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四七、为了记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青石二话不说,趴在地上叩了三个头,抬起头来道:“师父。乐—文”他倒精乖,韩一鸣忍不住想笑。冯玉藻道:“你别急,我问问掌门。”韩一鸣道:“师兄愿意收下他就收下罢。”冯玉藻道:“掌

    门收下你了,你要给掌门叩九个头。”青石对着韩一鸣看了一眼,道:“师父,他明明比你小很多,你却要听他的,我真是想不明白。”冯玉藻道:“这是我派掌门,本事比我大得多了,所以我要听他的。不止我,你也要听掌门的。”青石皱起眉头不说话了,韩一鸣知他一直疑心是自己害了他那割血的师父,便不说话。冯玉藻道:“你要做我的弟子,是要拜过我派掌门的。”青石对着韩一鸣看了片刻,嘟着嘴过来给韩一鸣叩了九个头,韩一鸣点了点头道:“师兄多费心了。”看了看星辰,依旧是石头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shēn)离去。

    这(日rì)晚间,韩一鸣已入睡,却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一下醒来,仔细一听,果真有一串脚步声向着那边去了。韩一鸣也不出门,静心一看,却是青石,他拿了一个碗捧着一碗水跑到星辰的石像前坐下,小声道:“你什么时候醒来?我等你好些天了。你醒来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他来到灵山,就是跟星辰最好,平(日rì)里不见他形影,这时看他坐在星辰面前,忽然有些心酸。青石坐了一阵,把碗放在星辰面前道:“你常常跟我说你渴了想喝水,我舀了水来给你喝,你喝吧,要是喝完了不够,我再给你去舀。”

    星辰的石像一动不动,青石坐了一阵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也是灵山弟子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和我一起玩呢?你要记得我,不要把我忘记了。这世间除了你,就是我现在的师父对我最好啦。”韩一鸣不料这个看似鲁莽的青石却对星辰十分关切,看他坐在那边孤独的(身shēn)影有些不忍,站起(身shēn)来,拉开屋门正想走过去,忽然听沈若复的声音小声道:“师弟别去。”韩一鸣循(身shēn)回头,沈若复站在一边轻轻摇头。韩一鸣轻轻走到他(身shēn)边,沈若复道:“师弟别管。青石与星辰玩得好,他不是第一回夜里来看他。我们不要打扰。他在别派眼中是一个难得的宝贝,但在灵山,我们又不割他的血,他便只是一个寻常弟子,与星晨相得,是他在灵山立足的缘故。”

    韩一鸣轻轻点头:“师兄说的是,就算是我灵山收留了他罢。让他也有个立足之地,以他这样特异,到了别的派还真不知能活多久。”二人不说话了,只在黑暗中看着青石,青石伸手把星辰石像上的灰土拂去,道:“你们说的掌门我觉得也还好,也不坏,没拉我去割血。但是我还是喜欢你和我师父。你不要睡了,醒来陪我玩吧。你睡了以后,没人陪我玩了。我真寂寞。”灵山一干人等皆已成年,而青石还是个童子,与他们无话可说,自然孤寂。

    忽然那边脚步声响,一人直奔过来,那人长发披散,衣裳不整正是无名。无名手中持着辟獬宝刀,跑到青石(身shēn)边,手一挥,一刀就向星辰的石像砍去。韩一鸣与沈若复都大吃一惊,韩一鸣手一挥,鸣渊宝剑光华一闪,向着无名掠去,却晚了一步,无名一刀已砍在石像上。石像无声无息掉了一角下来。韩一鸣已飞奔过来,将无名拦住。

    无名“呵呵”傻笑,转(身shēn)就跑。韩一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被劈坏的石像,又气又急,蹲下(身shēn)来看石像,只见青石双手去捧了那掉下来的一角复又放在石像上,用手捧着,眼睛四处乱瞟。他手不敢离开石像,韩一鸣道:“你是找你师父么?我来捧着,你去找如何?”双手捧了那一角,青石看了他片刻,自手腕下解下一段线绳向着石像(套tào)来。

    那线绳在他手中,不过三寸长短,但他手伸到石像面前,那线绳却大了数倍,轻松便将星辰的石像箍住了。黑暗之中,韩一鸣也看到那线绳就是青石手腕上那段绳子。色泽乌黑,石像被他绳索箍住,就如同没有砍破一般。青石打了个哈欠,拍了拍石像道:“我要回去睡觉啦,你早点醒来,我等着你一起去玩呢。”

    他站起(身shēn)来,转(身shēn)跑回去了,韩一鸣慢慢松开手来,星辰的石像被那段绳索箍住了,居然并不裂开。再寻找无名,早不知他跑到何处去了。韩一鸣站了一阵,回屋里来。他一进屋便觉得疲累不堪,这些(日rì)子来并不劳累,而他却疲累得说不出话来。沈若复也回屋歇息了,韩一鸣向(床chuáng)上倒下,片刻之后已昏睡过去。

    忽然耳边人有轻声说话,韩一鸣浑(身shēn)无力,却挣扎着向声音来处望去。看不清说话的人,甚而什么都看不清。韩一鸣想要站起(身shēn)来,却是动弹不得。远远的一点白光向着他飘来,片刻之后一个声音在他耳边道:“我可否归来?”这个声音他从未听过,但听在耳中却是说不出的熟悉。至于到底是怎样的熟悉,他也说不明白,只是这声音让他觉得并不害怕,反而有点心定。那声音又在他耳边道:“我可否归来?”韩一鸣道:“谁,是谁?是星辰么?”

    那声音没了,韩一鸣道:“是谁?你是我灵山弟子么?”那声音道:“是。”韩一鸣虽知自己在梦中,却是头脑清醒,道:“你若是我灵山弟子,就请速速归来。你若不是,我绝不许你来!”那声音寂然,韩一鸣一下惊醒过来,坐起(身shēn)来,浑(身shēn)是汗。

    自他来到灵山之后,梦中所见皆会在(日rì)后实现。韩一鸣坐在(床chuáng)边,将这个梦细细想了几回,始终心里不安,兼看到天边已有了亮光,起(身shēn)走出屋来。这个时节他需要找到沈若复说上一说,可站在门口看向沈若复住的茅屋,还是黑沉沉的,他还在歇息。韩一鸣忽然听到“噼啪”声响,循声望去,早见那边有了一点火光。韩一鸣连忙向着火光走去,那点火光看似不远,赶过去才知不近。并且走近了,那不是一点火光,而是一炉炭火,正在熊熊燃烧.--------------------------------------------------------------------------------------------------七十周年记念,一定要更。并且,推荐一部漫画给大家《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动漫也好,漫画也好。喜欢战争的没脑子,忘记战争的没良心!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