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八五 算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星辰所过之处,微有一缕灵光闪现,韩一鸣赶不上他,但循着灵光而来,不多时已见他落在了一座小山上。这里韩一鸣从未来过,远远的有一处城池,绿水环绕,人烟熙攘,十分(热rè)闹。星辰见他落下来,对他笑道:“掌门,我们就进城去玩吧。”韩一鸣道:“这是何处?”星辰一笑:“这里可是天下名城扬州。”韩一鸣自打进了灵山,都是在山野间行走,就是穿城而过,过的也只是寻常乡镇。星辰却带他来到扬州,不由得不意外,看了星辰一眼,他笑道:“这里可(热rè)闹了,我们进去玩吧。”

    他拔腿就走,韩一鸣这里才走了几步,手中的阿土已扭动起来,它睁开了眼睛,四脚伸缩,向下望着,要下地了。韩一鸣蹲下(身shēn)将它放在地上,它伸了个懒腰,抖了抖(身shēn)子,跟在星辰后面就跑,跑了几步,回过头来看韩一鸣。下得山来,已见一条大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路边的摊铺时茶水、什物一应俱全。韩一鸣从小就不出家门,入了灵山又远离尘世这些时候,自然有些眼馋,四处看望,脚下随着星辰往城里走去。走入城中,只见青石板路干净宽阔,道路两边酒旗招展,店铺一家接一家,房屋鳞次栉比,游人如织,竟是从未见过的(热rè)闹。看了片刻,已见星辰站在一家酒楼面前等他,阿土亦坐在那家酒楼门前。赶紧走上前去,星辰将那酒楼打量了两眼,道:“掌门,我们就在这里等人吧,他是一定会来的。”

    韩一鸣不知他要等的是谁,问他,他却说:“掌门见了就知道了。”韩一鸣微微摇头,他拿这小儿就是没办法,想要知道的,他却一个字也不说。酒楼的小二见他们站在门外,奔出来迎客,韩一鸣道:“好,我们进去。”由小二引着,上了二楼,拣了个临窗的座位坐下。就着小二报上来的菜名,拣了几样素菜两碟点心。

    星辰坐在座位上,(身shēn)子摇晃四处张望。韩一鸣道:“你将灵悟放在那儿,是何用意?”星辰笑道:“过些天掌门就知晓了。”韩一鸣十分意外:“过些天?你不怕白狮与它过不去?”星辰一笑:“不会,它还小,灵力不如阿土,白狮怎会与它过不去?白狮是灵物,怎会与不能与自己匹敌的灵悟过不去?它要是真与这些小小灵物过不去,掌门(胸xiōng)前那些灵芝,早就没了。”韩一鸣一想也是,心里放宽。

    过得一会儿,小二将菜送上来,韩一鸣尘缘断了多时,这时看见这几样菜,前尘泛起,心中百感丛生,一口也吃不下去,只能看着。星辰倒是吃得香甜。忽然那边小二大声说:“秦公子来了?请楼上坐,公子平常的座椅,小的给公子留着呢?”只听得脚步声响,一个人走上楼来。那人背影清瘦,(身shēn)上穿着碧色的茧绸袍,一柄折扇斜插在颈后,头上笼着一顶青纱巾,一手玩着两个核桃,走上楼来,随手自怀中摸出一个小小银锭子来抛给小二,小二点头哈腰,将他引向那边桌子。韩一鸣看这背影,愣了半天,脱口而出:“青竹标?”

    那人闻声回头,可不正是青竹标?他对着韩一鸣愣了片刻,转(身shēn)走过来,走到这边桌前站住,先行了礼,然后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师父。”韩一鸣万万料不到是他,看了他片刻,转对去看星辰,星辰正看着他,心知星辰正是带自己来找青竹标,对着青竹标上下一打量道:“看来你离开灵山,(日rì)子过得不错。”

    青竹标却是个人精,答道:“我之所以有今(日rì),全是师父给的。师父怎么来了?”韩一鸣道:“我来看看你过得如何?”青竹标道:“从前我没听过见过的,我都已享受了。如今师父前来,必是有要事要来让弟子去办了,师父只管吩咐,弟子一定会去办好。”他倒聪明。韩一鸣不(禁jìn)佩服沈若复看人之准,青竹标在他眼中最是没有品行,但他入了尘世之后,还能对自己这样恭敬,可见他真的是灵山弟子。

    微微一笑:“先坐下来,我要的是素菜,你随便吃些。”青竹标在旁边坐下,韩一鸣看他此时也还是一副泼皮无赖相,但此时对他的厌恶却已烟消云散。青竹标坐了片刻,道:“师父有何吩咐?”韩一鸣还未说话,星辰已道:“掌门前来,有一事要你相助。”青竹标眼睛看了看星辰,对韩一鸣道:“师父,星辰长大了不少。”韩一鸣微微一笑:“是呀。”青竹标道:“师父有何事要我相助?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师父就请吩咐吧。”星辰道:“这个月的十五,你去一趟万虚观吧。”

    韩一鸣本不知星辰要青竹标去做何事,星辰说出万虚观来,他微有些意外。这些(日rì)子他们都离万虚观远远的,平波的门人弟子不是不想寻灵山的不是,而是不得其门而入。灵山才安定下来,韩一鸣不(欲yù)灵山弟子与平波门人这时就去拼个你死我活,因此刻意避开了,这时星辰说出来,自然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青竹标道:“十五么?好,去做什么?”星辰道:“你去万虚观烧香求财,不过不能是这样去。我有个变换皮相的法子,一会儿告诉你。你烧香之时,掌门有一个字,一会儿我就给你写在手上,你带进去,依掌门所说,在一个地方印一下。”韩一鸣全然没有这样的打算,但星辰却是不能以常理而度之,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万虚观的算计。算计平波,韩一鸣绝不会说半个不字。青竹标一听又有法术可学,道:“仅仅如此?”星辰道:“这个月就是如此。不过下个月的十五(日rì),我会给你另一个字,到时你再去。”

    ;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