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一九、暗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一连数(日rì)过去,这(日rì)那吴师弟回来,看他脸色神(情qíng),便知陈老泉毫不客气又将他拒之门外了。钱若华看他沮丧神(情qíng),已知结果,微微摇头。那吴师弟进入屋中,先在椅上坐了片刻,才道:“师弟,我们一定要这些宝物,咱们可否……”他不再说下去,眼睛看着钱若华,待他回答。钱若华轻咳一声,缓缓地道:“师弟,你真真是,唉!莫非你当真以为这些宝物是这陈老泉的?他说的话你就当真了?寻常人终其一生,也不能得见这些宝贝的影子,咱们亏得是修行之人,有师父引导,能见个一二。这许多宝贝同时露出来,且在一个人手上,你就不起疑心么?这哪是一个寻常人能得到的?我就担心这后面有一同道,在给咱们下(套tào)儿!”

    停了一停,他又道:“难不成你以为只有我们知晓这里有宝贝现世?同道们便不会赶来?连你都知晓了的消息,你猜猜同道中会有多少人知晓?”吴师弟道:“师兄,只怕也未必,我去了这些(日rì)子,也没见别的同道么。”钱若华看着他摇了摇头,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样。那吴师弟道:“师兄,你也知晓我老实,就请师兄说与我,我也好留意。”钱若华叹道:“如今我(身shēn)上不济,不能再出头露面去为师门奔波,若是我去,哪怕他不卖与我,我也看得到来了多少同道了。你当同道出现你就要见到么?同道为何要让你见到?人家的修行是白修的?人人皆知是至宝,探宝自然要悄悄去探。你何曾见过别人探宝是大张旗鼓的?那陈老泉的(性xìng)命可是不能轻动的。他要没了(性xìng)命,你就有(性xìng)命之忧。不知有多少同道在暗中看着,你要是现下杀了他,夺了宝贝,我们万虚观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人人都要与我们过不去。”

    那吴师弟道:“师兄,你说那是宝贝,那一定是好宝贝,可是若是这好宝贝落入了别的人手中,哪岂不是没有咱们的份了?”钱若华微微一笑:“师弟,你真是太老实了。我只说现下不能伤他(性xìng)命。一旦这宝贝落入他人之手,咱们立刻就杀了陈老泉,在同道之中大肆宣扬陈老泉是被他人夺宝伤了(性xìng)命,你说后果会如何?”

    吴师弟眼神闪动,显然他不曾想到钱若华所说的(情qíng)形。钱若华也不再说下去,屋内沉寂,过得一阵,那吴师弟道:“师兄点拨的是。我虽没有在这陈老泉处待许久,但我也知有同道来了,就在暗中窥伺。只不过同道也十分小心,并不与我直接对上。诚然如师兄所言,这些宝贝谁都想要。想来谁都不出手,就是因环伺四周的同道太多,因而谁都不愿抢先下手。”钱若华道:“静观其变罢。”

    韩一鸣对那陈老泉也十分好奇,这陈老泉并非同道中人,可那些宝物,却着实是至宝。后两(日rì)不见吴师弟有什么异动,心中好奇难耐,索(性xìng)去那陈老泉处看一看。陈老泉门外不见异常,韩一鸣走到门前,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这些物事,你要多少金子,你自己开个价罢。”韩一鸣一听这声音,不(禁jìn)大吃一惊,这声音竟是青竹标的!看到蓝龙鳞时,韩一鸣甚而认为这是星辰设的一个局,要引钱若华入局的。若是星辰设局,一定会有青竹标来做局,可是青竹标却与钱若华一般求上门来,莫非自己想的不对?这是另一个同道拿出来的宝物?

    只听陈老泉道:“你要真想买这批宝贝,这批宝贝可是价值不菲。小哥,你莫要与我开这个开玩笑,我看你……”青竹标道:“我是个实诚人,我看你也是个实在人,我也诚心要买,你只管开出价来。想来这些宝贝在你这里也有(日rì)子了。我买货之人,不问出处。你也不必解说,若是你的,你就告知我所要为几何便可。若不是你的,你是受人之托,那就告知我何时来听信,我会准时前来。咱们说话公公道道,我既有这个诚心,若这些宝贝不是你的,我会给你留下订金,到时前来听信。”

    屋内沉寂片刻,片刻之后,陈老泉道:“这位公子,你着实诚心,订金都下这许多。好,那公子,我就开个价了。这些宝贝着实是我的,这个数公子看如何?”他不曾说出数来,却听青竹标道:“就按你的数儿,我这里带了金子来,你看。”过得一阵,那陈老泉叹道:“公子,你果真是有心,当真是要买我的宝贝的。好,那这些宝贝就归公子所有了。”停了一停,又道:“公子,这就算成了?”青竹标道:“那是自然!我单个人来,带了这许多金子来,自然是要成此事的。对了,我还借你一件物事。”不知他将何物交给了陈老泉,陈老泉半晌不语。青竹标道:“你看不懂这其中的玄妙了罢。这是一个如意甲。你带着这许多多金子,没有如意甲防(身shēn),只怕……但你要是有了这如意甲,遇上危险,你就打开这个如意甲,就能救得你活命。我带了这许多金子在(身shēn)上,还能安然至今便是因我有这如意甲之故。人心不古呀,你持重金不可招摇,因此我送你一个如意甲。就是没遇上危难,万万不可打开。”

    韩一鸣从未听说过如意甲,但青竹标说起来,显然是宝贝无疑。他行事向来出乎自己的预料,手上到底有些什么宝贝,果真是难以言说明白。一时间更加好奇,(禁jìn)不住向屋内看去。这一看,连他都吓了一跳。陈老泉的房舍本来就小,此时地上堆了两堆金元宝,小小油灯的映照下金光耀眼。那陈老泉手中拿了个金元宝,韩一鸣眼利,已见那金元宝上有着深深的牙印,想来是陈老泉用牙咬过。此时陈老泉正对着青竹标手中的一个黑色匣子细看,有些将信将疑,半晌道:“你将这宝贝给我么?”看来这就是如意甲了。可明明就是个匣子,怎会叫如意甲?青竹标道:“这是如意宝甲,你将你的手咬破,滴一滴血进去。”

    ;

    ...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