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九二 许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一愣,立时明白过来,今天是十五了。道:“好,我们去吧。”星辰站起(身shēn)来,道:“掌门,你不能带剑去。”韩一鸣道:“好,我不带剑。你是怕他们看到我宝剑的灵光么?”星辰道:“我怕掌门跟他们打起来,打起来就看不了(热rè)闹了。”韩一鸣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你这小鬼头,怎么会想到这么多?”星辰道:“掌门,我们走吧。”韩一鸣道:“好。”星辰蹦跳着出去,韩一鸣走出门来,他已出了结界。韩一鸣蹑空跟去,他小小(身shēn)影远远在前方,韩一鸣一时间兴起,全力追过去。

    他这里加快脚步,星辰却一直遥遥在前方,他全力追赶,却是怎么也不能拉近距离。追了一阵追不上,停下脚步,星辰却也没有走远,依旧还是那么遥远。他的小小(身shēn)影向下坠去,韩一鸣也跟着坠下来,落在了万虚观外的小山上。星辰道:“来,我们不让他们看见。”他小手一伸,“啪”的一声轻响,一个结界已将二人罩在了其中。星辰道:“掌门,你不要说话。”韩一鸣道:“我说话就会被他们听到么?”星辰道:“不会,但我怕阿土会看到你。”韩一鸣一下想起阿土来,不知它的伤可好了?

    两人都不出声,万虚观香烟袅袅,人来人往,他们所站之处是山坡上,正对着万虚观的院子。万虚观的香火向来鼎盛,这(日rì)正是上香的好(日rì)子,人来人往。星辰忽然道:“来了。”韩一鸣连忙向着万虚观看去,只见人群中并没青竹标。忽然想起来星辰教育了他一个法术,莫非他用那个法术变了形貌。不再盯着细看,盘膝坐下,宁神片刻,再向下看去,人群中忽然显出青竹标来。他还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折扇插在衣领中,手里玩着两个核桃走入万虚观,停下脚步,拔下颈后的扇子,四周看了看。

    一个平波弟子迎上来,引着他向内走去,青竹标四周张望,用折扇捅了捅后背,道:“我听说你们这里许愿极灵验,有这么回事么?”那弟子道:“檀越是要在我们这里许愿么?”青竹标道:“我有一个极大的心愿要许,若是在你们这里许愿能让我如愿以偿,那多少香火钱我都不在乎。”

    那弟子笑道:“檀越到万虚观来该当听说过我们万虚观有求必应的灵验,只要檀越是诚心前来,一定会心想事成。”青竹标道:“我听是听说了些,只不过,我这心愿,许了这天下五大寺庙也没能成,香油钱花了不计其数,也没见一丝效验。你们这万虚观比之五大寺庙那是比不过啦,能比他们还要灵验?”

    那弟子笑道:“檀越不知,五大寺庙许愿是要看天的,因此没有我们灵验。”青竹标一边四周顾盼,一边道:“难不成你们是不看天的?”那弟子笑道:“那是自然。”青竹标停住脚步,将那弟子上下打量了一回,道:“你们不看天?那你们看什么?”那弟子微微一笑:“我们的师祖法力高深,能达到檀越的心愿。”青竹标将那弟子又上下打量了一眼,道:“法力高深?我所见过的法力高深的法师多了。前些(日rì)子有一个据说有三百年修为的老骗子,在我家里给我搭了个法阵,说三天见效。三天?哼,第二天他就卷了我两百两金子跑了。若是法阵,我就不信了。”他摇了摇头,抛出一个银锭子给那弟子,道:“给你的。”然后转(身shēn)就走。

    那银锭子是个二十两的大锭,青竹标的出手豪阔让那弟子拾起银锭后直追在他(身shēn)后:“檀越请留步。”青竹标依旧脚不停的往外走,嘴里却道:“不信不信。”那弟子笑道:“檀越请留步,听小道一言。小道说了,檀越再走不迟。”青竹标道:“你可不要跟我说我印堂发黑,华盖运罩顶啊。说我印堂发亮,也是没用的。”那弟子笑道:“檀越,我们又不是看像混饭吃。我只是听说檀越有这样难达的一个心愿,不过是想助檀越心想事成罢了。檀越听了我这句话,再走也不迟呀。”

    青竹标收住脚步道:“你说来听听。”那弟子笑道:“檀越请的法师,必定不是我们这样的。我们万虚观在此已有千年,要是真的行骗,不早就被香客们拆了?再者,我们也不会上门去做法事。檀越们若是有心愿,一定要到我们这里来许愿,要来按我们的指点在上香叩头,这样才能心愿达成。并且是檀越心愿达成后才来还愿。若是心愿没有达成,檀越的钱财,我们是不收的。”青竹标两眼看着那弟子,甚是疑惑:“果真?”那弟子笑道:“那是自然。”青竹标犹豫起来,那弟子笑道:“檀越若是不信,请跟我去看看我们的法阵,今(日rì)正好另有一位檀越在许愿。”青竹标道:“那,就去看看?你可不要骗我!”

    青竹标居然装得活灵活现,韩一鸣叹为观止。只知青竹标狡猾,却不知他狡猾到了这一步,连这些信口胡说的假话都说得栩栩如生,哄得那弟子信以为真,带他前去看长明灯法阵。他紧紧盯着青竹标,只见青竹标跟着那名弟子走过前院,向正(殿diàn)走去。正(殿diàn)前方有着一只大鼎,青铜大鼎。韩一鸣记得这里就是法阵的阵眼,当(日rì)天花道人还夸他有眼力。这大鼎的下方,就是万虚观的一间秘室。这时定睛向着大鼎下方看去,却看不进去。这个大鼎一定厉害非常。

    青竹标先是左右张望,对那弟子道:“这是正(殿diàn)么?”那弟子对他笑道:“这里就是正(殿diàn),檀越请稍等,里面正在做法。檀越要等里面的法术做完了,才能进去。”青竹标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我看不懂,这有什么了不得的!”那弟子十分尴尬,讪讪地道:“檀越不要这样说,真心想事成了,就会知晓我们万虚观的厉害了。”青竹标道:“那我四处看看?”那弟子看了看正(殿diàn)中的人影,对他道:“院内檀越可以随意走,(殿diàn)内请檀越不要擅入。”青竹标点着着头,沿着院内四处走动。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