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四零、先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不(禁jìn)问道:“师兄,如何与众不同?”明晰道:“尘溪山有一块地为列位掌门福佑之地,师弟可曾听说过。”韩一鸣道:“我曾听说过。”明晰道:“元慧将青竹标带到福佑之地去,青竹标就在当地发了个誓,今生不能再入灵山,若是入了灵山,灰飞烟灭,永无超生之(日rì)。”韩一鸣愣了一愣,道:“师兄,咱们有下一生么?”明晰被他一句话问得愣了,韩一鸣道:“师兄知晓你的上一生是何样么?可曾想过下一世又是怎样?”明晰还真答不上来,愣了片刻,明晰道:“我以为你那弟子虽是离开了灵山,却始终是心向着灵山的,因此我才来告知你。师弟,你那弟子是真被逐出了灵山,还是只是一个障眼法?”

    即便明晰对灵山颇为回护,韩一鸣也不能将此事说与明晰,片刻之后方道:“他是真被逐出了灵山。”明晰道:“那你逐他出灵山总有个理由。”韩一鸣道:“师兄,此缘由不足为外人道也,不说也罢。”明晰道:“师弟,你大约是不知晓这个毒誓的厉害之处,元慧借助了他派中所有掌门的灵力,这些灵力附着在了青竹标这个誓言上。不论将来何时青竹标再回灵山,他就会灰飞烟灭的!”

    韩一鸣瞬间默然,元慧果然还是厉害,这一出手,就真把青竹标捞过去了。也难怪他一定要收青竹标入门,他有把握让青竹标无法反悔,才将他收入门中的。这一下出乎韩一鸣意料之外,青竹标真的发了那个誓么?他这里心思转动,明晰也不出声,过得一阵,韩一鸣道:“多谢师兄前来告知。”明晰摇了摇头道:“师弟,我另有一件事前来相询。”韩一鸣道:“师兄请问。”明晰道:“我去了从前陈如风前辈派中,与他的弟子细细谈了一谈。他的弟子都一口咬定是你杀了陈如风前辈。师弟,此事你有何解释?”

    他两眼看着韩一鸣,韩一鸣盯着明晰看了片刻,明晰神色凝重,却没有怪他的意思。韩一鸣叹了口气道:“师兄,此事我也是说不清的。他们这样认为,那便是如此罢,我无力辩驳。”明晰道:“实则我却有些疑问。师弟,你是何等样人我心中再明白不过了。我之所以来问你,是想你告知我你难以启齿的缘故。同道之中低头不见抬头见,虽说你不辩解了,可背着这样一个名声于你却没有丝毫好处。若你能告知于我,那我也能替你分辩分辩。”韩一鸣看着明晰,明晰又道:“我并无他想,只觉如此下去灵山树敌极多,于灵山并无毫益。你(身shēn)为一派之长,他们真要对付你,灵山的同门也不能幸免。还是能化解的便化解了罢。”

    韩一鸣想了一阵,对明晰道:“师兄,我可以说与师兄听,但请师兄切勿外传。”明晰道:“师弟,我向来就是维护灵山的,这你是知晓的。你放心,我绝不会外传。”韩一鸣犹豫了一阵,还是摇了摇头道:“师兄,我也说不分明。实在是说不分明,他们要误会便由得他们误会罢。我也不想再在此事上争辩。真要来寻我灵山的不是,我认着便是。”明晰叹息不已,告辞而去。韩一鸣心知他心内是真心回护灵山的,但到了这一步,即便明晰去与谭子超说明陈如风非自己所杀,谭子超等也不会相信。那岂不是连累了明晰?

    明晰一走,沈若复便来了,沈若复道:“师弟,明晰师兄是为元慧收徒时打架那事来的?”韩一鸣道:“此事我已告知他,我也说不分明。我不(欲yù)他扯进来。现下他去与陈如风前辈的弟子说不是我杀的,只会将他们激怒。认为我找明晰师兄出来是为了推拖责任。明晰师兄来,为的是青竹标,他说元慧让青竹标发了一个毒誓,青竹标今生不能再入灵山了。只要他敢再回灵山来,就会灰飞烟灭。”

    沈若复“哦”了一声,沉吟片刻道:“师弟,此一着是元慧占了先机的。他对青竹标不放心,自然会想尽办法让他不能再回灵山。由此可见他并不相信青竹标是被灵山逐出门墙的,他一定要青竹标收入派中,只有这个法子能让他放下心来。换了是我,我也如此。只是这样一来,却打破了我从前的算盘,元慧对灵山也是觊觎已久。他不止对灵山动了心思,对别的也动了心思,那片石头,我知晓是何物了。”

    韩一鸣道:“那是何物?”沈若复道:“那是平波万虚观法阵的一角。”韩一鸣大吃一惊。沈若复道:“元慧在平波与灵山之间就中取势。无论谁赢,他都会有所斩获,这样的心机着实深沉。”韩一鸣叹了口气道:“他当(日rì)一定要收青竹标入门,我只当他是为了要与灵山有所关联,却全然不曾料到这个。”

    沈若复道:“我也是意外得知。他向来与万虚观有往来,他与平波也没少见面。不知他何时趁着平波不留神鉴了这么一片石头下来。他送与我们自然是希望我出手与平波过不去了,我们与平波过不去,他就有利可图。能挑动平波与灵山斗上个你死我活,他的好处便来了。举可谓一举两得,元慧果真是心机极深。不过若无这点心机,他当上这个掌门也不能令尘溪山有甚作为。”

    韩一鸣叹道:“我虽他心机厉害,却没想到他厉害到了这一步。他深知我恨平波,就中取势着实令我感叹。我一定要极之小心,不可落入他的陷阱当中。”沈若复道:“师弟尽管放心,你作此想法,平波就不会有此打算么?他拉拢元慧,便是化解这一步。他自然还有别的想法,若是能将元慧拉在他一边一同对灵山最好,不能拉拢为友,但也非敌,对他也没坏处。”韩一鸣道:“师兄之言真是拨云见(日rì),我一直觉得元慧不能深交。即便他对我极好,我也总觉得他别有居心。因此也格外小心。”沈若复道:“师弟对于元慧掌门的看法很早就有了,我还记得当年屠龙途中,师弟对我言道,元慧的背后还有一双眼睛。从那之后,我对他就留意非常。”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