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三九、地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星辰道:“它要睡在地灵之中,才能平安。[ 超多好看小说]”韩一鸣十分意外,星辰却道:“掌门,你看我在此间放出地灵来可好?”他指的是那片紫色花田。这片紫色花田一望无际,如梦幻般美丽,韩一鸣站在期间都觉心旷神怡。此时星辰要将这里放上地灵,是否从此这梦幻一般的美丽从此不复存在?

    然而星辰却不待他回答,他伸出手来,片刻之后,他手掌上泛起白光,转眼,一团莹光自他掌心飘了起来。这团莹光即便是在白天,也是极之耀目。莹光依旧如一个圆球,圆球下半部轻轻晃((荡dàng)dàng),而上半部却是空的,只有些许的莹光在其中闪烁。星辰伸出手指在莹光上轻轻一点,莹光“刷”的一下四散开来,平平铺开,沁入花田。整片花田下方都腾起一片莹光,更加梦幻。

    星辰道:“掌门,此地有灵山灵力福佑,地灵也会在此生根的。”韩一鸣道:“何为地灵,你说与我听一听。”星辰道:“地灵便是大地之灵。每月只出现一回,每回不在同一个地方。白狮是灵兽,灵兽也有睡觉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是不能落地的。在地灵当中睡下,那就最好。地灵会让它灵力回复。若是有什么想害白狮,只要白狮在地灵当中,都难以接近。因此我把地灵收起一些,带到灵山来,白狮就一定会上门。下回地灵再出现,我就能抢先去破坏地灵,白狮要睡觉,就一定会到灵山来。”

    韩一鸣忽然想起夔尊来,他见过夔尊几回,每回都不同,但夔尊那浑(身shēn)雪白麟片,长尾轻扬站在灵山草地上的模样,却是夔尊最美的模样。最新章节全文阅读韩一鸣也不知到底夔尊是什么样的,夔尊再也不曾出现过,灵山没了之后,夔尊就不再守护灵山弟子了么?

    看了看星辰站在一边,韩一鸣(禁jìn)不住蹲下(身shēn)来,问他道:“星辰,你知道夔尊么?”星辰转(身shēn)就跑,他径直跑到溪水边,伸手自溪水中捞了一枝紫睡莲出来,将紫睡莲放在花田中,道:“有了地灵,紫睡莲就不必再浸在水中了。”韩一鸣看到紫睡莲上的符咒已经淡了许多,道:“灵芯何时可以出来?”星辰道:“等这些符咒淡了,她就可以出来了。”韩一鸣道:“你知道夔尊么?”

    这回星辰没有跑开,他眼睛看着紫色花田,过了片刻,轻轻点了一下头。韩一鸣道:“那夔尊在何方?”星辰摇了摇头,韩一鸣道:“它不再卫护灵山弟子了么?”星辰道:“夔尊只守护从前的灵山,那是它与灵山的契约。从前的灵山没了,契约也就没了。因此它不会再守护灵山弟子了。”韩一鸣道:“从前的灵山弟子有夔尊守护,如今没有了,只能我们自己守护了。”星辰道:“那就自己守护罢。”他说完便向着一边跑开,韩一鸣错愕片刻,他已跑远了。阿土四周撒欢跑了一阵,慢慢挨近来,它跑到地灵弥漫的花田边站了一阵,伸出一只前脚,踏入了地灵。

    瞬间,满地的莹光都流动起来,阿土缩回脚来,后退一步,对着地灵细看。然而无数道白光却从四面八方直奔过来,韩一鸣看得清楚,全是小人小马奔来了。这些灵芝、仙芝来到此间,没有了在灵山的肆无忌惮,它们小心翼翼躲了起来,平(日rì)里都看不到。然而此时却都奔出来了,对着地灵奔去,转眼奔入地灵里去了。

    星辰道:“它们喜欢地灵,地灵在此,它们就会在四周聚集。”韩一鸣道:“是否在地灵之中,就没人能伤害它们?”星辰道:“掌门说的没错。在地灵当中,就没人能伤害它们。”韩一鸣道:“可你说地灵一月换一个地方,现下这些地灵在此间,下个月不知在何处?”星辰道:“下月也还是在此间,这些地灵是我引回来的,有灵山灵力围绕,再换地方,也还是在此间。”韩一鸣大是意外,星辰却不理他了,径直走到阿土(身shēn)边蹲下,抱起阿土就往地灵当中扔去。

    阿土在空中扭腰,回头对着星辰的手就直咬下来,韩一鸣大惊。星辰手掌伸开,对着阿土一挥,阿土被他阻住,扑不到他(身shēn)上,直跌入地灵当中去了。他动作快得不可思议,韩一鸣却看得再分明不过。阿土落入地灵当中,愣了片刻,转回头来看看星辰又看了看韩一鸣,撒开四脚,奔入花田去了。

    星辰转回头来道:“它一直想要得到灵力,那就让它到地灵里去罢。它就是掌门收伏的,他(日rì)一定会成为掌门的守护。到时掌门有了阿土,如虎添翼呢。”韩一鸣道:“你也是想要一个守护,所以要引白狮来么?”星辰道:“掌门,我很喜欢白狮。反正就算我不打它的主意,迟早也有人会打它的主意。”

    韩一鸣默然,片刻之后道:“它会真的到灵山来么?”星辰道:“它会来。”韩一鸣道:“可你不是说地灵每月所在之处不同么?你能知晓地灵下月一定在此间出现?”星辰道:“地灵每月所在之地不同,但我拿到地灵之后将之放在灵山。掌门,灵山的灵根可是就在此间。灵根是灵山灵力之始,命脉所在。灵根入地,能汲取天下灵力,我引了地灵来,灵根就能依此将别处的地灵都吸取个干净,白狮无地灵所依,一定会到灵山来。”

    韩一鸣道:“灵根能将别处的地灵也汲取过来?”星辰得意一笑,不再回答,跑去逗阿土去了。韩一鸣有个问题想要问他,却是话到口边说不出来。阳光下花田泛着光泽,但有了地灵在下方衬托,这紫色黝深之极,看着心里不(禁jìn)有些不安。三(日rì)之后,明晰来访。灵山对明晰向来友好,因此他一来,便迎了进来。明晰与陆敬新寒喧了几句,便随韩一鸣来到茅屋当中。明晰道:“师弟,你可知元慧让青竹标发了一个毒誓,今生他不会再入灵山。”韩一鸣道:“发誓也能有用么?”明晰道:“这要看如何发了。寻常发誓着实没干什么用,但青竹标这个誓发得与从不同。”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