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五五、救(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沈若复默然,片刻之后道:“那我先去问一问他,师弟你别管我用什么法子问,然后想法子救师弟。总不能任师弟这样下去。我只是担心,这样轻而易举就能将师弟的心割去一片,那这人还有什么做不到的?”韩一鸣道:“师兄说的没错,我还有蓝龙灵盾护(身shēn),他还能轻易割去,那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只怕这世间他无所不能了。”正说着青石蹦入屋来,他一(身shēn)泥土,手里握着一匹小马,小马四蹄挣扎,韩一鸣连忙看他另一只手。他另一只手中捏着一个小人,也是扭来扭去。还没等韩一鸣与沈若复出声,青石已将小人小马送到他面前来道:“掌门,这个可以治你的伤,你吃了它们。”

    沈若复道:“谁告诉你这个可以治掌门的伤的?你怎么知道掌门受伤了?是你伤的么?”青石后退一步看着沈若复,他眼神惊恐,韩一鸣忍不住道:“师兄别急。”沈若复道:“好,青石,你听我说,掌门受伤这事,你是如何知道的?我也是才刚知晓的。我还没往外说,你就知晓了,你是如何知晓的?”青石看了看韩一鸣,小声道:“我心里有个人对我说的。”沈若复道:“莫非这人还让你拿灵芝来救掌门?不是你伤的么?”青石连连后退,头摇得拨浪鼓一般,一迗连声道:“不是我伤的,不是我伤的!是他告诉我这个可以救掌门,我特意去抓来的。”

    沈若复看着青石,他满脸的恐惧,绝非作伪。看了看他手中扭动(身shēn)子的小人小马,先把他手中的小人小马拿过来,拿出门外放了,转回来道:“青石,你先出去玩罢,让掌门好好歇歇。”青石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韩一鸣,转(身shēn)出去了。沈若复道:“师弟,若是灵芝能救你的(性xìng)命,你可愿服食?”韩一鸣道:“我只觉得此事还没了。我不愿伤灵芝(性xìng)命。”沈若复叹道:“师弟,现下说不起这个了。我虽不知是谁在刺你的血,割你的心。但我想要救你的(性xìng)命,你若是真有个意外,灵山就散了。”

    韩一鸣道:“师兄,此言差矣。我真若是迈不过这一道坎,灵山自有你们撑起来。我绝不信走到这一步,灵山还会散。我反倒相信如果真到这一步了,灵山反倒众志成城。”沈若复叹息:“师弟,还是想法子治了你的病要紧。”韩一鸣叹了口气,忽然见门外青石的(身shēn)影一闪,看了看沈若复,对着门外道:“青石,你来。”

    他气息微弱,声音也不高,青石却是即刻便进来了。他小心翼翼看了沈若复一眼,韩一鸣勉强抬起手来招了招,道:“来,来,我有话问你。”青石慢慢挨近来,韩一鸣道:“师兄,你先出去,我来问问他。”沈若复叹了口气,走出门外。

    韩一鸣勉力支撑起(身shēn)子来,忍着心口剧痛,问青石道:“青石,你可曾见过那个在你心里说话的人?”青石摇了摇头,道:“我从来不曾见过。”韩一鸣道:“那,你就那么相信他?”青石半晌方道:“我也不知为什么,我听到这个声音起先是害怕,但很快就不怕了。掌门,我不敢害你的。我,我,他也不会害你。”韩一鸣道:“你怎的知晓他不会害我?”青石道:“他真不会害你。我知道的,但我说不出来。”韩一鸣道:“说不出来?你不要担心,只管说出来。”青石站了片刻,道:“我,我,掌门,我真的不会害你,他也不会害你!”

    说完这话,青石转(身shēn)奔出去了,韩一鸣无力躺下。过得一阵,沈若复走入屋来,对韩一鸣道:“师弟,你这伤只怕是没人能治,要不真的吃一个灵芝罢。”韩一鸣摇了摇头道:“我接它们回来之时答应过它们,永不伤害它们,让他们在灵山安心住下。我怎能去吃它们?”沈若复道:“师弟,你的好心我明白。可若是不吃仙芝,只怕你不能复原。”韩一鸣道:“师兄,如若因为要救我的命,而让它们送命,岂不是太过不公。它们也修行了千年才有人形。”沈若复无奈,道:“师弟,那我再想想别的法子。”

    沈若复这一去,却是天快黑才回来,同时进来的还有几位师兄还有新进门的几名弟子。韩一鸣本就没将自己受伤之事说与别的师兄们,这时看他带了师兄们进来,正想挣扎着坐起来,陆敬新已道:“掌门师弟,我们叫你一声掌门,是敬你为灵山,为我们用尽了心力。但你也是师弟,出了这样的事,你怎能不让我们知晓?”

    罗师兄与肖师兄过来一人一边搀起韩一鸣便往外走。韩一鸣道:“师兄,我没事。”沈若复道:“师弟,你别出声,别出声。”此时天色已黑,地灵放出微微幽光,几位师兄将他挽搀到花田深处平平放下,沈若复道:“师兄们且去歇息,我来守着。”韩一鸣想要说话,沈若复却道:“师弟,你不要出声。此事我说了算,你再说话,我要封你的口了。我修为虽不济,但封口还是能封的。”韩一鸣还未说话,沈若复已指着他的咽喉道:“封。”(禁jìn)了他的声音。师兄们带着新入门的弟子走开,一人行近来。

    走近了却见白衫黑发,面容姣好,却是彭师姐。沈若复道:“有劳师姐了。”彭师姐道:“师弟也请离开,让我来给掌门治伤罢。”沈若复起(身shēn)离去,彭师姐在韩一鸣(身shēn)边坐下,先拿出一个小小的软枕头,扶起韩一鸣的头来,将软枕垫在他的头下。然后对韩一鸣道:“掌门,我会定住你,你不要担心。”韩一鸣想要说话,却是不能出声,也不能动弹,只能看着她。彭师姐双手互错,掌中白光闪烁,她闭目瞑神片刻,睁开眼来,韩一鸣除却头与手指能动外,(身shēn)子已不能动弹。

    彭师姐先将韩一鸣的衣裳解开,坦露出(胸xiōng)口来,然后她静静坐了片刻,吐了一团莹光出来。彭师姐将那团莹光引至韩一鸣(胸xiōng)前,纤指点在韩一鸣心口,莹光在韩一鸣(身shēn)上飘飘((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最终落在他心口,没入他的(身shēn)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