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五九、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道:“师父。”灵骨径直走到他的面前,空洞的眼眶对上韩一鸣,片刻之后转(身shēn)走到石像(身shēn)边,静静站着。韩一鸣道:“师父,这些(日rì)子以来我一直心里不安,其实又有什么不安的呢?有师父在,有我们在,灵山总是能守住的。”他转而看了看石像道:“星辰,你何时醒来?早(日rì)醒来罢。”

    忽然青石道:“他,他眼睛动了!”韩一鸣立刻看向石像的眼睛,盯着看了片刻,石像的眼睛一动不动,向着青石看了一眼,青石缩了缩脖颈道:“我看到了的。”韩一鸣道:“我知你看到了,也知你不曾说谎。”对着石像看了片刻,伸手在血指印上比了比,在石像头顶轻轻抚摸了一下。待得他的手移开,石像头顶上赫然多了一道血指印。青石“啊”了一声,伸手指着那道血指印,韩一鸣已看到那道血指印,立刻收回手来向手上看去。他的手指上并无伤痕,也没有血迹。韩一鸣想了一想,又伸出手来在星辰的石像上轻轻抚摸。

    这一下韩一鸣发现了,只要他抚摸石像头顶,就会有一道血指印出现,而他抚摸石像别的部位却不会有血指印出现出现。韩一鸣细心数了一数,石像上已经有了六道血指印,看了片刻,依旧伸出手来,对着石像头顶轻轻抚摸,不过片刻,石像头顶又多了三道血指印。有了九道血指印后,韩一鸣再抚摸石像就没有血指印再多出来了。

    青石定定的看着他和星辰的石像,韩一鸣则伸手在石像上轻轻抚摸,石像头顶不再有血指印出现,韩一鸣心中疑惑,手却依旧在石像上摩挲个不住。忽然心头一点(热rè)涌出,直到手指指尖,韩一鸣觉得全(身shēn)力量都向指尖涌来,而指尖却被吸附在星辰石像上。青石“啊”了一声,不再出声,韩一鸣想要转头去看他,却是转不动头。他全(身shēn)都僵住了,连眼睛都不能动了。但眼光所到之处却见(身shēn)周涌起了浓浓白雾,将自己、青石和石像都裹住了。

    石像上一道光芒闪过,星辰乌若点漆的眼眸显现出来,他乌黑的眼眸轻轻一转光辉闪耀,韩一鸣只觉得眼前道道亮光,耳中轰响不绝,而全(身shēn)力量自指尖涌出,站立不住,过得片刻已晕倒在地。

    待得他醒来,已躺在屋内榻上,沈若复在一旁呼出口气来道:“师弟,你终于醒来了。”韩一鸣一下坐起(身shēn)来,回想起星辰的眼眸,问沈若复道:“星辰呢?”沈若复道:“师弟,你放心,星辰昨天晚上就醒来了。现下就在门外跟青石玩呢。”韩一鸣松了口气,沈若复道:“你饿么?你昏迷了三(日rì),一动不动,把我们吓坏了。”韩一鸣愣了一愣:“三(日rì)?”沈若复道:“是呀,你昏迷了三(日rì)了,一直醒不过来的样子,很是令我们担忧。现下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呀。”他已昏迷了三(日rì)!韩一鸣道:“我要见见星辰。”沈若复道:“师弟,你这时就要见他么?我去叫他。”沈若复出云了,韩一鸣自榻上下来,活动手脚并无不适。伸出手来看看自己的手掌,也不见伤痕。扭头看见鸣渊宝剑放在一边,手指一动,“铮”的一声响,鸣渊宝剑已脱鞘出现在手边。韩一鸣伸手握住剑柄提起宝剑,还是那样的合手,并无异样。可他却是昏迷了三(日rì),这次昏迷与星辰必定有着脱不开的干系,韩一鸣心里万千疑问,就等着星辰前来了。

    忽然沈若复的声音道:“师弟,你这是做什么?”韩一鸣回头一看,沈若复站在门前,两眼盯着他手中的鸣渊宝剑。韩一鸣将宝剑插回鞘中道:“我只是想看一看这几(日rì)昏迷我是否力气不继,师兄别误会。”沈若复松了口气:“我以为你要教训星辰呢。星辰固然是淘气顽皮,却也不至于让你动剑教训他。”韩一鸣道:“我只是有疑问要问他。我不曾想过要动剑教训他,他再淘气,也不至于让我动剑。他呢?”

    沈若复道:“哎,这小儿又不知跑哪儿去了?这一回来就撒野去了,青石也不见踪影,难说他们又跑去玩了。一会儿我看见他再帮你叫来。”韩一鸣道:“我出去走走,师兄不必跟来,我已好了,没事的。”忽然想起一事来,转(身shēn)拿了青霜宝剑递与沈若复道:“师兄,这柄剑还是师兄用罢,我的鸣渊剑已回来了。”沈若复接过宝剑,韩一鸣已转(身shēn)出了茅屋向着原来星辰的石像所在地而去。

    茅屋外阳光明亮,虽说花田中有地灵笼罩总是雾气弥漫,但上方的天却是蓝得令人心旷神怡。远远的已经见青石与星辰在花田中奔跑,韩一鸣驻足看了片刻,星辰小小的(身shēn)影一如从前,青石正与他玩得开心。韩一鸣看见星辰真不知说什么才好,他还有一件事挂在心头,且将星辰放在一边,向着原先星辰石像所在而去。来到原先星辰石像所在,只见四周空空,韩一鸣四周望了一望,忽然(身shēn)边星辰的声音道:“掌门找我么?”

    韩一鸣低头一看,他不知何时来到(身shēn)边,偏着头站在一边看着自己。韩一鸣蹲下(身shēn)来道:“你可还好?”星辰笑了:“掌门,我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么?”韩一鸣摸了摸他的头道:“你可知灵骨在哪儿?”星辰点了点头,韩一鸣道:“你带我去看看灵骨好么?”星辰转(身shēn)就跑,跑了几步回(身shēn)招手,韩一鸣连忙跟上去。星辰专门挑韩一鸣不知晓的小路行走,走了一阵,浓雾将他们笼罩起来,韩一鸣只能直视前方三步,再往前什么都看不到了。而星辰(身shēn)上发出光晕直透迷雾,韩一鸣虽在浓雾当中,却一直都能看到他。又走了一会儿,星辰停下脚步,迷雾之中灵骨兀自站立,一动不动站着。韩一鸣先看了看灵骨腿骨上已褪色了的符咒,转而看灵骨的臂骨,臂骨上一道深蓝色的龙筋缠绕,韩一鸣再看灵骨的脚骨,却真的缺了一根。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