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五六、救(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彭师姐自怀中取出一支小香来,在空中轻轻一晃,香头点燃,在韩一鸣(身shēn)边将香插入土中,香味弥漫开来。韩一鸣从来不曾嗅到过这种香气,与寺庙里的香火气味全不相似,清新甜蜜,沁人心脾,并且香味直达鼻观,让他浑(身shēn)舒泰,觉得心口都不那么痛了。彭师姐去摘了许多花来,在手里揉过之后,围在韩一鸣四周。彭师姐揉过的鲜花落在韩一鸣(身shēn)边,清洌芬芳,气味与之前大相径庭。

    韩一鸣一动不动躺着,耳边却有了析析索索的声响,过得一阵,耳朵上一凉,接着手指上一凉,韩一鸣转动眼珠,终于看到脸旁站了小人小马,正在对着彭师姐揉过的鲜花大嚼。小人小马的小眼睛看都不看他,只有它们小小的(身shēn)躯上的凉意贴着韩一鸣的肌肤带来一丝清凉。

    耳边全是嘈杂的析索声,不知来了多少小人小马,彭师姐坐在旁边一动不动,过得一阵,她抬起一只手来,手中多了一片火红的花瓣,她两指拈着那片花瓣小心翼翼将手伸到韩一鸣(胸xiōng)前,然后慢慢将那片花瓣放在了韩一鸣(胸xiōng)前,轻轻收回手去。

    韩一鸣只觉(胸xiōng)口一凉,那片花瓣如同雪花一般,凉到他心底去。说来也怪,那片花瓣放上来,韩一鸣(胸xiōng)前的痛便少了一分。之前他喘息都痛,那花瓣放上来后,疼痛便轻了似的。韩一鸣不能出(身shēn),(身shēn)子动弹也只是手指轻动,似乎到了这里,他浑(身shēn)都不由自主了。小人小马在他四周吃了一阵,已将鲜花吃完,便是此时,韩一鸣(胸xiōng)前的花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来,那清香中有着一股难得的清甜气息,嗅在鼻中芬芳无比,让韩一鸣都不(禁jìn)口中充满了津液。

    小人小马并不离去,它们挤成一堆,都伸长了颈子向韩一鸣(身shēn)上看。看了一阵,终于有一匹小马伸出小蹄足来,踏了踏韩一鸣的肩膀。它委实太小了,蹄足落在韩一鸣(身shēn)上犹如一页落下,它用力踩了踩,收回蹄去,犹豫一阵,哆哆嗦嗦踏上了韩一鸣的肩头。四个小蹄子一路顺着韩一鸣肩膀走上来,韩一鸣只觉轻如蝴蝶,慢慢的它走到了韩一鸣(胸xiōng)口。这是一匹浑(身shēn)雪白小马,它一对小眼睛四处张望,韩一鸣本是勉力看着它,看它小眼睛望过来了,立刻将(身shēn)子放松,眼珠转开。

    小马在他(胸xiōng)前站了片刻,盯着他看了一阵,韩一鸣努力不去看它。过得一阵,小马低头去((舔tiǎn)tiǎn)他(胸xiōng)前的那片花瓣。那片花瓣随着小马的((舔tiǎn)tiǎn)舐慢慢沁入韩一鸣的肌肤当中去,小马((舔tiǎn)tiǎn)了几下,小人也爬了上来,它慢慢走到韩一鸣脸上,先对着韩一鸣的眼睛看了一阵,韩一鸣一动不动,也不看它。小人对他看了一阵,慢慢走下他的脸,向他的(胸xiōng)口走去。它小小的手掌、脚掌就如同一片片小树叶,在韩一鸣(胸xiōng)前停住,小手去挖韩一鸣(胸xiōng)口的那片花瓣。它的小手挖在韩一鸣肌肤上,只有点点凉意。挖了一阵挖不出来,小人十分丧气,但韩一鸣(身shēn)上爬上来更多的小马,都去((舔tiǎn)tiǎn)那片花瓣。韩一鸣只觉它们的小舌头清凉之极,(胸xiōng)口的疼痛越来越轻,慢慢消失。

    过得一阵,彭师姐轻轻伸出手来,她手到之处,小马四散开来。彭师姐的手指在韩一鸣(胸xiōng)前轻轻一点,花瓣自韩一鸣(胸xiōng)口脱出,彭师姐两只手指拎着花瓣慢慢将花瓣伸到小人面前。小人那芥子般大小的眼睛盯着花瓣,片刻之后又抬头来看彭师姐。彭师姐道:“你们也识得我这位师弟的,你们就是他带回灵山来的。现在下他有了(性xìng)命之忧,你们的血能救他,请你们救救他。若是你们愿意,只要你们刺血滴在他心口救了他的(性xìng)命,这片花瓣就归你们。”

    小人小马皆盯着她,彭师姐说了这话,不再继续,而是静候它们回音。过得一阵,一个小人走出来点了点头。彭师姐取出金针一枚,那金针极细,细若发丝,一个小人走上来,伸出小手,彭师姐在它小手上轻轻一刺,小人“叽”的叫了一声,小手上现出微微的鲜红来,彭师姐道:“将手放在他心口,你们看得他的伤口。”小人将小手放在韩一鸣心口,片刻走开了。

    小人一个个排队来刺,刺过之后将手放在韩一鸣(胸xiōng)口,片刻之后离去。它们离去都捧着手,想来那金针刺得甚痛。小人都上来刺过血后,彭师姐道:“多谢了,但我师弟还要小马前来((舔tiǎn)tiǎn)伤口。”小人捅了捅小马,小马哆哆嗦嗦上来站在他(胸xiōng)口,轻轻用小舌头((舔tiǎn)tiǎn)他的伤口。韩一鸣(身shēn)上痛楚渐消,全(身shēn)放松。不多时已沉沉睡去。这一觉他睡得甚是香甜,及至醒来,已是大白天了,躺在地上,长草随风倒伏,轻轻拂过,微有声息。韩一鸣坐起(身shēn)来,阳光耀眼,但他的(胸xiōng)口却不痛了。韩一鸣解开衣服看了看(胸xiōng)口,与平常无异。站起(身shēn)来,果真再无一丝不适。昨天还痛得不能动弹,今(日rì)他已康复。

    韩一鸣四周一望,小人小马不见踪影,青石也不知在哪儿。看来青石所说不错,小人小马着实能救他(性xìng)命。韩一鸣径直走回屋来,屋内空无一人,他现下想见的就是青石。青石这许多奇怪的举动必有缘故。虽说他说不明白,自己却不能不去探查。

    他遍寻了一卷,才见青石在冯玉藻茅屋内抹眼泪。看见韩一鸣来,更加委屈了,嘟囔着道:“掌门,我没有害你,我不想害你的。”韩一鸣道:“我知晓你不想害我,许多事我也不明白,我绝没有说你害我。你不要这样伤心。”见彭师姐坐在一边,对彭师姐道:“多谢师姐相救。”彭师姐道:“掌门不必谢我。也不是我救的你,那片花瓣是从前灵山的灵花上的,那灵花快要修成人形了。急切之间我只带得一片花瓣出来,是它救的掌门。仙芝向来喜欢仙花异卉。那灵花离了它的本体后,本就难以存活了。而我灵力低微,除了用灵力滋养它外,也真没有本事让它在此间生长,它的灵根已随灵山毁去。用它救回掌门,也是幸事一件。”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