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八六 凤凰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他想了一想,道:“你去的时候,千万不要是一副跟万虚观过不去的模样。你是去求财的,要礼下于人。”韩一鸣大是意外,星辰就是一小童模样,平(日rì)说话也是孩童口吻,怎的这时听他这样说,却该是师兄们对青竹标的嘱咐,十分怪异。但他说的,却没什么不对。因此韩一鸣没有出声。青竹标道:“我着实看平波那杂毛不顺眼。也去寻过他们的不是,不过我不是他们的对手。”韩一鸣想起宋出群的鼻青脸肿来,忍不住问他:“你如何去寻了他们的不是?”青竹标一笑:“师父不知道,那姓宋的蠢货,十足的蠢到家了。万虚观满天下搜寻奇异之物,这消息在同道之中可是人人皆知。我从灵山出来,就结交了一些朋友,借他们的口,传说我(身shēn)上就有一块凤凰石。这消息传得真快,才几天,姓宋的和姓钱的就找上门来了。”

    韩一鸣忍不住道:“宋出群就算了,那钱若华何等狡猾,也会相信你?”青竹标道:“他着实狡猾,只不过,他在师父手下吃了大亏,受伤之后,就没有从前那样思虑深远了。再者,我说我是灵山弃徒,带有一两样灵山的宝贝离开的师门,他虽不认为我(身shēn)上会有重宝,但对咱们灵山有无数宝贝,那是坚信不移的。钱若华和我费了许多口齿,我也没给他看他想看到的凤凰石。想拿法术来((逼bī)bī)我,嘿嘿,沈师伯在我走之前教的几个法术是白教的么?”韩一鸣大是意外,青竹标居然能跟钱若华与宋出群打个平手么?他那点点修为也能是他们的对手?

    倒是青竹标说实话了:“师父,钱若华现下不能打的。他完全靠他万虚观有个妙手回(春chūn)的同门帮着,才能勉强活下来。宋出群么?哼,其笨如牛,我理他做什么?我只要抓住钱若华就行了。”韩一鸣知他狡猾,却不知他狡猾到了这一步,十分意外。青竹标道:“反正那凤凰石是什么样,他们也没见过,我说了算。我也不会拿出来给他们看,不过么,我可以让他们偷偷看到一个角,让他看到我放在哪儿。剩下的,就要看宋出群的了。”

    他句句说来十分平淡,韩一鸣却听得甚是认真,他从未认真听这弟子说过话,一直看他不顺眼,这时听他所言,对他另有了看法。沈若复派他出灵山来,果真是没选错人。问道:“宋出群上当了?你那凤凰石又是什么?”旁边吃东西的星辰插话进来:“是一个我玩的石子,虽说有点稀奇,但也不算得什么。他走的时候,我给他的。”韩一鸣大是意外,星辰居然与青竹标私下里有往来?青竹标道:“师父,我走之前就想过要带一两样奇异的东西走,我带走的不必是什么奇珍异宝,但至少看上去要奇异些,能让人有很多猜想。看见星辰在玩一块石头,十分美丽,我就要了来。”韩一鸣转过头去看星辰,心中有一丝疑虑:“你给他的,果真是凤凰石么?”他虽不知这凤凰石有什么用处,但光听这个名字,已知这是一样异宝。星辰自在一边吃菜,看他望过来了,想了一想点了点头:“掌门,那果真是一块凤凰石的。”韩一鸣大吃一惊,看了看星辰又看了看青竹标。

    青竹标显然也十分意外,他看着星辰道:“果真是凤凰石么?”星辰点了点头,青竹标一脸的不可置信。但片刻之后,他弯下腰来对着星辰:“你给我的,真是凤凰石么?”星辰点了点头:“是呀。”青竹标向韩一鸣看了一眼,又问他道:“你从哪儿弄来的?”星辰正夹了一个点心往自己的碗里放,头也不回的道:“我也不知打哪儿来的,反正就是有。我拿着玩的。”他将那个点心夹到自己碗里,头也不抬的大吃起来。看他这模样,韩一鸣也知问不出来了,转而问道:“凤凰石是什么?有什么用?”星辰道:“我只知道那就是凤凰石,不知有何用处。掌门,那石头很好看。”再问他,他也只说得出石头好看,别的就说不出来了。

    韩一鸣转过头来问青竹标:“那你是如何让宋出群上了当的。”青竹标道:“沈师伯从前教过我一个拘定法,我把凤凰石拘定在其中,随(身shēn)带着,只要我不看,他们看不到。我知道他们跟着我,至少宋出群跟着我,于是,我就在那天晚间,解开拘定法,看了一眼。”他得意一笑。韩一鸣道:“宋出群没有扑上来抢?”青竹标道:“师父所料不错,他扑上来抢了。不过,凤凰石上,我还加了另一个法术,虫噬。”韩一鸣从未听到这样的法术,这是灵山的法术么?听上去异常的怪异。但他并不追究,只问道:“后来呢?”青竹标道:“虫噬一出,宋出群满脸都是毒虫,并且是要钻入他七窍的毒虫。他弹不开,但脸上被毒虫啃咬,他就打了自己几十记耳光。”

    原来如此。韩一鸣想起宋出群那鼻青脸肿的样子,有一丝说不出来的痛快。青竹标道:“我在暗中瞧着他打那几十耳光,可把我笑坏了。他可真下得了手,对自己也毫不手软。”韩一鸣道:“那是,他脸肿成那样。”青竹标道:“不过,弟子有一事没有办好。”韩一鸣道:“什么事?”青竹标道:“凤凰石还是被抢去了。”韩一鸣“啊”了一声:“还是抢去了?”青竹标不出声了。韩一鸣看了看他,有些不甘,但也知怪不了他,他那点微末道行,如何会是宋出群与钱若华的对手?转而看了星辰一眼,他正全心全意吃一块糕饼,这小儿真能吃,可细细一想,平(日rì)里也不见他吃东西,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吃东西。他对青竹标说的话,宛如不曾听到,一对乌黑的大眼睛只看着手中的糕饼。想了一想道:“抢去了就抢去了。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再想法子吧。”青竹标松了口气,失了凤凰石,他心中一直有些惴惴,虽说那时他并不知这是真的凤凰石,但从灵山出来的物事落入了平波手中,并且是打他手中丢失的,他如何不懊恼?却没料到师父只是平淡的将这事就揭过去了,着实令他意外。等了片刻,不见韩一鸣变脸色,不(禁jìn)问道:“师父,你不怪弟子?”

    韩一鸣道:“我怪你作甚?你是他们的对手么?丢都丢了,怪你有何益?难不成我怪你,就能把凤凰石抢回来?那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平波。”青竹标道:“师父教训的是。这回十五再去,弟子一定会小心。”韩一鸣听星辰说要教青竹标法术,转过头来问星辰:“你要教他什么法术?”星辰道:“掌门,我要你的血。”韩一鸣咬开手指,星辰伸出手指,也送入口中一咬,手指出血,对青竹标道:“伸出手来。左手。”青竹标伸出左手,星辰在他掌心先用自己的血写了一个符字,韩一鸣看不懂符字,但看那弯弯曲曲的笔画,也知是符字。片刻之后,符字消失了,他拉过韩一鸣的手指,又书写了一个符字,这个符字与之前的全不相似,写完之后,片刻也就不见了。韩一鸣看他郑重的模样,心道:“莫非这个是破万虚观阵的法子么?”但也不问。青竹标道:“我把这个符咒放在哪儿?”星辰道:“进了万虚观,到正(殿diàn)中烧香之后,去捐些香火钱。多捐些,要他们为你点长明灯,你将这个符,印在第三盏长明灯前。一定要是十五(日rì)。”韩一鸣想问他:“那里是阵眼?”却又忍住了。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