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六二、游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一阵凄厉的呼号又响了起来,仍旧是许多人的声音,有高有低,有的是喃喃低语,有的是高声训斥,并且不是同一个声音。韩一鸣仔细倾听,只觉这声音全是男子声音,有的年轻有的年老,说的事(情qíng)似乎都很清楚,不是零乱的只言片语,但汇在一起韩一鸣却怎样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那团绿火向着鬼鸟的血口飘去,而韩一鸣只觉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忽然一句话被他听了个明白,一个声音说:“他杀的我!”

    这个他是谁?是星辰?韩一鸣冷汗渗出,真的是星辰杀的么?他何时杀的人?忽然对着星辰看去,这小儿(身shēn)上全是谜,连他的到来都是谜,可自己却偏偏问不出什么来。一道火光自眼前闪过,韩一鸣回过(身shēn)来,星辰已高高跃在空中,手持着短剑对着那个张了血口的头颈而去。就在韩一鸣抬头看时,星辰手一挥,一道血光闪过,那个头颈被他斩了下来。一道火焰自右至左对着星辰烧来,星辰(身shēn)影倏忽消失。韩一鸣大惊,却见前方现出星辰来。韩一鸣舒了口气,却见几道光焰对着星辰而来,鬼鸟的八个头颅一起向着星辰来了。

    韩一鸣提着宝剑呆呆看着星辰,他小小的(身shēn)影在八个头颅重重交叠中穿来穿去,有如鬼魅般神出鬼没。鬼鸟虽是八个头颅,但相互间顾却有缝隙,星辰自那些缝隙当中来去自如。忽然韩一鸣觉得一股(热rè)气冲着自己而来,抬头看时,八个头颅都在跟星辰纠缠,而脚边却多了那个被星辰斩下来的头颅。那头颅与还长在颈上没甚区别,眼睛依旧是空洞般,但韩一鸣却见那头颅上方有一朵莲花正在轻轻旋转,将那颗头颅罩得严严实实。

    便是同时,星辰(身shēn)周闪现出几朵莲花来,那是他的护(身shēn)灵力,几朵莲花凭空出现,围着他小小的(身shēn)躯转个不停。韩一鸣不知如何助他,忽然想起初次下灵山,在路上遇上的灵虫来。那时是静心看看到了灵虫的幻影,自己找到了灵虫原本存在的头颈才破去了灵虫的蜃阵,这里的鬼鸟有九个头,莫非也是幻影?自己能不能找到鬼鸟真正的头?

    他立刻清心,片刻之后,对着鬼鸟看去。这一看不(禁jìn)毛骨悚然,鬼鸟那许多头不是幻影,皆为实实在在的头,韩一鸣毛骨悚然的是天空中飘着十数个人影,虽已是影子,却看得再分明不过,都是人形,只是他们(身shēn)上破破烂烂,有的只有半边(身shēn)子,有的脸孔上烂得不成样子

    ,还有的是骨架,个个形如厉鬼,正在四处飘浮。

    这许多骨架都对着韩一鸣飘来,韩一鸣怔怔看着。就算他再傻,也知道这是游魂。他们来自何方,星辰带着这许多流魂他从不知晓,现下看见,如何不惊?而那些游魂游至韩一鸣头顶,就围在他的头顶盘旋。韩一鸣被星辰的结界所笼罩,游魂透不入来,但它们的声音却透了进来,尖锐啸叫当中,无数声音嘈吵,韩一鸣怔怔看着上言的游魂。因为这许多声音中,有一个声音他听得再清楚不过,那个声音反反复复只说着一句话:“他杀的我!”

    而那边星辰下手极快,已将鬼鸟的另一个头砍了下来。新砍下来的头颅被他莲花灵力封住,滚到韩一鸣脚边来。鬼鸟没了头的两条长颈却喷出火焰来,亏得此间一片虚空,没什么花草树木,因而未曾烧起来。星辰(身shēn)形快得无以形容,倏忽这里出现,转眼却又在那边,但六个头颅毕竟还是太多,他(身shēn)影无论在停方出现,都会有一个头颅在等他。星辰手中的短剑已幻出七色彩光,仿佛他手中的不是宝剑,而是一段耀眼之极的光芒,看上去明亮得令人眼盲。

    比之星辰屠龙,斩杀鬼鸟似乎容易得多。鬼鸟并没有坚硬的龙鳞,也没有尖牙利齿,它有的只是道道火焰。纵使鬼鸟有许多头,星辰在其中穿来插去如入无人之境。忽然他手一挥,又一个头颅掉了下来,星辰手指一弹,一朵莲花在头颅上方绽开,紧接着,头颅向着韩一鸣脚下滚来。

    有九个头的鬼鸟失去了三个头颅,越发不是星辰的对手。星辰如同流星,忽上忽下,似左实右,鬼鸟的头颅居然快不过他,再失去两个头颅,鬼鸟已处于无法翻(身shēn)的下风。鬼鸟似也知晓不能再与星辰斗下去,它双翅展开,用力向下一振便向来处转(身shēn)。韩一鸣便是站在结界当中,也觉如被重压,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连站立在当地都要用尽全(身shēn)力气。

    星辰一跃而起,快若追风,与鬼鸟一同向前而去。他动作快得不可思议,转眼已到了鬼鸟(身shēn)边,鬼鸟还剩四个头,一直对着星辰张开了血口。四张口中喷出青色火焰。星辰(身shēn)影消失,眨眼间在另一边出现,手起剑落,一个头颅又被他斩了下来。只剩三个头的鬼鸟仓惶逃蹿,星辰却紧追其后,避开鬼鸟的头,又斩了两个头下来。

    鬼鸟只剩下一个头,星辰也不再追击,转(身shēn)回来。韩一鸣看着满地乱滚的头颅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忽然星辰对着鬼鸟一挥手,韩一鸣眼睁睁看着鬼鸟双翅如被捆绑一般收了起来,徒劳在空中挣扎,却是不能前进半步。

    星辰来到韩一鸣(身shēn)边,先拾起地上的小葫芦,轻敲葫芦底,本来四处飘((荡dàng)dàng)的游魂皆被吸入葫芦当中。他盖上葫芦,然后对韩一鸣道:“掌门,看我脸上放出红光,便护卫我罢。”韩一鸣道:“星辰,那些游魂自何处而来?是你杀的么?”星辰宛如不曾听到,先将满地的头颅都堆成一堆,然后将那不能向前飞的鬼鸟招了回来,他手到之处如同有着无尽的法力,鬼鸟被捆成一团扔在那堆头颅当中。

    他伸出手来,手掌中一团白色火焰,对着鬼鸟伸过去,转瞬间白色的火苗便将鬼鸟吞没了。韩一鸣怔怔看着他,这个小儿在他眼中极之可怕。虽说他的作为并未于灵山不利,可却十分可怕,那些游魂到底是怎么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