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一零九、同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明晰眉头皱起,想了一想,道:“师弟,你听别人说了什么?”韩一鸣叹了口气道:“师兄,我不曾听别人说什么。哦,只有同道说过一句灵山邪魔外道。那也只听过一回。但当(日rì)灵山没了的时候,那许多同道都跟在我们(身shēn)后,专意就是与我们过不去。这是我最难明了之处,难道他们跟在我们(身shēn)后,要致我们于死地,就不是作恶么?这许多人作恶,还作得理直气壮!”明晰叹了口气道:“师弟,此事很难分说。”韩一鸣看他这样慎重,料着其中有许多不为人知之事,对他道:“师兄,我不能去问别人,惟有师兄能让我信服。请师兄明白告知,我也知晓灵山将来应如何应对。”明晰又叹了口气,道:“师弟,此事极难分说明白,我说与你听,但我说不明白之处,还请见谅。”

    停了一停,明晰道:“灵空师叔最早是师从梵山派,后来因修为上与梵山大相径庭,而灵空师叔的修为,又奇高,因此师祖准许他离开梵山派自己修行。”韩一鸣道:“我师祖不曾做过于梵山不利的事罢?”明晰道:“那倒不曾做过。”韩一鸣道:“那是否我师祖在建立灵山时,做过于梵山不利之事?”明晰断然道:“不曾。”韩一鸣正想再问,明晰道:“师弟,你今(日rì)想要问我之事,我已知晓。我一直知晓你迟早会来问我,因此也一直等着。也好,既然师弟今(日rì)来问了,那我们正好说个明白。”

    他神态凝重,令韩一鸣有些意外,却也立刻便道:“还请师兄指点。”明晰道:“师弟,我叫你一声师弟,乃是因灵空师叔离开梵山派后,我派师祖不让我们再以灵空师叔实在的辈份来称呼。灵空师叔离开梵山后,另立了灵山,成了一派开山鼻祖。我师父遵从师祖之意,不再以师弟待之。不然,你怎么也要叫我一声师叔的。”韩一鸣点了点头道:“师叔。”明晰叹了口气道:“不必真叫我师叔,我师父也没有让你称他为师伯祖,你就叫我一声师兄,已足够了。”韩一鸣道:“多谢明晰师兄。师兄说起这个来,我倒有一句话要请教师兄。我师祖是否被梵山派逐出师门了?”

    明晰道:“那倒不曾。说起来这些事我也是听师父说的。那时还没有我呢。灵空师叔离开梵山派,乃是他灵力天成,师祖看出以师叔的灵力修为,迟早成为一派的开山鼻祖,因此让师叔离开的。师弟,如今我师祖师父早已寂灭,我说的话或许也不全对。但我只是以一派掌门的(身shēn)份来说。若是我派中有一名弟子灵力师叔那么高,修为又在我之上,我只有两条路子可走。要么让他来担当本派掌门,要么就是让他离开本派去重新开山立派!”韩一鸣愣了一愣,不(禁jìn)想到星辰。明晰道:“师弟,你明白其中的缘故么?”

    韩一鸣轻轻摇头,却又点了点头。明晰道:“若是有那么一名弟子有这样的灵力,他不担承掌门之责,那就是置(身shēn)事外了。这样的弟子,要么有许多同门服他,要么就是同门都不服他。不止同门,连同道都不会服他。师弟,修道之人也是人,七(情qíng)六(欲yù)都堪破了么?未必!尤其嫉妒这一关,很难堪破。以我而言,同门之中若有这样的弟子,师兄弟们都向着他,对他言听计从,那我这掌门可就难当得很了。若是弟子辈,那还要好些。若是平辈,他不愿担当掌门,那他就必须从离开本派。”

    这个韩一鸣倒不曾想过,明晰道:“再者,有这样本事的同门,迟早都会当上掌门。若是我能让出掌门之位,那还可以少些争端。可并非所有的人对掌门之位都不放在眼中,都能让出掌门之位,那派中的争端可想而知了。因此师祖就让灵空师叔离开了梵山,倒不是逐出梵山,因灵空师叔没什么错处,只是灵力天成,高于寻常弟子。”韩一鸣道:“师兄,这里我有许多事不明白,我说出来师兄勿怪。”明晰道:“师弟,你若有什么要问的,就都问出来,只要我晓的,知无不言。”韩一鸣道:“师兄,灵力天成是多么难得,为何不选我师祖担当掌门呢?”明晰想了一想道:“师弟,灵空师叔入我派的时刻不长,并且灵空师叔入我派时,我师父已选定了新任掌门,那就是我师父。彼时派中同门都知晓新任掌门是我师父了。这时再换人,必定会引起许多争执。我师父那时在同门之中是颇得赞许的,这个时节换了灵空师叔,那许多同门一定会非常不满。”

    韩一鸣立时想起司马凌逸来,他当年所说的,也正是明晰今(日rì)所说。明晰道:“实则我师父知晓灵空师叔的灵力高于自(身shēn),也曾与师祖说过愿意将掌门之位让给灵空师叔。但师叔不同意,说灵空师叔灵力天成,成就一定比梵山派高,就让师叔离开梵山另去开山立派罢。说起来,我是很佩服师祖的远见的。灵空师叔的灵力那时没有显现出来,我师父说过,只显露了十成中的三成。但师祖却已看出师叔的不凡,师祖的眼力与远见着实非我们所及。灵空师叔也就离开了梵山派,后来开立了灵山派。说起这个,我师父也是非常佩服的。师叔空手建成灵山,着实令我们无限向往。但也因师叔自己建了灵山,梵山派才没有分崩离析。”韩一鸣默默无语,司马凌逸当(日rì)就是这样,若真的让他离开灵山,或是自己离开灵山,是不是就不会有平波越过灵山结界,能免去灵山的灭顶之灾?

    他默不出声,明晰也收住了口中。片刻之后,韩一鸣道:“师兄,我在想,若是当年我离开灵山,灵山是否就不会走到今(日rì)。”明晰摇了摇头道:“师弟,若是你当年离开灵山,灵山只怕比今(日rì)都不如。”韩一鸣十分意外,明晰道:“你不是灵空师叔,而灵山的新任掌门也不是我师父这样的人。你想,若是你离开灵山,谁会担当灵山掌门?丁五师兄?还是司马师兄?”韩一鸣道:“我心中对丁师兄的推许更多些。”明晰道:“我很看好丁师兄,但绝不会是丁师兄。司马师兄心(胸xiōng)不如我师父,可灵山的师长辈们太厉害,以致弟子就没那么出色了。”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