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三五、恼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元慧虽是一派掌门,但深知在修为上,自己不能与韩一鸣比。( 800)真打起来,自己绝对下风。别看灵山就来了四人,单说韩一鸣一人,尘溪山门下就算来几名弟子一同出手,也不是他的对手。而尘溪山真要数人去对韩一鸣一人,过后也是要为同道诟病的。因此元慧本为了今(日rì)也颇花费了些心思。即要让韩一鸣出了气,又不能伤了他,还要让同道知道灵山弟子的不可被他们算计,因此上几名弟子他一直在算计。上多了丢尘溪山的脸,上少了,尘溪山要吃亏,他与同门是几番商议,好不容易才定了下来。

    他本着两边都不伤面子,却又要表现出敌对的样子,他的同门也在蓄势待发,忽然杀出清风明月,连带陈如风的弟子都跳了出来,这一下他的同门就不用上前了。元慧松了口气,他的同门也愣住了,三方大打出手,这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韩一鸣这边四人对那边六人,人数上吃了亏,韩一鸣虽知陈如风门下对自己颇为不满已有时(日rì),但这样按捺不住的跳出来,还是出乎了韩一鸣的意料。韩一鸣担心灵山同门吃亏,正想加入进去,却见黄松涛眼中寒光闪烁,手指已捏着剑诀,心知只要自己一动,他就要出手了!黄松涛若是出手,这事更加不可收拾,韩一鸣咬了咬牙,却见明晰手持斩犀剑将打到面前的灵光一一挥开,叫道:“各位师兄弟,且慢动手,先听我一言。”

    那边几人明明听得明晰出声,却都充耳不闻,打得不亦乐乎。起舞电子书谭子超一伙自然不会听明晰的劝解,而清风明月只听黄松涛的。韩一鸣绝不制止灵山派动手,灵山派只要一停手,那边六人占了上风绝不会收手。明晰自然知晓不能叫灵山派停手,本就不是灵山派挑起来的事,看黄松涛神气,也知他对弟子与灵山大打出手是支持的。转回头来对元慧道:“元慧掌门,此乃你尘溪山地盘,你就不就中劝解劝解么?”

    元慧自然是不想劝解,韩一鸣杀鸡给猴看无所谓杀的是哪一只鸡,他却有所谓。作为一派掌门,只要不伤及自己门下弟子,怎么样都好。因此黄松涛弟子与陈如风弟子跳出来,正好也达到了韩一鸣镇摄同道的目的,还让自己拣了他灵山弟子入门,何乐而不为?因此若不是明晰出声,元慧几乎要抱手作壁上观了。

    但明晰出了声,元慧只得出来做和事佬,对着黄松涛笑道:“黄前辈,还请二位师兄不要动手,给我几分薄面可好?”黄松涛哪里将元慧放在眼中,他气闷已久,自己最在意的诛魔弟子在韩一鸣手中已经令他气愤非常,而元慧却捞到了曾经的灵山弟子!听到元慧出声,就差“呸”一声骂出来了。但好歹也是在尘溪山的地盘,再怎么气愤也要给三分颜面。但就这三分颜面,也不是立刻就能给的。先沉着脸不作声,元慧也聪明,对着黄松涛抱拳行礼,笑道:“恳请黄前辈出手相助。”

    黄松涛这才咳了一声道:“清风明月,你们不要打了,打坏了尘溪山的物事,岂不是坏了元慧掌门的好(日rì)子?”清风明月憋了这么久的火气终于大打出手,哪里是片刻间便能收住手的。黄松涛看两个弟子不收手,也只道:“现下他们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唉!”他虽是叹了口气,却是挑衅。韩一鸣强忍着怒气,这时节自己倒也不怕他,真要动手,未必就不是这老狐狸的对手。只是还有元慧与同道在侧,自己与黄松涛一动手,岂不是给了他们可趁之机?元慧自也想看韩一鸣的好戏,只是他是地主,不得不出声劝阻。因此对黄松涛笑道:“前辈,好歹请二位师兄给我三分薄面,打成这样,我也没法向同道交待呀!”黄松涛看元慧再次开口求(情qíng),叹了口气道:“清风明月!你们这是不听师父的话了么?”

    清风明月听了这话,不约而同停下手来。而谭子超四人却无人管束,正与灵山弟子大打出手。韩一鸣起先担忧师兄们不过四人,不是六人的对手。这下看来却不然,四位师兄打六位同道亦不露败相,反而打得风生水起,游刃有余。这里的担心才放下一点,元慧已对着谭子超拱了拱手道:“谭师兄给我三分薄面,收手不要再打了!”

    谭子超等人哪里听他的,打得越发狠了。这边陆敬新等人一看他们越发嚣张,也不客气了,诸般手段一齐施展出来,场中灵光四(射shè),狠辣异常。韩一鸣看着师兄们还手,心中忽然放松下来。师兄们修为的时刻都比他长,虽说不见得能赢平波,但对付谭子超等人还是轻而易举,毕竟灵山没了之后,他们一路辛苦求存,也是生生自同道的夹击中活下来的。不说修为高深,但打起来绝不吃亏。明晰两边都拦不住,谭子超等是一定要打这一架的。而灵山弟子也是一定要打这一架的,这一架不打,只怕还人有动灵山的心思。而元慧却好整以暇站在一边,显然就是要他们打下去的,自己拉不住,而细看之下,灵山诸人并不会吃亏,索(性xìng)不拉了也站在一边,看谭子超等人如何收场。

    明晰收了手,陆敬新等人可就不客气了。这边四人,起先那边六人,清风明月收手后,那边也是四人。灵山四人对六人尚且不吃亏,这时只对四人了,立刻就占了上风。谭子超虽是陈如风座下大弟子,但对上灵山弟子竟然处在了下风,这一下越发恼怒,更停不住手。明晰叹了口气对韩一鸣道:“师弟,是否咱们一同出手,你拦住灵山同门,我去拦住谭师兄他们?”韩一鸣道:“师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只怕我们现下拦不住他们。谭师兄对我不满已久,他硬要认为那事我脱不了干系,我说什么都没用。我也不是没有说过,但他们就将我当成了凶手,我也没法子说明自己不是。我灵山同门因他们的敌意而出手,我想拦也拦不住。且再往下看看,寻个时机再出手罢。”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