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七四 砍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星辰道:“是这样的。咱们就这样砍。”他一气又砍了十八剑,这口子却没有再深入一点,韩一鸣帮他数着,十分不解,星辰却再不停手,又砍了十八剑,这个口子砍才又砍进去一寸。韩一鸣数着,星辰绝不停手又砍了三十六剑,又砍进去一寸。这下韩一鸣明白了,砍伐神木是以九为数,但每砍进去一分,再想砍进去,砍的数目就要翻一倍地。想明白了这个,韩一鸣不(禁jìn)看了看神木有多粗,这要怎么样才能砍倒?星辰真能砍得倒么?

    这里想着,星辰那边却已连砍几十下,又砍进去一寸。星辰砍的也不慢了,可在韩一鸣看来,这棵树真要砍倒,还真不知晓是什么时候状况。忽然韩一鸣背心一紧,似乎在有在背后窥探,韩一鸣一回头,什么都看不到。再看星辰,他正挥全神贯注剑砍神木。韩一鸣始终放不下心来,四周看了一阵,不见异样,但心中却有些惴惴,星辰这样砍下去,他的灵力会不会耗,尽?他灵力耗尽会是什么样?他力气耗干后,会如寻常人一般么?会容易被杀死么?想到这里打了个寒噤,越发小心起来。

    可就是这时,他背心更加紧张,冷汗直冒出来。韩一鸣再四处看了一回,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到,韩一鸣定了定神,找了一处坐下来,宁心静气,静坐片刻之后,慢慢睁开眼来。眼前的(情qíng)形已换,那刺目的灵光不见了,星辰就是一个光亮的灵体,手持一柄闪烁灵光的宝剑,对着他前方灵光四溢的神树砍个不住。韩一鸣这时定了神,四周再看,一双狞恶的眼睛显现出来,就在星辰(身shēn)边盯着他。这双眼睛韩一鸣一看就认了出来,是平波!

    认出了眼睛,韩一鸣再四周看,不见平波(身shēn)形,心中担忧起来,平波既然在此出现,必定不会空手而回。他现下不能偷窥灵山,那灵山弟子离开灵山,他一定会想法子来窥探。虽不知他是用什么法子,但他一定会来阻碍灵山,只是韩一鸣不知他何时会出现。不过好在看到了他,不至于被他打个挫手不及!转头再看星辰,他运剑如风,已不知砍了多少剑,已将神树砍出了一个不小的缺口。

    韩一鸣不意星辰下手这样快,仔细对着他看了看,却见星辰每一下举动,都幻出无数同样的动作来,似乎他不止是两只手,而是很多手。不止手,连宝剑都有很多柄,因此他每一剑砍上去,幻出的动作随着也砍上去,神木就如同被几十剑砍中了一般!星辰又砍了几剑,如同几十剑砍在神木上一般,只是到了现下,已不是几十剑能砍得动了,须得要几百剑才能砍进去了,星辰的背心已有了水印,小脸上淌下汗珠,这样砍,就算是他,也是很耗灵力的。

    又砍了几十剑,已将神木砍开了一半,起先砍的剑数没那么多,破口也就小,才转眼已要上千剑才能砍得动了,越往后,这神木越难砍开。星辰的动作越来越慢,他幻化出的出剑越来越多,所砍开的裂口也大了许多。韩一鸣却不高兴。星辰的灵力虽高,但这样砍下去,来的影子也越来越多,灵力消耗得也越快。韩一鸣对他的灵力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也只有他有这样的灵力,自己是怎么也想不出这样的法术的。他动作虽慢,但每一剑砍下去,落在神木上的剑影也越来越多。也只有这样的法术才能砍倒神木了。也因此打神木主意的人这么少,没办法拿到手,就只能当它没有。韩一鸣虽不懂神木有什么用途,但看看神木生长之地这样的灵力,也知这神木人人想要,只是没几人能拿到罢了。

    星辰动作越来越慢,他幻化出来的剑影越来越多。剑影越多,他的动作就越慢。他动作虽是慢下来,但每一剑砍下,落在神木上的剑影就越多,也不知除了星辰,还有没有人能这样砍神树。韩一鸣也四周细心看过,平波的(身shēn)影依旧不在,但他的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盯着星辰。韩一鸣也静下心来,在一边盘膝盖坐下,平波要想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自己就要十分小心,不让他得惩。星辰这样砍下丟,砍倒神木的时候,不知他可还有灵力对付平波?但神木这样难砍,砍倒之后,星辰还有多少灵力可是说不成,平波可一定是养精蓄锐等待机会来对付星辰,这时自己要是不留神,星辰说不好便要吃个大亏。韩一鸣四周看了看,索(性xìng)自己也静下来,低头静心。说来也怪,他静下心来,平波的(身shēn)形就显现了出来,他的(身shēn)形模糊,周围还似乎有人走动,韩一鸣坐得一阵,越发听得清楚,平波所在还有人说话,但这声音却是再耳熟不过,乃是宋出群的。

    平波绝不会带宋出群来这里,宋出群闹事倒是还行,打架可是绝对不成。平波要是带他前来,拖后腿的一定是他。难道平波并没来?他是在万虚观?可若说他果真不会出现,却是谁也不敢肯定,平波对灵山恨之骨,岂会放読这个时机?他想要毁了灵山,须得把星辰先杀死。星辰在此,他就毁不了灵山,虽说韩一鸣也不会座视他毁掉灵山,但星辰的灵力,才是平波最为忌惮的。他一定会找时机来对会星辰,因此他虽不在此,却得十分小心在意。星辰的动作越发慢了,似乎手中的短剑有千钧之重,每一次挥动,就比先前慢几分,但幻出来的剑影也越来越多,每一剑砍上去,犹如百十剑同时砍上去一般。便是如此,神木下方被他砍开的口子也越来越大。韩一鸣真是对他的灵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似乎没什么能难住他,他也似乎无所不知,这样的灵力世所罕有。也因此韩一鸣也有些明白为何那么多同道对灵山都十分羡慕,即便灵山早已今不如昔,前来投奔的同道便是对灵山的向往。

    ;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