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一六、真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那陈老泉想了一想道:“这几件宝贝我也不知晓值多少。”那汉子看了钱若华与吴师弟一眼,道:“二位就看着给罢。”这一来那吴师弟也不知说什么好了,看向钱若华。钱若华微微一笑道:“这几件物事要说是宝贝么,也有点……”话音未落,那陈老泉十分不快,立刻就将布包包了起来,板起了面孔道:“不卖了!不卖了!”

    他动作极快,立刻就将布包赛回坛子当中,将坛子抱起,转(身shēn)出去。钱若华也一愣,那汉子赶上几步,拉住陈老泉道:“陈老泉,你这脾气,几十年了还是不改。人家不过说一说罢了,你就听一听,又能怎地?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才是买卖。”那陈老泉瞪着他道:“我不高兴卖与他了,你待如何?”那汉子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陈老泉径自走出屋来,向屋后走去,也不理屋内三人。那汉子讪讪地道:“这老东西就这个臭脾气。”钱若华咳嗽两声,那吴师弟看了看钱若华道:“师兄。”钱若华道:“先回去罢。”站起(身shēn)来。韩一鸣虽做了结界,却依旧闪在一边。这时钱若华站起来与他站了个面对面,只见钱若华面色灰白,两眼也没了从前的光彩,想来星辰烧了杜超的灵发后,他的伤势就再无起色了。这世间能自千钧斩下逃得(性xìng)命已要算他运道好了。但即使有七环宝镜挡了一挡,千钧斩还是将钱若华打成重伤,若不是杜超施以援手,只怕他早就寂灭了。

    看到钱若华如今这样,韩一鸣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快意。诚然他不曾亲眼见到钱若华杀害灵山同门,但无疑他没少在背地里下手。即便灵山是魔,也不曾害过他们一星半点。至少就韩一鸣所知,灵山不曾害过这些修道之士,他们却对灵山赶尽杀绝!对着这样的钱若华,韩一鸣半点也同(情qíng)不起来,只是冷冷看着。钱若华与那吴师弟一同走出门来,那汉子跟在后面道:“这可怎么才好!”韩一鸣知晓他是拿了钱若华的金锭,有些过意不去。钱若华哪里以这么一个金锭在意,与那吴师弟一同走出门来,走了一段路,对那汉子道:“我们先回去了,你且去罢。”

    那汉子手伸进怀里,有些舍不得拿出来。钱若华道:“难为你跟我们跑一趟,金锭就不必退回了,就当你陪我们跑一趟的酒钱罢。”那汉子松了口气,满脸堆笑道:“是是,二位真是贵人。”停了一停,道:“二位可还想买他的宝贝,真要想买,我过后再来与他好好说道说道。”钱若华淡淡地道:“不必啦,也不是什么好宝贝!”那汉子脸上略有些挂不住,钱若华已转(身shēn)叫了吴师弟就走。

    韩一鸣不远不近跟着,这边一走,那汉子也就走了。一路上钱若华一声不吭,那吴师弟十分气馁,二人走了一阵,走回城中,那吴师弟道:“师兄,我们回去罢。”钱若华道:“不急,你去找个下处,我们先住下来。”那吴师弟道:“要住在此间?”钱若华看了他一眼,那吴师弟立时便道:“好,我这便去找。”他立刻就去寻找,钱若华咳嗽几声,左右一看,见路边一个茶摊,走过去坐下来。他是真不如从前了,韩一鸣冷眼看着他坐下片刻又咳了几声,那茶摊的摊主过来,钱若华要了一盏茶,喝了两口,吴师弟已匆匆而来,对他道:“师兄,我找到一家客栈了,师兄这一路辛苦了,随我去先歇一歇。”

    那吴师弟寻到的客栈不大,开在背静处,钱若华一入屋内,便躺下了。那吴师弟忙前忙后,让店家准备茶水饭食,韩一鸣跟随着进了客栈,静静站在一边看着钱若华。以钱若华这虚弱形状,他想要了结他,真是易如反掌。只是韩一鸣并不想动手,与其给他一个痛快的了断,莫如让他自生自灭。看他活得这样辛苦,韩一鸣反倒愿意让他就这么活下去!

    那吴师弟忙了一阵,回到屋内,将屋门关上,对钱若华道:“师兄,你可还好?要不,我将真元吐出来,你……”钱若华静静坐了片刻,道:“好,你吐些真元出来罢。”那吴师弟在椅上坐下,盘膝宁神,过了一阵,嘴唇微动,一团光晕自他口中吐了出来。这光晕不大,光泽也不甚明亮,幽幽的浮在空中。这就是吴师弟的真元么?韩一鸣虽不曾见过真元,但看到这团光晕,再加之听到他们的话,已知这就是吴师弟的真元了。吴师弟吐出真元后,便僵在椅上,一动不动。钱若华对着那光晕看了一看,撮唇一吸,那团光晕对着光飞过去,飞到他(身shēn)前凝住不动,钱若华对着那光晕吸个不停。

    过得一阵,光晕之上星星点点溢出点点星光来,钱若华将那零星的星光都吸了进去,对吴师弟道:“师弟,好了,你速将你的真元收回。”他话音一落,那团光晕便对着吴师弟飘来。飘到吴师弟面前,吴师弟张口将真元吸入口中,过了一阵,才动了动手脚。钱若华道:“师弟,有劳你了。”那吴师弟道:“师兄说哪里话来。倒是我不好意思了。这么大老远将师兄拖来,却不是什么好物事,让师兄白跑一趟。”钱若华道:“师弟,你这就见外了。”吴师弟叹了口气道:“师兄(身shēn)体现下这般,本就不能远离师门。师兄跟我到了这里,若是真买到了宝贝,那也不枉师兄跑这一趟,可偏偏不曾买到。唉!”韩一鸣一听这话,便知这吴师弟没有慧目,并不知道那些物事都是宝贝。吴师弟没这眼力,钱若华可不见得也不识得。果然片刻之后,钱若华道:“再去见见那陈老泉,好好与他相商,让他开个价罢!”吴师弟愣了一愣,钱若华道:“你且去便是。回来我再说与你听。”那吴师弟起(身shēn)来道:“好,我这便去。”他走了两步,回过头来道:“师兄,那果真是好宝贝?”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