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九六 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前方的星辰忽然消失了,韩一鸣也连忙落下地去。一落下来,已在一片树林当中,前方一口古井,星辰正站在那口古井上,对着下方拍手。他拍了几下,古井中传出一阵寒意,深深的古井深处,有了般的声响,听在耳中极不舒服。星辰又拍了两下手,古井中传出来铁链的“哗”声响,响声越来越大,过得片刻,古井口传来亮光,越来越亮,紧接着小乖自古井当中浮了上来。

    这是小乖,但与从前的小乖完全不相似了,小乖浑(身shēn)闪着淡淡幽蓝,龙鳞上都是月华般寒凉快的冷光,一对小小龙角晶莹剔透,有如水晶般隐隐透明。一对眼睛也变得深蓝,看一眼,就从心底凉出来。从前的小乖像鱼更多些,如今的小乖更像一条龙,(身shēn)上那红黑的大大斑点在幽蓝龙鳞下已淡去许多,若不是自己凝目细看,几乎要看不出来了。星辰道:“小乖,我们去吧。”小乖(身shēn)子一拧,龙吟一声。韩一鸣只觉吟声悠长,响彻夜空。星辰已一跃而起,向着来路回去。

    小乖(身shēn)躯轻摆,跟随在星辰(身shēn)后而去。韩一鸣连忙跟在后方。他不论怎么都赶不上星辰与小乖,星辰就是前方远远的一个亮点,如他的名字一般,就像一颗星辰在前方闪耀。小乖美丽的淡蓝光泽跟在他(身shēn)后,(身shēn)躯轻摆,如龙游浅滩。远远看去,小乖跟当年他见过的金龙也极相似了,小乖(身shēn)上也笼罩上了一层冷光,它已不是从前的小乖了。从前的小乖如一个孩子,会心碎的大哭,会满湖里打滚,能让万物生发。但它不像一条龙,如今的小乖,幽蓝美丽,更像一条龙,却再也不像从前的小乖,有孩子般的行径了。韩一鸣不得不喟叹一声,小乖真的长成龙了。

    来到山峰上方,星辰停住了,小乖与停住了。韩一鸣直追上来,只见星辰两眼看着小乖,口唇微动,小乖浮在空中,一动不动。韩一鸣站在旁边,看着星辰。片刻之后星辰一笑,道:“掌门我们下去吧。”他话音一落,整个人消失不见,小乖也向下游去。韩一鸣看着小乖,心里忽然说不出的难过。小乖看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似乎已经不认识他了一般。可细细一想,小乖的眼神与青龙座下的白龙金龙已经一模一样,难道,它已成龙了?可是大师伯当(日rì)说过,龙是要过了七(情qíng)六(欲yù)之后,才能成龙呀!

    星辰躺在湖边,伸手揪了一根草在手中轻轻捻动,韩一鸣在一边坐下,小乖静静地浮在空中,发出淡淡蓝光。韩一鸣忍不住道:“小乖。”小乖的蓝色眼眸向着韩一鸣望来,它的目光森冷,看着韩一鸣的眼眸没有了从前孩子般的调韩一鸣看着这双蓝眸,说不出话来。无疑这些年小乖过得并不好,在灵山时它无忧无虑,孩子一般顽皮可(爱ài)。但如今它蓝光闪烁,俨然已经是龙了,但韩一鸣还是怀念当(日rì)的小乖。

    小乖蓝色的眼眸转开,依旧静静浮在空中。韩一鸣叹了口气,星辰道:“掌门又叹气了。”韩一鸣道:“小乖再也不是从前的小乖了。”星辰道:“小乖就是小乖,它迟早会变成这样。”韩一鸣道:“当(日rì)在灵山,小乖天真可(爱ài),如同一个孩子。如今我看见它,总觉得它不再是孩子了,它是一条龙了。”星辰道:“掌门,小乖本来就是龙呀。不论它从前怎么样,它始终是一条龙。只是当(日rì)在灵山,它还小,怕它被那条黑泥鳅所杀,才把它的灵力困住了。如今它要成龙了,所以是这个样子。”韩一鸣奇道:“我当(日rì)听大师伯说过,要堪破七(情qíng)六(欲yù)才能成龙。”星辰微微一笑:“堪不破就不是龙么?掌门告诉我,堪不破它是什么?”

    韩一鸣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星辰道:“堪破七(情qíng)六(欲yù),它的灵力会提升中。可是堪不破,它依旧是龙呀。只是灵力不足罢了。”韩一鸣初次听到有人说大师伯说的不对,虽说星辰说得较为委婉,却明白告诉他大师伯说的不对。韩一鸣一时有些难以接受,可星辰说的也有道理,看着他说不出话来。星辰道:“你是想说前两任掌门都是这么说的对么?那肯定是不怪他们,他们说的也没错。但是就是小乖跟别的龙不一样,它已经体会过了七(情qíng)六(欲yù)。当然它没有完全尝过七(情qíng)六(欲yù),但它就是成龙了。”星辰小小的脸扬起来,对着小乖看了看,伸出小手,轻轻点了一下,他的指尖一亮,一道水波般的亮光将小乖罩在其中。

    韩一鸣道:“为何小乖不一样?”星辰笑了:“掌门,小乖本来就灵力非常呀,它比一般的蛟龙要有灵力多了。然后,我杀了蓝龙,让小乖和灵悟一起吸取了蓝龙的灵力,因此它跟别的蛟龙不相似。它已经成龙了,再小它也是龙!”韩一鸣大是惊异,看着星辰:“你是说,小乖和灵悟都成龙了?”星辰道:“是呀!掌门没料到吧。我也没想到。”他的脸上满是得意,韩一鸣一下五味俱全,这小儿着实厉害,真是他从未想到过的厉害,这样的法子,只怕之前从未有人用过。

    韩一鸣闭了闭眼,定了定神,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星辰转过脸来,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看着韩一鸣,片刻之后道:“掌门,我是星辰。掌门可以在掌门秘书内查到我。”韩一鸣道:“我知晓你是星辰,但你告诉我,你是谁?”星辰道:“掌门,我是星辰呀,你不认得我了?”韩一鸣说不出话来,这小儿要是不想说,他还真问不出来。叹了口气,将头转向一边,片刻之后才道:“星辰,不论你是谁,你若是做了于灵山不利之事,我就算知晓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亦不会退缩半步。”星辰道:“掌门,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对灵山不利的事,将来也不会。我只有没能出力的事,但我绝不会害灵山的。”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