来寻你的晦气的。我是要杀了这个魔头,你站过一边,让我杀了他。”他手中的桃木剑一摆,直指星辰。韩一鸣道:“你想杀便杀,我想拦便拦。休说他还是我灵山弟子,他就算不是,我想拦,你一样不能下手!”平波哈哈大笑:“小兔崽子,你还真拿你自己当回事,你可知他是谁?”

    韩一鸣冷冷地道:“他是我灵山弟子,岂能容你下手?”平波冷笑道:“他是千年才出一个的魔尊,现下他的封印还未解完,等他解完了,就是生灵涂炭。你赶紧让开,让我结果了他。”韩一鸣道:“你说是魔尊就是魔尊么?你随意诬指我也要当真么?魔尊是你说是便是的?那我还说是你魔呢?”平波不意韩一鸣反应这样快,愣了一愣,恨道:“小兔崽子,你赶紧让开,不然道爷连你一起打!”韩一鸣淡淡地道:“那你便打罢,反正又不是没打过。我才上灵山,你不就对我动过手么?

    一句话噎得平波说不出话来,平波大怒,喝道:“给你三分颜面,你倒当了真了!真是不识好歹!”两人口上各不相让,手上也是招数变幻。平波的黑桃木剑幻出道道灵光,韩一鸣手持鸣渊宝剑也是半步不退,他手挥宝剑,将星辰拦在(身shēn)后。他本(身shēn)有护(身shēn)灵盾,平波的灵光打在灵盾上便化为乌有。星辰本有护(身shēn)灵力,韩一鸣记得他的护(身shēn)灵力是莲花,此时他的护(身shēn)灵力不现出来,韩一鸣自然小心之极。

    平波口中虽不让分毫,但使上了全力也不能越过韩一鸣去杀他背后的星辰,不(禁jìn)心下焦燥,手势变得越发快了。而韩一鸣却是十分小心,虽说他不怕平波,但平波这时已状若疯狂,他脸色(阴yīn)沉,而他的黑桃木剑却明亮之极,道道灵光都直冲星辰而去。星辰的奇异绝不能让韩一鸣撒手不管,万事皆要问清楚,明白了其来龙去脉方能决断。何况星辰是灵山弟子,灵山能存活到今(日rì)与星辰也有关。若是听了平波的话便将星辰杀死,只会是平波最开心。因此无论平波说什么,韩一鸣也不退半步。

    韩一鸣久不用鸣渊宝剑,再用时也不觉得生疏,依旧如从前那般顺手。只是越往后去,越觉得趁手,灵光也越来越变化多端,且光泽也比从前明亮得多。平波的凶焰渐渐被压住不能上手,而他却是越来越顺手,打得平波步步后退。平波的灵力与鸣渊宝剑的剑光撞在一起,被((荡dàng)dàng)得无影无踪,而鸣渊宝剑的剑光却道道对着平波而去。再过得片刻,平波已处在下风。平波心知今(日rì)无法再杀星辰,长叹一声,收了黑桃木剑,飞速离去。

    平波如一点流星向着来处去了,韩一鸣却是不敢追击,只是几道灵光直追而去,消失在天边。转回(身shēn)来,星辰依旧双手合握,脸上红光未消。韩一鸣看着这小儿,真不知如何是好?平波所说固然耸人听闻,但星辰所为也的确让人心惊。可星辰到底是灵山弟子,不论如何韩一鸣也不会仅因平波几句话就对其下手,可心中着实矛盾。

    忽然星辰睁开眼来,他目如点漆,对着韩一鸣看了看,又低下头去,韩一鸣看着这小儿有些说不出来的怪异,却说不出来这怪异出自何处。正在细想间,自星辰的合起来的双手中,又升起一道青烟,星辰低头将青烟吸入鼻中,脸上再次放出红光。韩一鸣四周看了一看,这回真没人来了,便是平波也走得无影无踪,此间便只有他与星辰,他仗剑守护,星辰依旧双手合握,浮在空中。

    过得一阵,星辰睁开眼来,摊开双手,双手中只遗一团木屑。韩一鸣虽没什么见识,却也知晓此为木屑,星辰对着韩一鸣笑了:“掌门,我们回去罢。”他这一笑,韩一鸣知晓哪儿不对了,星辰长大了!之前他一直是个小儿,这一笑却已是一个英俊少年。只是他的(身shēn)形尚小,与孩童无异。

    韩一鸣怔怔看着星辰,星辰却得意非凡,对韩一鸣道:“掌门,你看我长大了罢?”韩一鸣道:“是,你长大了。”星辰道:“还会长呢。”韩一鸣道:“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星辰道:“掌门,我知晓你想问些的为何事。鬼鸟是灵物,它的魂魄用灵火炼过,所生之物叫灵魄,纯净之极,能让我迅速长大。我着实要迅速长大,因此我将鬼鸟炼成灵魄。其次掌门想问那些游魂么?”韩一鸣道:“那些流魂说是你杀了他们?你杀的么?”星辰道:“是呀!他们是我杀的。不过掌门不必担心,他们都是害人之辈,若不是他们害人,我怎会下手?”韩一鸣道:“你何时杀的?”星辰看了他片刻道:“掌门,这些人死了许久了,是在掌门接掌灵山之前被我杀的。我因之后还有用,将他们的流魂收集起来,因此掌门才得已看见。”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