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三四、怨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道:“元慧掌门,即便他不是我灵山弟子了,你想要收便收么?你看这里有哪位同道曾收别派弟子到自己派中去?”元慧赔笑道:“师弟,师弟,你且听我说。[ 超多好看小说]”韩一鸣道:“师兄不必说了,你将他带出来让我带回灵山。”元慧道:“师弟,你且不要动怒。”他话音未落,旁边已有弟子道:“韩掌门,哪有这样打上门来的?慢说他已不是灵山弟子了,他就是灵山弟子,真要投入我们尘溪山,只怕你韩掌门也拦不住罢。”付师兄道:“掌门说话也有你插嘴的份儿么?尘溪山好门风呀!”

    付师兄站在一边一直不声不响,忽然来那么一句,弄得那弟子脸上挂不住,元慧也有些尴尬。那弟子脸上挂不住,口中嘟囔道:“那你不也插进来了?”付师兄道:“几位掌门这里说话,我们皆不插嘴,你若不来插嘴,岂会惹得我说出这话来?”元慧对那两名弟子道:“你们前去招呼各位同道罢,让我与韩掌门说说话。”那两名弟子转(身shēn)离去,元慧道:“师弟,此事就算是做师兄的不是,这里给你赔罪。”对着韩一鸣行了个大礼。韩一鸣侧(身shēn)避开道:“元慧掌门这么大的礼,我可受不起。只求元慧掌门将弟子还我,我立刻便走!”

    元慧本想着与韩一鸣是背地里说好的,他虽会刁难却不会难缠,哪知来了便这样难缠,知晓他绝不是口上答应了这样简单,只怕还要捞些好处才会离去,且当了这里众人,不给他一个台阶下,他也不会离去,心中盘算。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小说网(.800book)忽然一个人走过来道:“韩掌门,别来无恙呀!”正是黄松涛。

    黄松涛走近来,先对明晰与元慧拱了拱手,转过来又对韩一鸣拱了拱手,道:“几位掌门这里说私己话,我能否听上一听?”从前黄松涛十分和蔼,如今眼中却有着冷光。韩一鸣知晓他对灵山早已不满,只不过找不到机会罢了,只是拱了拱手,并不言语。元慧笑道:“黄前辈来得正好,也劝一劝韩掌门。这青竹标已不再是灵山弟子,我收入门中也不是强行收录,韩掌门心却是怎么也过不去这道坎,这真令我十分为难。”

    黄松涛微微冷笑,转而对韩一鸣道:“韩掌门,那弟子是你逐出门墙的,好歹也给条生路,让他入了尘溪山也不妨。好歹还是你的弃徒,并非你的弟子了,还这么计较么?”韩一鸣一听这话,便知黄松涛等着自己出声,想了一想道:“黄前辈的话,我心中明白。在此我也言明,省了大家说三道四。松风师兄乃是黄前辈的弟子,跟在灵山之后,我灵山还生怕他受了丁点委曲。毕竟也是前辈的弟子,受了惊吓或是受了委曲,我灵山担当不起。当着众人的面,我也请黄前辈早些将他领回。我灵山风雨飘摇,再有什么烦难,都该由我灵山弟子来承担。可若是松风师兄有个闪失,我们真真担当不起!”

    黄松涛看见韩一鸣与元慧为难,本是想借题发挥说他抢自己弟子的,哪知韩一鸣不上这个当,反倒将他一军,让他说不出话来,沉下脸来,哼了一声,转(身shēn)走开。黄松涛这里一走开,清风、明月立刻围了上来,这二人早就有气,黄松涛偏心无名已让他们十分不满,只是对着师父,再有天大的怨气也压在心里。但对了韩一鸣则不然,立刻就围上来喝道:“姓韩的,你这是我们师父说话么?”“我师父对你们灵山颇多回护,你们对我师父却十分不敬。这不是存心与我们过不去么?”

    韩一鸣自然知晓二人是迁怒,对无名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找了这个由头是要发在自己(身shēn)上了。却也不怕他们二人,看了二人一眼道:“二位师兄,你们对松风师兄怨忿已久我是知晓的。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师兄们大可去寻松风师兄出这口冤气,却不要将灵山裹入其中来。本来就是你们门派中事,扯上我灵山,可着着实实是迁怒。杮子捡软的捏么?”二人一下被他当着这许多人揭穿,尤其师父还在一边,这面上哪里还挂得住,都拔出宝剑来对着韩一鸣道:“胡说八道!灵山就这点挑拨离间的本事么?”

    他二人剑一出鞘,这边灵山弟子也召出剑来,陆敬新喝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清风明月满腹怨气,一看这边也宝剑出鞘,哪里还忍得住,立刻就大打出手。灵山这边四人也毫不客气,狠狠还击,不过片刻,已打得风生水起。清风明月对无名不满已久,对师父纵容这名不知人事的师弟更是嫉恨之极,当着师父的面,不得不掩饰几分。这个时候灵山弟子一还手,立刻就恶气发作,哪里还忍得住,不顾还当着师父的面,直接就大打出手。

    灵山这边四人,那边二人,付师兄与涂师兄先收了手,毕竟四人打二人,不轮结果如何,传出去都不好听。哪知几道灵光直插入来,却是谭子超一伙加入进来。韩一鸣虽知他们对灵山早有动手之意,却不想是这个时候动手。且他们一动手就是四人齐上,顿时变成灵山四人对那边六人。

    韩一鸣担心同门吃亏,正要拔剑,已听付师兄道:“掌门不必理会,些许小事,我们应付得过来。”明晰愣了一愣,转而对黄松涛道:“黄前辈,二位高足是否对灵山有些误会,怎么上来便动上了手?”黄松涛早就有心要给韩一鸣一个教训,淡淡地道:“这两名弟子近来火气大,我也管束不得,待我回去好生教训。哎,若是真的伤了灵山弟子,到时我来负责医治。”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打,死伤我来担当。明晰叹了口气,飞(身shēn)进战团去拦阻去了。

    元慧松了口气,他早已算好今(日rì)韩一鸣一来就会大打出手的,只是不会真打,无非是杀鸡儆猴罢了。哪知半途杀出清风明月来,一下将他的算盘打乱,也因此他的弟子不必与灵山交手,乐得轻松。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