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一七、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钱若华道:“师弟,这陈老泉处的确有两样宝贝,其中有一片鳞,你还记得么,那似是一片龙鳞。还有一个彩色斑斓的石子,那是凤凰石。”那吴师弟吓了一跳:“师兄,你不曾看错?”钱若华道:“师弟,我见的龙虽不多,但龙鳞我还是识得的。”吴师弟艳羡不已:“师兄见多识广,小弟佩服。”钱若华道:“只是那龙鳞也不是上回屠龙的结果,不知这片龙鳞怎的会落入了他的手中!”吴师弟道:“师兄,他不是说那是长在一条鱼(身shēn)上的么?龙鳞也会长在鱼(身shēn)上?”钱若华道:“世间稀奇事多了。咱们能听过多少见过多少呢?或许他说的不是真话,也或许他说的就是真话。龙为灵物,龙鳞自然也是有灵气的,落入水中,化而为鱼,也没什么稀奇的。”吴师弟道:“师兄说的是。”

    停了一停,钱若华又道:“若是他开价,你就应承下来罢,这两样已经是稀世难得了。送回去师父一定会大为欢喜的。”吴师弟道:“好。就冲着这两样,只要他开的价不是将我们万虚观掏空,我便应了。”钱若华道:“咱们不小器,可咱们应了他的价,就要他那罐子里所有物事。那个罐子自然不能少了,罐里的物事件件都要,连同罐里的砂石,一点儿也不能少。”吴师弟奇道:“师兄,那破瓦罐砂石啥的,要来何用?”钱若华道:“师弟,他那罐子里的物事,我看着大多都识得。不过却有一样我识不得,就是他说的夜里放光的那粒珠子。那是何物,我看不明白。但凡我看不明白的物事,想必有它的奇异之处,因此一定要弄了来,送与师父,就什么都明白了。哪怕此物无用,师父不但不会怪你,还会夸你心细。”那吴师弟听了,道:“好,我就依师兄所说,去让他开个价来。”

    他转(身shēn)要走,钱若华又道:“且慢。你可要记得此人脾气古怪,哪怕你心里再是不屑,也不要露出来。不然,他就不会卖与你了。”吴师弟应声而去,钱若华走到(床chuáng)边站了一站,向(床chuáng)上躺下。韩一鸣静静站在一边,看着他躺在(床chuáng)上,心里真是百味俱全。钱若华已不复当(日rì)的意气风发,虽说算计依旧,可看上去已有了风烛之态。看他这样的虚弱,真不知何时就会寂灭。韩一鸣这时要杀他,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想起当(日rì)他对灵山下的毒手,他手持灵山宝剑时的模样,韩一鸣又恨得牙根痒痒。再想到此人心思深重,平波对灵山所做的恶事全有他的影子,不由得恶自胆边生。手指轻轻一动,忽然心中响起星辰的声音:“掌门别理他,留着他有用呢。”

    一句留着他有用,韩一鸣按下了心头的念想,忍住了想上前报仇的打算,依旧站在一边。那边钱若华静静的没有声息,他就如同死了一般,声息俱无。韩一鸣不论怎样看,也觉得他这样活着比死强不了多少,心里的愤恨稍减,依旧站在一边等着那吴师弟回来。这一等等了许久,天黑后,那吴师弟才匆匆回来。

    那吴师弟一脸的火气,径直走入屋内,先就走到桌边倒了一盏茶喝下,然后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钱若华听到他回来的响动,已坐起(身shēn)来问道:“师弟,如何?”那吴师弟骂道:“这老不死的。现下说什么也不让我进门了。我站在门外好话说尽,唾沫都讲成了丸药,他都不理我!”钱若华道:“莫不是他不在家?”吴师弟道:“他明明就在家,看到我去,他返(身shēn)就进屋去了。我是按捺(性xìng)子,师兄嘱咐过的,没与他翻脸,就站在门前与他好说。要依我的(性xìng)子,直接打进去,看他还敢不敢装腔作势!”钱若华道:“师弟吃了闭门羹,受委屈了。这人脾气是不好,气(性xìng)也大。但他手上那些宝贝,真要送到师父面前了,师父必定夸师弟能干,这样的宝贝都弄到手了。少不得咬牙忍耐,不要与这样的粗人计较。”那吴师弟道:“师兄说的是,若不是看在这些宝贝的面上,谁理他呀!师父他老人家夸不夸我,我也不在意了。这样的宝贝,我们不弄到手,自然别人也会弄到手的。”

    钱若华道:“正是这个话。因此师弟少不得忍耐些,再去一回。他总是相要将那些宝贝出手,才会拿出来让人看到。咱们不要与他一般见识,东西到手了,他还算个啥呢。”吴师弟叹了口气道:“师兄说的是,既然师兄这样说,那我就再去,总要将那些东西弄到手。说起来也奇了,咱们天天找寻这些物事,连个踪影都看不到,偏偏他却有好几样,这真是令人不知说什么的好。”钱若华道:“你也知这些物事是宝贝,宝贝现世是讲求机缘的。我仔细看过那陈老泉,就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人,没什么稀奇的,也绝没有半点修道的灵气。他口中所说的,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这些宝贝一下都现出世来,也令我有些不安。”

    吴师弟道:“师兄不安么?咱们派中收寻这些宝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时候有宝贝出来师兄反倒不安了,真令我想不通。”钱若华道:“我担心别是一个(套tào)儿,让咱们往里钻的。”吴师弟道:“可师兄你又说那些宝贝真是宝贝的,要是个(套tào)儿,要拿出这许多宝贝来么?”钱若华道:“师弟,若这宝贝都是这陈老泉的,那还罢了。可若是这些宝贝都是同道中人的,你可想过,能有这些宝贝的,会是什么样的同道?”那吴师弟愣了半晌,方道:“师兄,你的意思,这陈老泉是同道中人?”钱若华看了他片刻,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样,但片刻之后,依旧道:“我不是说他是同道中人。这陈老泉我看了半晌,就是个寻常人。但我不能不有这个疑心。你想,这许多宝贝都在同一个人手上,你难道便没有一线疑心么?”吴师弟道:“可是师兄,他不是说,不是说。”钱若华冷笑一声:“他说你便信了?我们可会与他说我们拿了这些宝贝有何用?”吴师弟道:“不会。”钱若华道:“着呀!即便是说,我们也不会说实话。因此他说什么,你听听便罢了,不要信他。若这些物事是他零零星星拣到的,这人运道真是极好。若这些物事是他人交与他来卖的,我们须要得知此人为何人。唯有这样,方能知晓此事是好事还是坏事!”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