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九八、未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一下要这么些,韩一鸣有些震惊,忽然一声霹雳,却是金龙龙爪伸出,对着灵悟就伸了过去。金龙五指之间霹雳闪烁,韩一鸣心一下提了起来。却见灵悟细长的(身shēn)子一扭,已扭到了白狮(身shēn)边,白狮蹄足轻踏,迎着金龙走上前来。金龙的一道霹雳砸在黑土上,炸得泥土翻起,但却没砸在灵悟(身shēn)上。韩一鸣舒出一口气来,青龙无(情qíng),它座下的白龙金龙都无(情qíng),但白龙金龙都已成龙,灵力与灵悟绝不可同(日rì)而语,灵悟还小,怎么挡得住金龙的一击?

    星辰似是知晓了他的想法,道:“掌门,你不必着急,这里是白狮的地盘,它不会让灵悟在这里被金龙杀死。”韩一鸣一下回过头来,星辰道:“白狮在这里好几百年了,此地是它的地盘,在这里的灵物,都在它的保护之下。”韩一鸣一下就想起那些仙芝,灵山被毁后,那些仙芝不知去向何方。当时灵山同门所剩无几,韩一鸣哪里有心思去想到这些小人小马?这时才知它们躲在此间,就是为了白狮的灵力能庇护它们。!

    可灵悟是白龙与金蛟唯一留在世间的骨血,韩一鸣怎能坐视不理?两眼紧紧盯着结界之外。金龙一声长吟,隔了结界,韩一鸣也觉得脚下颤抖。白狮昂头狮吼一声,与金龙的龙吟汇在一起,韩一鸣不似当年那样连站都站不住了。但还是觉得(身shēn)周全是辣辣的风声,(身shēn)上衣裳也发出噼啪声来。韩一鸣向小乖看去,它静静浮在空中,一对蓝色眸子森然对着金龙。忽然白狮一跃而起,浑(身shēn)白光闪耀,抬起前爪对着金龙一拍。白狮爪尖闪烁寒光,一挥之下,几道寒光闪烁,对着金龙划去。

    金龙(身shēn)躯扭动,闪开寒光,冲着白狮直扑过来,张开龙口中,一道火光直扑白狮。白狮雪白的鬃毛落上火光,顿时焦黑。这一下狼狈不堪,白狮本来洁白得耀眼,这一下(身shēn)上有了不少焦黑,星辰眉头扭在一起:“真笨。”韩一鸣道:“你还不帮它?”星辰小手捏成小拳头,道:“我也想帮呀,但它怎么这样笨呢?金龙虽然厉害,它也不是打不过呀!”韩一鸣道:“白狮是金龙的对手么?我看白狮打它不过!”

    星辰小嘴一撇,“白狮也是灵兽,真要与金龙打起来,有些下风,却也不至于输成这样。”韩一鸣道“你不是喜欢白狮么,你就看着它被金龙打?打伤了怎么办?”星辰抬起头来,瞅了他一眼,韩一鸣道:“真打伤了,你还得给他治伤。被金龙打伤,伤可不好治呀!”韩一鸣看着星辰,他带自己来到这里,并且将鸣渊宝剑也偷了来,就是要来与金龙过不去的。不必星辰说出来,韩一鸣也知是这个结果。星辰想要这只白狮作为座骑,就必要要想法子降服白狮,他趁金龙来与白狮过不去时来收服白狮,也是(情qíng)理之中。

    就这片刻间,外面已是风雨大作,电闪雷鸣。金龙龙(身shēn)闪泽闪烁,长吟一声,听在耳中隆隆作响,韩一鸣骤然发现自己不怕龙吟了。从前龙吟一声,他耳中就轰鸣不住,甚而站立不稳。如今他站得稳稳当当,并未被龙吟压得站不起(身shēn)来。一时间狂喜,对星辰道:“我不再怕龙吟了。”星辰嘟着小嘴道:“掌门本来就不该怕龙吟,掌门这(身shēn)修为,可是让平波艳羡呀!只是掌门自己不知道罢了。”韩一鸣道:“你知晓么?你知晓什么?”

    星辰不说话了,两眼看着白狮。韩一鸣道:“你知晓什么?”星辰一定知晓许多他不知晓的事,韩一鸣心中有许多疑问,星辰一定能解开他心中的许多疑问,怎奈他就是不说。可这许多事自己都不知晓,心中难以安定。看星辰眼睛望着白狮,道:“你知晓什么?你知晓许多我的事,为何不告诉我?”星辰转回头来,嘟着小嘴对他看了片刻,道:“掌门,你不晓得天机不可泄露么?掌门,许多事时机到了,你也会知晓的。我要是泄露了天机,结果一定不好。”韩一鸣叹了口气,想起当年四海庄院那个道士。看了看星辰,他两眼又看着白狮,他才三岁多些,怎能让他因泄露天机而死?

    可这许多事在心头,却是让人担忧无限。韩一鸣总觉自己走在灵山的迷雾中,每每看到一点点端晲却又很快落入迷雾当中。平波与灵山之间的过往自己已经知晓了,而韩一鸣却觉得十分奇怪。为何灵山被平波损毁之后,没有一个同道指责平波?他看到元慧在万虚观出现时,心中就觉得十分不解。按理说平波不是什么好人,元慧虽然狡猾,却也不应与平波有过多往来,可偏偏看到他在万虚观出没,这就让韩一鸣心中不快了。

    这时静下心来想,才想起自灵山没了,万虚观倒是蒸蒸(日rì)上。香火鼎盛,门派壮大。想了一想,虽未见明晰与万虚观有什么往来,可是灵山没了的时候,也没见明晰为灵山说过一句话。灵山与梵山派还颇有渊源,他也不肯为灵山说一句公道话么?可是细心一想,却不止他,同道当中真没有一人为灵山说过一句话,这是何因?若说灵山十恶不赦,那还(情qíng)有可原。可他在灵山三年,由一个初入门弟子做到掌门,所见的同门与同门行事,全都十分出色,没有一丝半点危害他人,对同道礼让谦恭,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怎会不令人意外?今(日rì)看见元慧,韩一鸣才觉得有些异样,这时回想,果真就是如此。没有一个同道相助,没有一个同道为灵山说一句公道话,这是何因?忽然眼前一亮,一道火光直扑过来,韩一鸣收摄心神,只见金龙(身shēn)周多了一圈火光。金龙(身shēn)躯扭动间,火光照耀天地。那火光是淡金色的,没有一点暖意,看上去只觉森冷异常。

    a

    a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