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七二、伏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星辰道:“这里是地母。就是大地之母,举天神木,最早就是在天崩时生长出来撑开天空的。这里是大地灵气所钟之地,大地所有的灵气都凝聚在这里,也只有这里才能长出举天神木来。”韩一鸣忽然问道:“你怎么知晓这样多?好似没什么是你不知晓的。”星辰道:“我也不知晓,反正我就是知道。掌门,你不会又疑心我是瞎说罢?”韩一鸣摇了摇头:“我不认为你是瞎说,可你才三四岁,为何知晓这样多?”这个疑问在他心中由来已久,每次见星辰见多识广的样子,都有些意外,这时问出来,虽是脱口而出,却也是深埋在心底的疑问。星辰默然片刻,眼睛看着别处,但也仅是片刻,便回过眼来望着他道:“掌门,你可知何为伏藏?”

    一句话将韩一鸣问得愣住了,他果然不知什么是伏藏,张了张口,停了一下,才道:“我不知晓。我也没什么见识,请你说与我听。”星辰道:“所谓伏藏,就是埋伏着的宝藏。也许是前几生前几世的积淀,也许是机缘巧合得到的开悟。”韩一鸣道:“你的意思,你所知晓的,是你的伏藏?”星辰道:“不止我的,掌门你的也是。掌门的伏藏自何而来,掌门应当比我清楚,掌门的伏藏还极深,掌门现下用到的,不到伏藏的一半。可是掌门你修行了多久?掌门你可还记得是什么时候上灵山的?”韩一鸣仔细想了一想,上灵山的那天的事早已模糊,也或许是这三年来大起大落惊涛骇浪的(日rì)子过得多了,连上山的(日rì)子都记不得了,只是还记得师父卢月清用如意环带着自己飞到小径上,自己一路走到万向桥时的(情qíng)形,自己孤单孱弱,失祜后对前路的恐惧中夹杂着对灵山的壮美神奇叹为观止。忽然觉得恍如隔世,如今的自己与当(日rì)的自己早就有了千差万别,可是静下心来一想,却又觉得没什么变化,自己真没什么变化。

    他心思起伏,往事历历在目,冷不丁听星辰道:“掌门也不记得了罢。”韩一鸣一下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我果真记不得了。”星辰道:“可,掌门是否记得你在灵山是怎么苦修的么?”韩一鸣道:“我真没苦修过。甚而我就没怎么修行。”星辰道:“那掌门的灵力从何而来?”韩一鸣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晓我的灵力从何而来。”星辰道:“掌门是有伏藏的,掌门没怎么修行,修为灵力都极高。平波的修为千年以上,掌门能与他打个平手,掌门用的,就是(身shēn)上的伏藏。”韩一鸣道:“那我(身shēn)上的伏藏自何处而来?”星辰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晓。”停了一停道:“时辰到了。”话音未落,韩一鸣已见四面八方的灵力都向星辰之前指出的那株神木涌过来。

    此时天色墨黑,神木也是深黑,只有脚下的道道灵光涌动,韩一鸣也蹑空站在空中,他一手还挽着那童子,那童子着实壮实,整个人沉沉往下滑,依旧醒不过来,头偏在一边。韩一鸣也不敢将他放下,怕他摔到那灵光中去。

    灵光一涌过来,星辰之前指出的那株神木上开始泛起星星点点的亮光,起始只是这里闪一点,那里闪一点,过得一阵,已整棵树都泛起星光来。韩一鸣看星辰不动,也就不动,可是真要动起手来,这童子怎么办?挽着这童子,手脚都施展不开。只听星辰道:“掌门,你将无相宝镜借我。”韩一鸣拿出宝镜来,童子接在手中,小手轻轻抚摸宝镜镜面。他手指抚过镜面,镜面泛起一阵涟漪。他手从镜面上提起来,小手指中已揪出来了一道银线。星辰头也不抬,小心翼翼地将那根银线绕在手腕上,转动手腕,将银线慢慢拉了出来。韩一鸣不识他要做什么,但也不多问,耐心看着。星辰道:“掌门就照顾好他,退后些,我来砍这棵树。”韩一鸣:“好。”挽着童子向后退开去,星辰看了看童子,道:“他还没醒,我若是砍不了,就要用他(身shēn)上的绳子了。”韩一鸣低头看了一眼,童子(身shēn)上的绳子暗红,血已沁入其中。但绳子上的小八卦都熤熤生辉,轻轻闪动。

    忽然那满是星光的神树向上伸展,凭空就高了出来。星辰手一挥,银线已如银链一般,将神树绕了一圈。韩一鸣这才看见神木的下方透出道道灵光来,无数须根都向上拱出来,将神木抬高了许多。还没看懂,星辰手势变幻,银线已将神木紧紧捆住。他小手上寒光闪烁,一柄短剑已握在手中。他手起剑落,寒光闪过,“呯”一声响,神木已被他斩断了一条根。星辰下手极快,转眼间已手起手落几下,一连斩断了数条根须。每一条根须断的时候,都“呯”地一声响。星辰却宛如没听到,眼也不眨的一气对着根须砍去,韩一鸣不料他下手这样快捷他围着神木砍了一圈,砍的都是银线所系之处,十分干脆,转眼已将神木砍了一圈,神木除却一根极粗的主根,别的根都被他砍断了。

    银线一直绕在神木根上,星辰砍断一根,银线就往下落,落在里面的另一根须上。星辰每一剑,都砍在银线上,不差分毫。星辰绕着神木看了一圈,银线已圈在了极粗的主根上,星辰手捏着短剑,整只手与短剑都亮了起来,短剑的剑刃上灵光闪动,如同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星辰退后两步,一跃而起,手中的短剑对着主根上的银线直砍下去。“啪”的一声巨响,短剑落处灵光直透过来,刺得人眼睛都要瞎了,星辰倒退回来几步,韩一鸣还未见过他倒退,连忙道:“星辰,你没事罢?”星辰摇了摇头,韩一鸣向着他砍处看去,只见银光依旧圈在主根上,主根纹丝不动,连剑痕都没有。韩一鸣大吃一惊,星辰是何等样的灵力,他手中的短剑宿冤比自己的宝剑都要锋利,但却砍不动神木。星辰手持宿冤,偏着头对着神木看了看,回过头来看韩一鸣,韩一鸣正要说话,却见他眼光看的是自己挽着的童子,愣了一愣,道:“星辰,你,你想……”星辰道:“他的血,或许真可以砍得动神木。”韩一鸣道:“不可,他已流了这许多血,会死的!”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