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九四 许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青竹标拜到蒲团前,先整了整衣裳,然后对着前方拜了三拜,转回头来看那弟子。那弟子道:“檀越,我们现下就开始念诵。你若是听不清我们念什么也没什么要紧,这本是我们为檀越祈求神灵庇佑呢。檀越现下就开始想着自己的心愿,直到我们念诵完。”青竹标双手合什,在吟诵声中摇头晃脑。韩一鸣看得新奇,忍不住道:“神棍!”却听星辰道:“掌门,他们念的不是经文,也不是经书,更不是咒语,他们不过是随口念的。”韩一鸣道:“那有什么可念的?”星辰道:“掌门不知,他们念了这么些,为的就是让人相信他们。可万虚观的心想事成,靠的是平波的灵力,而不是这些经文。念的意思,只是让大家相信他们与别的寺庙道观一样,从而相信了他们。在此许下心愿。在此许下的心愿,就会让自己的心力流入法阵。你看先前那个叩头、绕(殿diàn),都有字符亮起。他的心愿点亮了字符,自然这人的心力也注入了法阵。只是寻常人是不知晓自己的法力的,因此也看不到自己的心力流入法阵。”韩一鸣忽然想起从前见过平波门人给长明灯添加灯油,每个弟子添加完灯油都会变得极老,瞬间明白这个法阵之妙就是它借了信众之力,又集了弟子修为,还有平波的法术,几代掌门用自己灵力书写的字符,因此是个极厉害的法阵。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青竹标跪在蒲团上,对着前方摇头晃脑甚是虔诚。那弟子在旁边观看,过了片刻,对青竹标道:“檀越请随我绕(殿diàn)。”青竹标站起(身shēn)来,跟在那弟子(身shēn)后,那弟子带着他绕着(殿diàn)走了三周,拿出一根彩绳系在他的手上道:“檀越心愿达成,此彩绳就会消失,到时檀越到我们观内来还愿即可。”青竹标对着自己的手看了片刻,道:“这便行了?”那弟子笑道:“请檀越放心。”青竹标道:“不要我给你们诡香火么?”那弟子笑道:“檀越对我们心有疑虑,那就等来还愿的时候一起给吧。”青竹标道:“好。”抬起手来看了看那根彩绳,又对大(殿diàn)看了一眼,转(身shēn)出来。

    看着向着万虚观门外走来,韩一鸣(禁jìn)不住问星辰道:“他果真许了心愿么?”星辰道:“是呀,他许了心愿。”韩一鸣道:“他的心愿能达成么?”星辰道:“也许能,也许不能。”韩一鸣奇异,道:“那他许了个什么心愿?”星辰道:“掌门过后问他就好了。”看着青竹标扬长而去,韩一鸣道:“星辰,你让他在万虚观映的字符,他映上了么?”星辰道:“他映上了。走,我们追上去。”他说走就走,小小(身shēn)影一下就出了结界,跟着青竹标去了,韩一鸣连忙抱着阿土追上来。青竹标辞而出,他(身shēn)躯椅,脚下虚浮,走出城来。星辰与韩一鸣早已赶到这边看,看他来了,星辰跳出来道:“好玩么?”

    青竹标笑道:“好玩好玩。反正我的愿望他们怎么样也达不成,耍一耍他们也很开心。”星辰道:“好呀,那你下个月再去。”青竹标伸出左手来道:“写字符来。”星辰伸手在口中一咬,道:“右手。”青竹标换过一只手,星辰又在他手掌上写了个字符,这个字符一定完就没了,隐入了青竹标掌心。星辰转过来对着韩一鸣道:“掌门,我要你的血。”韩一鸣抱着阿土走过来,将手指咬开,星辰拉了他的手指在青竹标掌心又写了一个字符,依旧与上回的一样,两个字符全不相似,也是写完就不见了。青竹标看见韩一鸣,恭恭敬敬对韩一鸣叫了一声:“师父。”韩一鸣道:“你在万虚观可很厉害哪。”青竹标笑道:“师父看到了?平波这些弟子愚笨得紧,他们看不出我来的。”

    星辰伸出右掌,青竹标蹲下手(身shēn)来,星辰将手掌按在他的额头上,片刻之后道:“记得了么?”青竹标点了点头道:“记住了,不会错的。”星辰道:“好呀,等我下回来给你一件东西,有了这件东西,钱若华一定会死在你的手上。”韩一鸣大是意外,看着星辰。青竹标笑道:“果真么?你可不要骗我。”星辰道:“是呀,到时我一定来看这个(热rè)闹。不过要等我先拿到这个东西。”

    青竹标想了一想道:“钱若华想要的东西,你也知晓么?”星辰道:“他想要什么我知晓呀,等我拿到了,就交来给你。至于你怎么让他心甘(情qíng)愿的去死,就是你的事了。不过,这个(热rè)闹,我一定会来看,你一定不要让他得了好处哦。”青竹标道:“你若真能弄到钱若华想要的东西,我就能让他死而无憾,求仁得仁么,公平得很。”韩一鸣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道:“你们俩在那边算计什么?”青竹标道:“我们在算计平波门下最讨人厌的钱狡猾。师父不要打岔,让我们算计,到时师父看个(热rè)闹就好了。”

    星辰道:“他想要的那个东西,我一定会弄到手的。”青竹标道:“对了,你们看见元慧掌门了么?”星辰道:“看见了呀,他来找平波,就没什么好事。”青竹标道:“他还有什么要来求这老杂毛的?他不是已经是一派掌门了么?还贪心不足么?”星辰笑道:“他想要的,你应该猜得到,他来找平波那当然是有求于平波了。只不过他来求了,也是白来。”青竹标道:“他是太贪心了,什么都想要。要我是他,我可不敢要。”韩一鸣越发摸不着头,道:“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两人各自扮了个鬼脸对他一笑,却不往下说了。

    青竹标道:“那我去了。”韩一鸣将阿土递给他,道:“你一路小心。”青竹标忽然笑道:“师父,你从未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这样关照我,还是第一回。”韩一鸣也略有些不好意思,对他道:“你一路小心。”青竹标道:“师父也一路小心,我看星辰要带师父去做一件很难的事了。星辰,你可要照顾好掌门。”星辰点了点头:“去吧,我们会来找你的。”韩一鸣哭笑不得,这两人凑在一起,完全一对活宝。偏生自己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以至于无言以对。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