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一一 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默默无语,明晰的话令他细想,将自己上灵山至今都想了一回,才对明晰道:“师兄,你今(日rì)说了,我才知灵山原来是魔道。可我自上灵山起始,没有见过一桩一件事是所谓入了魔道的。灵山没有害过一个人,灵山也没有因为修道而残害生灵。就我所知,从前除魔之时,灵山师长们与诸派一般无二的诛魔。就这样,灵山依旧是魔道么?难不成各派的师长都没有眼睛?不知灵山与诸派无不同么?”明晰叹了口气道:“师弟,你所说的这些,我都问过我的师父,我也如你一般这样去问的。我并未见过师叔的灵力天成,我入梵山之时,师叔早已离开梵山派数百年了。但弟子当中对于师叔的传说不少。说起来,我派中的师兄弟们,对师叔的景仰,可远超对他魔尊名头的恐惧!”韩一鸣愣了一愣:“魔尊?”

    明晰道:“是,同道中一直是将灵空师叔当作魔尊的。被认为魔而称为尊的,这几百年来,师叔还是头一位!可见师叔的灵力多高了!不要笑话我们,我们这些小辈,对师叔那是钦慕不已呀!”韩一鸣微微叹了口气,自己对师祖的灵力不也一样钦慕么?明晰道:“我曾问过我师父,为何师叔会被称为魔尊?师父答我,魔是他们对师叔的羡慕与嫉妒,尊是师叔灵力天成,不得不以之为尊。我师父,是很以师叔为傲的!”

    韩一鸣万万没料到自明晰口中说出来的种种,全然与自己的所知相反,起先是震惊,之后是默然不语。明晰自然与平波不同,他绝不会凭空诬指师祖为魔。可要自己立刻就全都相信,却也是万万不能。明晰道:“我知晓你迟早会来问我。我也曾想过如何说与你听,我本是极敬重灵空师叔的。若按世俗的眼光来看,灵山着实是魔道。却又与所谓的魔道不同。”韩一鸣挣扎半晌,问道:“果真不同么?”自打他上灵山以来,所见灵山的一切,皆没有半点能归入魔道当中,因此这时听到灵山是魔道,无异于晴天霹雳。

    明晰道:“全然不同。寻常修道师弟见过么?”韩一鸣摇了摇头,他还未到灵山前不曾见过,到了灵山后,见灵山的师兄师姐们修行,清静飘逸,半点不染尘埃,心中认为这才是正道。而灵山之外的修行,他也着实不曾见过,无从比较。明晰道:“寻常的修道,除却强(身shēn)健体,就是清静无为。再有就是烧丹炼汞,服食些异物,下一辈的修为,来自于上一辈去世前的传功,当然了,自(身shēn)也是有修为的,但师父临死前传功,更加重要。”韩一鸣道:“因此,平波食仙芝,就是对的,是么?”明晰点了点头道:“在寻常修道者看来,这就是对的。连自己烧出来的仙丹都要服下,何况是异样灵物。”韩一鸣忽觉无比讽刺,那米道人也是对的了?这些都是正道,灵山这样与世无争、全凭自己修行反而是魔道?明晰看他神色变幻,知他对灵山是魔道一事还不能全然接受,对他道:“师弟,这世间许多事,约定俗成之后,别的就都被归为邪门外道了。灵山出现时,这些定规已在世间存在千年以上,或许更久。灵山与这些不合,另辟蹊径,自然就成为了众矢之的。在此(情qíng)况下,我对灵山真是景仰之极,可我却不能改变同道的看法。”

    韩一鸣淡淡一笑道:“就因为嫉妒,灵山就成为了魔道?果真如此,那我也明白了。这世间就是如此,我甘愿在灵山为魔!”明晰道:“师弟,你才修行了三年,就已经灵力强大。你可想过许多修道的同道修了几百年,也比不过你。修道本就是漫漫长路,其中的枯燥乏味,遇上智知二障时的无奈,你不曾体会过!当然,我也不曾体会过,因此我对他们有些怜悯。”韩一鸣道:“怜悯?”明晰淡淡一笑道:“是怜悯。”他顿了一顿道:“师弟,你是灵力天成,只要一点即透,学法术简直是信手拈来,对么?”韩一鸣点了点头,于他而言,许多法术只需听上一遍,便会了,最难的莫过于千钧斩,却也是很快便会了,因此没什么难题。明晰道:“我也是这样,最难的一个法术,我只学了七天,别的法术一听便会。可我看过许多同门,许多法术我在他们后学,我会了,他们还在苦苦思索,甚而我会了数年之后,他们依旧不会。我曾问过我师父,这些法术果真有这样难么?我师父说于他们,真有这样难。而于我这样简单,是因为我没有智知二障。”

    韩一鸣道:“我也听过这个。但我所知晓的,是我听到了所学法术的根本。”他停了一停,仔细思索片刻,道:“师兄,简而言之,我听到了法术的本来面目,而师兄们听到的,却与我不同。此时我亲眼所见,当年灵山选新任掌门时,我大师伯说了一句话,让弟子们各自写下来,写对了的,就担任灵山掌门。除了师长们外,只有我与丁五师兄写对了。因此丁师兄担任了灵山掌门。”明晰点了点头道:“着实是这样,这就是智知二障。同门受各自的智知二障所限,不能真切的理解法术,因而法术于他们而言,难之又难。那同道呢?这样的(情qíng)形就更多了。因此我常常怜悯他们,不与他们争执。”

    明晰喝了口茶,接着道:“灵山之中尚且如此,灵山与别派的差异可想而知了。灵山挑弟子,一定要与灵山有缘的弟子才收录门中,与灵山有缘的弟子入了灵山,就有修行进境。就算在灵山并不出色,但在同道之中,也是极为出色的。这样的例子在灵山多得不胜枚举,就不必我来列举了吧。这样的灵山派,不招人嫉恨才怪。”韩一鸣道:“师兄的意思,是因灵山太过出色,招得人人嫉妒,因而被归为魔道么?”明晰道:“就我而言,就是如此。我也不曾听说过灵空师叔有什么贻害世人之处,但灵山的出色无庸置疑。世间这许多同道皆有修行,却只有灵山能到这一步。你可知有多少同道对灵山望而不得?”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