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六零、愉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道:“星辰,你可知灵骨的脚骨去哪儿了?”星辰点了点头,韩一鸣道:“那你告诉我去哪儿了。”星辰道:“今晚掌门便会看到的。掌门,我有一个地方急着要去,但我要请掌门随我同去。”韩一鸣道:“好,你要去哪儿?”星辰道:“掌门带上宝剑我们就走。”韩一鸣默念御剑术,迷雾之中两道光华闪过,鸣渊宝剑破雾而来,横在他面前。韩一鸣将鸣渊宝剑背在背上,星辰已飘然而起,向上方直升上去。

    韩一鸣御剑直追上去,星辰一如从前一般,忽然如流星一般向天际而去。韩一鸣不敢大意,既然星辰说要带剑,那就一定有要用剑之处。虽说鸣渊宝剑用起来与青霜剑一般并无二致,但韩一鸣却觉比用青霜剑用起来要得心应手。毕竟这是他上灵山所用的第一把宝剑,在韩一鸣心中格外不同。

    星辰的(身shēn)形在前方一闪,已消失了。韩一鸣赶上去四周看看,忽然听星辰的声音道:“掌门,往左走。”韩一鸣依言向左走,才走开,一道寒光从他先前站的地方直划而过。韩一鸣虽是走开了,都觉得那寒光刮得自己脸上微有刺痛。想要看看是什么,而茫茫天幕之上却并无异样。星辰忽然出现,伸手拉了他的左手道:“掌门随我来。”他这会儿倒不往前跑了,只是向左边走去。

    韩一鸣跟在他(身shēn)后,走了几步,星辰忽然停住了脚步,韩一鸣也连忙收住脚步,片刻之后,一道火光自二人前面划过,韩一鸣只觉面上**辣的,不敢贸然开口,只看了星辰一眼,不知他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所为何事?实则韩一鸣的护(身shēn)灵盾已自(身shēn)后转了出来,但那火光来得太快,灵盾转出来火光已消失了。

    星辰看了看左右,对韩一鸣道:“掌门,一会儿你看见什么都不要惊慌,只要它不来寻你的不是,你都不要出手。让我来对付它。”韩一鸣听他说的郑重,问道:“好。只不过你要告诉我是什么?”星辰微微一笑:“掌门很快便会看到了,小心些就好了。”他执意不说,韩一鸣还真拿他没办法,他一向就拿这小儿没法子的。

    星辰伸出小手来道:“掌门,我们走。”他牵了韩一鸣的手,飞速向前奔去。韩一鸣的御剑术已十分出色,但被星辰一拉,依旧觉得他快得不可思议,如电光石火一般直向前奔。穿过层层云雾,前方深蓝色的天幕上有了一线亮光,星辰径直向着亮光直奔过去。

    那光亮看着极远,在星辰脚下却是片刻便到。韩一鸣已看到那光亮到了面前在下方地上。星辰拉着他落下地来。一落在地上,韩一鸣便嗅到一股甜香,浑(身shēn)舒泰,不(禁jìn)多嗅了几下。这香味入鼻,令他心(情qíng)舒爽,脸上也多了笑容。

    然而脚下却是软绵绵的,走起来甚是费劲,韩一鸣四周看了看,他目光不到,四周便是漆黑。而他所看之处,却随着他目光亮了起来。这一亮起来,只见四周全是奇异从未见过的花草。灵山之上的奇花异卉已极多,但这里的奇花异卉比之灵山只会更多更加眩目。红粉黄白紫的花儿都不算稀罕,这里的花儿却是不同深浅的绿色、蓝色、深灰、铁青色,甚而有一朵漆黑的花儿,除却花蕊如同白玉,整花竟漆黑如墨。

    韩一鸣只觉脚下越走越软,越来越难走,可偏偏(身shēn)上却十分舒服,甚而觉得轻飘飘的,若不是他记着星辰要他小心,他几乎要放声大笑了。越往前走,心(情qíng)越发愉快,韩一鸣几乎记不得从前有过这样开心的时刻没?不由得在心里盼望接着向前走去。

    随着他越向前走,前方的花草也越来越奇异。仙芝修成了人形本已够奇怪了,而这里的花草却修成了各种各样的形体,只是它们与仙芝的不同在于,仙芝怕人,它们却不怕。有着芬芳馥郁气息的花草在他(身shēn)边缭绕,有的形如美女,从发丝到脚底,没有一处不美。有的是极可(爱ài)的飞禽走兽,但(身shēn)上的毛发如同丝缎一般光滑轻柔,还有的就是一朵异卉,却妖娆万分。但无一例外的是它们都让他心(情qíng)愉快,美不胜收。韩一鸣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忽然脚下一沉,竟再也不能向前,韩一鸣低头一看,并无什么物事绊住了脚,而自己的脚却抬不越来了。正在奇异间,星辰的声音在耳边道:“掌门。”他的声音尖利,十分刺耳,与他平(日rì)里的声音全然两样,韩一鸣正要回头,忽然听星辰厉声喝道:“破!”

    瞬间繁花似锦褪去,韩一鸣这才发现自己已站在了万丈深渊的前方,再往前一步,自己就会跌下去。虽说韩一鸣有御剑术,但是那深渊看着只觉有一股吸力在其中,就只看了一眼,都觉得头晕目眩。星辰道:“掌门,这是无尽深渊,只要落了进去,就会一直往下坠去。就算你会御剑术,也不能挣脱。”

    韩一鸣只觉一头冷汗,他本来走得轻松愉快,殊不知在这轻松愉快之后却是差一点就落入深渊。慢慢后退了几步,回过头来,只见星辰在站一边看着他。看他转过(身shēn)来了,星辰道:“掌门一定要跟在我(身shēn)后,不要走在我前方。盯着我的背影,不要看四周,此处有许多结界,容易迷路的,我也要极之小心才好,掌门若是不跟着我,我又没有留神,掌门会走错路,然后我就找不到掌门了。”韩一鸣道:“好。”星辰继续向前走去,韩一鸣这回不敢再四处张望,跟在星辰(身shēn)后向前走去。他不四处张望,那些美丽花草便没了踪影,那沁人心脾的香味也没了。跟着星辰走了一阵,前方星辰站住了,韩一鸣也收住脚步。星辰道:“掌门,就是这里了。”韩一鸣道:“我能看四周了么?”星辰道:“能了。”韩一鸣抬起头来,只见四周一片虚空,他们竟站在了虚空当中。虽说(身shēn)子没有往下落,但韩一鸣看到这虚空,(禁jìn)不住有些摇晃。星辰道:“掌门,你看。”他伸出小手向前一指,他不指韩一鸣看不到,他一指之下,韩一鸣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团光晕,明亮耀眼,光晕当中宝光流动。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