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一四、宝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跟在后方,忽然想起杜超来。钱若华当(日rì)伤在他的宝剑之下,便是杜超救回来的,杜超的灵发被星辰焚毁,不知于钱若华可有影响。杜超比之钱若华,那真是天差地别。可惜了他那(身shēn)医术,那是谢子敏师兄悉心传授的。忽然感喟不已,这二人皆是妙手回(春chūn),也都心无杂念。杜超说走便走,哪怕要担当师门的责罚,他依旧追随谢子敏而去。谢子敏也没有门户之见,想的是将自己的医术传下去,悬壶济世。想到谢子敏师兄,韩一鸣心思越发坚定,灵山绝不是魔道!能出这样的师兄,就不是魔道!

    那吴师弟引着钱若华走入城中,穿过几条街道,径直来到一所小小宅院前。这宅院粉墙黑瓦,一边有小溪轻流,另一边种了一排垂柳,几株桃树,十分清幽,与先前所见的(热rè)闹全然不同,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模样。那吴师弟走到一扇木门前,叩了几记。钱若华四周一打量,也站在一边。韩一鸣打量了钱若华两眼,他面色依旧灰白,想是杜超寂灭后没人再能治他的伤,因而他一直不能恢复如初。看见钱若华,不(禁jìn)觉得他活该。他没有少算计灵山,虽未见他对灵山弟子下手,但他手持碧水宝剑的(情qíng)形一直让韩一鸣深恨。即便自己抢回了碧水宝剑,也不能忘怀那时的愤怒!

    那小院院门打了开来,一个中年汉子站在门内,对着门外看来。那吴师弟道:“先生请了。”那汉子对他道:“你又来寻我,有何贵干?”那弟子笑道:“先生曾与我说起,见到过一件异宝,我特意请了师兄前来,想请先生引我们去看上一看。”那汉子摇头道:“不成不成,那厮脾气古怪,眼里只认得钱,对我们这些人,压根儿就看不上,且说话也难听,我不去!”说着便要关门。那吴师弟连忙道:“先生若是带我们去,也少不了先生的好处呀!”那汉子听了,顿住手,道:“有甚好处?你且说来听听!”那吴师弟转回头来对钱若华道:“师兄。”钱若华眉头皱起,却也只是片刻间便笑道:“先生若是肯带我们去,无论是不是异宝,我们皆会给予先生酬谢。绝不会让先生白跑一趟。”

    那汉子对他们看了一眼,道:“什么酬谢?”那吴师弟看着钱若华,钱若华道:“先生若是肯带我们前去,这就是先生的。”他伸出手来,手上一个金锭。那汉子一愣,钱若华又道:“若是好宝贝,还有这样的一份,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先生白跑一趟。”那汉子对着金锭,再不是之前的冷淡,道:“好,那我就带二位走上一遭罢。”他走出院来,关上院门,向着一边道:“二位这边请。”先向着那边走去。钱若华转回头看了吴师弟一眼,眼中全是不屑。那吴师弟小声央求道:“师兄,你先去看看再说!”钱若华微微摇头,那弟子又道:“师兄,师兄,师父他老人家看了一定会欢喜的。”钱若华看了他片刻,看了看那汉子,跟着那汉子就走。韩一鸣无声无息跟在后方,跟着他们穿出城去,向着城外的一处河边走去。

    沿着河边走了一阵,已远离人声。再走得片刻,已见一所孤伶伶的茅屋伫在河边。那汉子回过头来对钱若华与吴师弟看了一看,指着那茅屋道:“就是此处了。”钱若华四周看了一看,取出金锭,递给那汉子道:“多谢。”那汉子接过金锭,却不走开,只站在一边。钱若华略有些意外,转(身shēn)对那汉子道:“我自去向屋主请教,就不劳烦你了。”那汉子道:“这位屋主是位老人家,脾气古怪,若不是熟人,断不肯将宝贝轻易示人。我带了道长来,又收了道长的谢礼,自然是要让道长见到真着的。请道长这里等着,我就去敲门。”钱若华眉头微微皱起,却也不言语。

    那汉子走到茅屋前,对着茅屋叫道:“陈老全,陈老全。”茅屋内并无声息,那汉子又走到茅屋前看了看,那茅屋门合着,并未挂锁,汉子走回来对钱若华道:“他想必是出门去了,不曾挂锁,走不远的,二位稍等。只怕一会儿便来了。”钱若华一声不出,神(情qíng)冷淡。那吴师弟却道:“好,好,我们在这里候着便是。”韩一鸣一看钱若华面无表(情qíng),便知他对这吴师弟所说的异宝十之**不信。只不过碍于同门(情qíng)面,不便说出来罢了。那吴师弟倒是四周张望,急切之(情qíng)可见一班。站了一阵,远远的河湾那边走来一个人。那人一(身shēn)布衣,衣袖裤脚挽起,赤头上戴着一顶竹笠,肩上挑着一根扁担,赤了双脚,摇摇晃晃向着这边走来。那汉子道:“来了,这就是屋主。二位请稍候,让我告知他二位是来看宝贝的。”钱若华已有些不耐烦,道:“不必劳烦你了。我们自行说与他。”那汉子对着钱若华看了看,道:“你是当我问他一句,还会向你们要银子不成?我看你们是诚心要他的宝贝,才带你们来的。他都来了几回了,若不是诚心要,怎会来几回?”他一指那吴师弟,那吴师弟苦笑道:“着实是这陈老泉太古怪,我不曾看见。”那汉子道:“着呀!我与陈老泉极厮熟,让我替你们问上几句,好过你们说话,他都不理你们!”

    钱若华不说话了,那汉子赶上去,对着那陈老泉道:“老泉,今(日rì)我带了人来看你的宝贝。”那陈老泉白了他一眼:“我哪有宝贝,你不要无中生有,我没有宝贝!”那汉子笑道:“你就不要跟我瞎混了。我又不是外人。你前些(日rì)子给我看的那几样宝贝,你说近来手头艰难,想要换点银子花花,我这里有一个主顾,可就是冲着你的宝贝来的。你可不要错放过机会呀!”陈老泉断然喝道:“我何时给你看过什么宝贝了?你可不要胡说八道!”那汉子笑道:“你喝醉了就忘记了?那天我带了两瓶酒来叫你一起喝,你还炒了两个菜,我们喝到后来,你拿出来给我看的。说是夜里会放光,不知是什么宝贝,若是有人要,就拿银子来买。我这里帮你找到主顾了,你倒不认账了,你这不是害我么?”

    ----------------------------------------------------------------------------------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