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九五 偷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们说了几句,青竹标道:“那我走了。”星辰道:“等我拿到了就送来给你。”青竹标转过(身shēn)来,对着韩一鸣道:“师父,你还有什么吩咐?”韩一鸣摇了摇头:“你自己小心。”他的关心让青竹标有些意外,青竹标笑道:“师父,你不讨厌我了?”韩一鸣有些羞愧,却也明白地道:“师父也有不对之处,你不要放在心里。”青竹标道:“师父,你很好。我走了。”他有些忸怩,想来他也不曾说过这样的话,对着韩一鸣礼了行,转(身shēn)离去。

    星辰在韩一鸣眼前轻轻一弹,青竹标的(身shēn)影已变成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一(身shēn)团福茧绸衣衫,与他往(日rì)真是天悬地隔,难怪平波门人认不出来。韩一鸣不由得道:“你这变形貌的法子,真有意思。”星辰道:“掌门,我们去瞧个(热rè)闹好么?”韩一鸣笑道:“好呀我们去瞧什么(热rè)闹?”星辰道:“掌门,你用哪把剑最为顺手?”韩一鸣道:“鸣渊剑。”星辰道:“可是鸣渊剑掌门给了元慧。”韩一鸣道:“是呀,没法子,就用青霜剑也行。”星辰道:“青霜宝剑倒也锋利,只不过还是比不过鸣渊。”他小小的头颅一摆:“鸣渊也不算什么好剑,但可以勉强用一用。”

    韩一鸣看着他真是不知说什么好,鸣渊宝剑他都一副看不中的样子,真不知什么在他眼里才算好剑。星辰想了一想,又道:“掌门,要不我们把鸣渊宝剑偷出来吧?”韩一鸣吓了一跳,这小儿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瞪着他半晌,方道:“怎么能偷呢?”星辰一本正经地道:“掌门,那我让你去借鸣渊剑,你会去借么?”韩一鸣道:“我会去借,但元慧不会借给我。”星辰道:“对呀!他才不想掌门去借剑。就是掌门去借了,他也不会借给掌门。所以我才说把它偷出来。”韩一鸣瞪着他,依旧不知说什么好。

    星辰道地:“我们去看(热rè)闹一定要带着宝剑,这回的(热rè)闹可是极难得的。”韩一鸣道:“到底是什么(热rè)闹?”星辰做了个鬼脸,转(身shēn)就跑。他当真是快如流星,这一跑,人已在远远的天边,韩一鸣如何为让他一人独自去,赶紧跟了上去。星辰小小的(身shēn)影在始终在前方,韩一鸣想着他说的话,说不出来的不安,听这小儿说起来,这个(热rè)闹凶险之极。不然为何要带宝剑?还嫌青霜剑不够锋利。可惜星辰就是不肯说明白,所有的话只说一半,只能跟在他(身shēn)后,看他到底要凑个什么(热rè)闹。

    飞了一阵,天色已黑了下来,星辰的小小(身shēn)影在前方一闪,向着一处落了下去。韩一鸣连忙也跟着落下去,一落下来,才见此处一座山峰,一面湖泊。山峰三面有树木,有一面却是一片黑土,韩一鸣立时明白过来,此处是那碧眼白狮的存(身shēn)处。想起星辰把灵悟留在此间,(禁jìn)不住想知晓它怎么样了。正想间,星辰忽然道:“我怎么忘记它了?掌门我要去把小乖带过来,你随我去么?”

    韩一鸣一凛,道:“好,我们一起去。”星辰道:“掌门,这个给你。”他伸出右手来,手上灵光一闪,鸣渊宝剑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上。韩一鸣大吃一惊,他何时去把鸣渊也偷来了?鸣渊宝剑在他的小手上方轻轻颤动,韩一鸣伸去手去,轻轻抚摸剑(身shēn),“嗡”一声响,鸣渊宝剑发出震颤,自星辰手上跳起,直跳在韩一鸣面前。韩一鸣便出手去,轻轻抚摸剑柄,星辰道:“这柄剑就是灵山之物,就是掌门的配剑,元慧想尽办法,也不能把这柄剑变成他的。”韩一鸣道:“元慧想把这柄剑变成他的?”星辰道:“是呀。掌门已经把他的腾蛟剑变成了你的,他自然想把鸣渊剑变成他的。”

    腾蛟剑,韩一鸣不(禁jìn)想起白龙寂灭那(日rì)的腾蛟剑,红光闪烁、艳红如血。他想起白龙前来偷剑,自己手一弯,手掌发红,腾蛟宝剑就到了自己手中。也因此想起了白龙,白龙借给自己龙鳞,他来借剑,自己却没借,它最终死在了青龙爪下。这一想起来,白龙与金蛟的面容也浮现出来,韩一鸣不(禁jìn)眼中发(热rè),那是何等美好的一对,结局却是那样的凄凉。若是现下白龙来借剑,明知要担当青龙的责罚,也会借给他。

    的确如星辰所说,他得到了腾蛟剑。虽然韩一鸣从未想过要把腾蛟剑踞为己有,过后也不曾想起这柄宝剑来,此时星辰一提醒,才想起这件事来。对星辰道:“可我并不想要他的的腾蛟宝剑,那是他的宝剑,我要来何益?”星辰道:“是呀。可是宝贝就是这样呀,你与它有这个缘份,它就会认你。掌门与腾蛟剑有缘份,因此腾蛟剑就认了掌门。掌门不想要腾蛟宝剑,可元慧就是想要掌门的宝剑。”韩一鸣道:“你怎么知晓的。”星辰小嘴儿一嘟:“掌门,你过些时候也就会知晓的。”

    他不说话了,四周看了一看,道:“走吧,掌门,我们去找小乖。”话音一落,整个人已风驰电掣般出去了。韩一鸣连忙跟上去。鸣渊宝剑背在背上,心里或多或少安心了许多。想到小乖,不知它怎么样了?屠了蓝龙之后,小乖就住在那口古井当中。忽然想起一件事年,当年他们路过那口古井时,那个村里的一直用血祭来求得平安,自己却脱口而出三年之内必解除这个血祭。难道那时自己已经预料到了星辰有一天会屠了蓝龙?可是仔细回想,却记不得有这样的过往。直到如今,也不知道当时这个话是怎么说出来的。星辰的小小(身shēn)影在前方如流星一般飞速向前而去,他的蹑空法是韩一鸣从未见过的厉害,从未想到过蹑空法可以厉害到他这个地步。但细细一想,星辰还有什么法术不是厉害的?好似不论什么法术到了他手上,都可以达到极致,这一点着实令人佩服。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