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二一、算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青竹标头摇得拨浪鼓一般:“我可不敢到你们观中去。你们观中着实看我不起。你不是也说过我在你们观中作客么?我在你们观中待了那么多天,也是受了无数冷眼。我就是一个小叫花子,谁对我好,我就对他好。你们对我果真好么?你们自己心知肚明,因此就不要叫我去了。”吴师弟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嘛。那时师弟你是灵山魔道弟子,我们师门中对魔道本就不待见,师弟就不要计较了。再者说了,我师父也还是吩咐我们要好生款待师弟的。我们也没对不住师弟呀!师弟,亏得你入魔道时(日rì)短浅,不然我师父是绝不会容你的。如今你与那魔道一刀两断,正好就入我万虚观门下,好歹是正道,且师兄弟们又多,相互照应不是极好么?”

    青竹标半晌不语,韩一鸣沉住气听那吴师弟说话,那吴师弟又道:“秦师弟,你想想,灵山本就是魔道,你这样的机灵人,投在灵山果真是明珠暗投。我们万虚观好歹也是正派,你来我们万虚观,我师父一定会好好待你的。”青竹标道:“入你们万虚观也没什么好处,明门正派就果真好么?我看不见得,我还是一个人自在。”说着,想打那吴师弟(身shēn)边绕过去。那吴师弟伸手一拦,笑道:“青师弟这是不信我的话呀!我是看秦师弟是个聪明人,因此才专来与秦师弟说的。若是秦师弟给我几分薄面,那就请跟我一同回到万虚观去,看看我师父对你是否至诚。”青竹标将头摇得拨浪鼓一般,道:“算了算了,在你们万虚观吃的冷脸还不够么?我又不是没去过你们万虚观。我还是一个人自在些。”说着按了按背上的小包袝,避开吴师弟的手,向前走去。

    那吴师弟眼光落在他(身shēn)上的小包袝上,道:“且慢,你这里面装的是什么?”青竹标惊惶失措回过头来道:“没,没装什么。不过是我的换洗衣裳罢了。”他口中说着没什么,但脸上神(情qíng)却难以掩饰,韩一鸣一看那吴师弟的眼光便知他之前的长篇大论为的就是青竹标背上的包袱。这包袝大小与陈老泉背上的包袝一般无二,其中就是那如意宝甲。韩一鸣就是没有亲眼看到,也知青竹标是将如意宝甲背在了背上。那如意宝甲中装的就是这吴师弟花了无数心思没有得到的宝物,适才韩一鸣不曾留意这吴师弟是否在左近,现下看来,他先前就盯着青竹标与陈老泉,下来就是来邀请青竹标入他们万虚观。若是青竹标不去,就要动手抢了!

    青竹标的修为虽说不算太差,但到底韩一鸣并不曾认真教过这弟子,他的心计如何他心中没底,他的修为就更没底了。但想想自己才入灵山一年的时候不是这些人的对手,青竹标如何会是他们的对手,不(禁jìn)伸手去握住了剑柄。忽然(身shēn)上如被重压,仿佛泰山压在了头顶,韩一鸣瞬间便动弹不得。这一下韩一鸣震惊莫明,连头颈都不能转动了,青竹标修为不够,自己又不能帮手,只能看着青竹标被他人算计了!

    那吴师弟左右看了看,忽然伸出手来,对着青竹标背上一抓,他的手离青竹标还有三尺,但青竹标背上的包袝已裂了开来,如意宝甲滚落在地。青竹标直扑上去,被他一挥手,跌到一边去了。这一下摔得甚重,青竹标浑(身shēn)是泥不说,头也擦破了一块。青竹标还未爬起(身shēn)来已大叫道:“你干什么?抢东西呀!光天化(日rì)之下,有人抢东西呀!”韩一鸣大怒,却是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那吴师弟手一抓,将如意宝甲抓在手中。青竹标大叫道:“你,你,你抢我的东西!”那吴师弟冷笑道:“抢便抢了,那又如何?有本事你来抢回去!”青竹标从地上爬起来,将宿冤宝剑抓在手中,对着吴师弟就砍过去。那吴师弟冷笑道:“就凭你,也想从我手上抢东西?”他手一挥,桃木剑上灵光一闪,对着青竹标直挥过去,直直打在青竹标(胸xiōng)前,青竹标倒在地上,没了声音。那吴师弟将手中的宝甲看了看,笑道:“这可是你自找的!我指了阳光大道你不走,倒要走到死路上去,须怪不得我。”将如意宝甲收入怀中,扬长而去。

    韩一鸣这里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他去了,转回来看青竹标,只见他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过得一阵,青竹标手脚抽动,在地上长长舒了口气,他还活着。韩一鸣依旧动弹不得,只能定定看着。忽然灵光一闪,一个灰袍人闪了出来,正是元慧。元慧对着青竹标“哎哟”了一声,道:“我来晚了。你这是,你这是怎么了?”青竹标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他,他抢我的东西!我不给,他还打伤了我!”元慧思忖片刻道:“谁?谁抢了你的东西?”青竹标道:“平波门下弟子抢了我的东西,还打伤了我。”韩一鸣不知元慧是何时来的,但却知元慧绝不是凭空闪现,他就在暗中环伺,这一切只怕也是尽收眼底。只是不知他为何这时才闪(身shēn)出来?

    元慧眼珠一转道:“他抢了你的何物?”青竹标眼光闪动,不出声了。元慧道:“来,我先看看他打伤了你哪儿?”他上前一步,青竹标向后蜷了蜷,元慧笑道:“你且放心,我若要对你动手,早便动了,何须等到现下。”说着走到青竹标(身shēn)边蹲下,青竹标惊道:“走开,不要你的假好心!”元慧牙齿暗咬,却笑道:“你现下受了伤,我不与你计较,我看一看他打的伤我能否治。若是能治,你好了去找他讨要他抢走的物事不也正好么?”青竹标咬着牙关道:“他迟早要回来找我!他打伤了我就能抢了我的东西去么?我的东西岂是这样便能抢走的?哼!”元慧淡淡地道:“他已抢了你的东西,你还指户他能转回来还你?”青竹标恨恨地道:“他,他能开得了我的宝甲?”忽然收住口,不再说下去。元慧奇道:“宝甲?何为宝甲?”青竹标不再说话,只是一手按在(胸xiōng)前,龇牙裂嘴坐了起来。-----------------------------------------------------------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祝大家新(春chūn)大吉,万事如意。

    ;

    ...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