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九九 情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忽然眼前一亮,一道火光直扑过来,韩一鸣收摄心神,只见金龙(身shēn)周多了一圈火光。金龙(身shēn)躯扭动间,火光照耀天地。那火光是淡金色的,没有一点(热rè)意,看上去只觉森冷异常。

    白狮(身shēn)上雪白的狮毛已被烧去了好几块,冒着焦烟,有的地方灰黑。白狮一对碧眼中怒焰升腾,原地转了几圈,一道光焰如轮自它(身shēn)上发出,在它(身shēn)周形成一个圆圈不停转动。韩一鸣还未明白来过,已听星辰道:“就是这样,为何要到现下才有八宝莲轮出来?还那么小?”韩一鸣道:“何为八宝莲轮?什么那么小?”星辰道:“掌门不知,八宝莲轮为白狮多年修持的结果。白狮乃是罕见的灵兽,天地间灵兽不少,龙都有那么多条,而这白狮,就只有这一头。若是这一头死了,瞑化之后,不知要多少年,才会另有一头白狮出现。只是这头白狮被我遇上了,是我的好运气。它修持的时候不短了,但八宝莲轮却到现下才出来,可见它也还是头幼兽。正好正好,我正想要白狮呢!它的八宝莲轮就如同掌门的护(身shēn)灵盾,只不过掌门的护(身shēn)灵盾是要借异兽的鳞甲而成,而它的护(身shēn)莲轮,却是它自己修出来的。只不过看它什么时候出来了。并且出现了也要看有多少瓣,这才六瓣,还小呢!”

    韩一鸣细看,八宝莲轮果真形状如莲瓣,转动起来,看上去但觉头晕目眩,哪里数得清莲瓣?八宝莲轮一转,金龙的火光立时被压住,白狮一声怒吼,四脚一蹬,(身shēn)形长大,展开蹄足,对着金龙直奔过去。白狮奔跑起来(身shēn)形起伏,转眼来到金龙面前,怒吼一声,抬起一只蹄足对着金龙就挥过去。金龙龙(身shēn)围成一个圆,盘绕一圈,一道火光自龙头直燃到龙尾,数道火光就打在白狮(身shēn)上。瞬间白狮(身shēn)上就燃烧起来,星辰急得一跺脚:“真笨!”手一挥:“小乖,上。”一道寒光闪过,小乖从结界中脱(身shēn)而出,(身shēn)躯扭动,带着一道森冷蓝光,已扑到金龙面前。

    小乖带着的寒意立刻就将白狮(身shēn)上的火焰压了下去。小乖(身shēn)形扭动,一道雪光从龙角直亮到龙尾,扭动的(身shēn)躯上,一道冰晶正由龙头向着龙尾生出来。小乖本就带着沁人心脾的蓝色,(身shēn)上多了这一层晶莹的冰晶后,如同冰雕雪琢一般晶莹剔透,十分美丽。星辰道:“掌门,小乖好看吧?”韩一鸣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层冰霜,他曾在小乖(身shēn)上见过。小乖龙爪伸出,爪尖闪电道道,对着金龙一挥。

    韩一鸣只觉肌肤辣辣作痛,小乖这一挥,竟让结界内的他感同(身shēn)受。只听得一阵刺耳的“喀啦”声响,金龙的几片龙鳞已被抓破。韩一鸣惊道:“星辰,小乖这样厉害?”星辰道:“小乖有着龙与蛟的灵力,它还有蓝龙灵力,今(日rì)之后,它还会有金龙的灵力,它比金龙可要厉害多了。”韩一鸣道:“你与我说过,尊者就是另一条蓝龙。”星辰道:“没错。”韩一鸣瞬间明白为何青龙对逍逸与洛月千里追杀,又为何一定要白龙与金蛟。星辰就似看透了他的心思,道:“小乖与灵悟的灵力,将来都高于尊者。只不过它们还小,一旦它们长大,灵力显现出来,就不会再怕那条黑泥鳅。”韩一鸣道:“可它们还小!就这样出现,尊者会追过来的!”

    星辰转过头来道:“掌门,有我有你,难道还怕它?”韩一鸣瞠目结舌瞪着他,星辰道:“看,小乖是不怕金龙的!”韩一鸣转头看去,只见小乖已与金龙扭在一起。金龙浑(身shēn)火网,小乖则裹挟着一(身shēn)冰霜,扭动之处,天幕已是灰黑。湖水浮在天空中,被它们扭动中撞为碎雨四散开来。落在地上,有的冻为冰珠,有的是火珠。白狮也挥爪扑上,只是金龙被小乖缠住,它下爪不得,围在四周奔走,急着探出巨爪去,却又收回来。韩一鸣道:“白狮认得小乖么?”星辰道:“它不认得。但小乖是冲着金龙去的,白狮知晓小乖是帮它的,因此不会伤害小乖。”韩一鸣道:“那白狮可没有小乖厉害。”星辰白了他一眼:“掌门,小乖将来是东方之主,自然厉害。可白狮也很不错了,我就喜欢白狮!我从前就想要只白狮,它就是坐骑,不必如小乖一般厉害,可却一直求而不得!”韩一鸣道:“你从前?”星辰道:“就是受伤前。”韩一鸣道:“那,你今(日rì)能不能把白狮收入囊中?”星辰道:“我怎样也要将它收入囊中!我要让它心甘(情qíng)愿地跟着我!”

    他转回头来道:“就像阿土跟着掌门一样。阿土是心甘(情qíng)愿跟着掌门的,因此掌门让它去跟着青竹标它就去了。因为那是掌门要它去做的,它愿意为掌门去做。”韩一鸣道:“若它不心甘(情qíng)愿的跟着你,会不听你的话么?”星辰回过头来道:“掌门,若是它不心甘(情qíng)愿地跟着我,不止不会听我的话。它不会救我于水火,甚而会在紧要关头抓我一把。掌门你想,若是你全心全意对敌,阿土从背后咬你一口,你还能赢么?只能输了罢!因此我一定要它心甘(情qíng)愿的跟着我。”韩一鸣看了看白狮,白狮正好瞅了个空,巨掌伸出,拍在金龙(身shēn)上。片刻之间白狮雪白的巨掌上就多了几块黑焦,已被金龙的火网将它的巨掌上的白毛燎焦了几处。

    星辰眉头微皱,韩一鸣道:“白狮帮不上小乖,你要不要出手相助?或是由我出手相助。”韩一鸣说到出手相助,略有些忐忑,虽说知晓自己修为比之从前已是差异极大,但说到相助,面对白龙,真不知该如何下手。哪知星辰却道:“好呀,那掌门就先出去试上一试。”他眼睛将鸣渊宝剑看了一回,道:“鸣渊宝剑用来屠龙正好。”说着,小手双指相擦,“啪”的一声轻响,韩一鸣已觉眼前一暗,他已不在结界当中,而是站在了结界之外。

    一站出来,一道灵光一闪,蓝龙灵盾已自他(身shēn)后转了出来,将他围住了。韩一鸣真是将星辰恨得牙根发痒,一声不吭,又将他推出来了。向金龙看去,才发现金龙比自己在结界中看到的大得多。纵有灵盾护(身shēn),依旧觉得衣裳被拂得噼啪作响。金龙正与小乖扭成一团。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