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七一、阴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根本不理会,宝剑一横,拦在他与童子当中,道:“滚!”道人沉下脸来:“韩掌门,哪有你这样的?都是见者有份,我连大头都让给你了,你总不能让我空手回去罢?”韩一鸣冷淡的道:“你就空手回去罢。有我在这里,你不要再碰他一根汗毛。”说着,看了那童子一眼。童子脸色黯淡,双眸紧闭,软绵绵挂在那边,仿佛死了一般。道人眼现狰狞之色,却是片刻就笑了:“韩掌门与我说笑呢罢?我知晓韩掌门心善,见不得他流血,我这不是也是没法子才这样做的么?韩掌门,你修为再高,也砍不了这神木。倒是我这童子,他的血是至刚至纯至(热rè)的血,倒是能将这神木砍断。咱们都是同道中人,我就不瞒韩掌门了,这神木几千年才一生长。生长也只有一个时辰,咱们只有在这个时辰里,找到神木生长时有的空隙,才能将其伐倒。过了个时辰,神木就与平时一般,无坚不摧,咱们还真没那个本事。这可不是有灵力就能做到的,也不是灵力高强就能砍倒神木的。咱们还是先将神木拿到手再说!”

    他边说边向四周看了看,韩一鸣不为所动,只道:“你赶紧走!你要是再留在这儿,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道人眉头一皱:“韩掌门,你也别太狠了,咱们都是同道中人,彼此留点脸面!”韩一鸣冷笑:“我不须与你留什么脸面!你(欲yù)杀他取血,我却是要救他!咱们道不同,不必多说话了,要么你走,要么我不客气了!”道人眉头紧拧:“韩掌门,想要独吞神木,也不是这样做的。我束住了他,你是解不开的。再吊一个时辰,他也是个死,咱们就让他死得其所罢。”韩一鸣不再理他,手中宝剑一挥,霜花四溅,道道灵光直((逼bī)bī)道人而去,那道人没料到韩一鸣不出声就动手了,大惊失色,转(身shēn)就跑。他跑的倒快,转眼就跑没了踪影。

    这边韩一鸣转过来看那童子,童子吊在空中,(身shēn)上多道血口,这时已凝住了好几道。童子软绵绵的,双眼紧闭,脸色灰败。韩一鸣伸手拉了拉绳子,绳子从神木上收了回来,但拉童子他(身shēn)上的绳子,却拉不动,细细看了看,才发现这绳子结得很是古怪,伸手去拉住绳头,想要将绳子自童子(身shēn)上解下来,却是解不开。仔细看绳子交结处,却没打结,道人只是想绳子绕了几下,可他却怎么也解不开。抬头看了看道人逃跑的方位,早已没了道人的踪影,想要驭剑去追,又怕童子有个什么不测。正在犹豫间,一双小手伸过来,拉了拉绳子,却是星辰不知何时走出来了。

    他对着绳子看了片刻,道:“掌门,这个是缚仙绳。缚住了很难解的。”他不生气了,韩一鸣道:“那,你看着他,我去抓那个道人回来。”星辰了看了他一眼,道:“别追。”韩一鸣道:“为何?我不追他回来,你能解这个缚仙绳么?”星辰了看了看道:“我试试。”韩一鸣想要将童子放下来,拉了拉童子,却拉他不动,他就这么挂在空中。

    片刻之后,星辰摇了摇头道:“不对,这个法子解不开。要换个法子。”韩一鸣见他不声不响,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可听他说起来,却已不知做了什么法。星辰想了一想转过头来看见韩一鸣看着他,道:“这道人真狠,这个束缚法,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再想想。”韩一鸣道:“我去找道人来。”星辰道:“不。”韩一鸣道:“不找他回来,这童子也活不了。”说着御剑要走。却听星辰道:“掌门,别去白费力气了。道人死了。”

    韩一鸣大吃一惊,转过头来看着星辰。星辰一对乌黑的大眼睛看他道:“可不是我杀的。我也没想杀他。我先前仔细看了看,知道这个结我很难解开,我就去追他,想抓他回来救这个童子。哪知我追过去,他慌不择路,踏空了,摔到下面去了。”韩一鸣不知如何说他,他有些疑心是星辰对道人下了手。但一转念间,又觉自己想得过了,他还小,修为那么高,手段那么厉害,却没见他真的对谁下过毒手,也是光明磊落。转而想到星辰之能,道人必定不敌,要抓道人回来当真是易如反掌,可道人却失脚摔死了,这真是世事多意外。一低头,才见脚下早就不是地了,道道明光自地心直透上来,在树根掩映中,透上地面来。

    星辰对着童子看了看,道:“这个童子是个异体,那道人看的没错,他是至刚至纯至(热rè)的血。他才是真正能砍举天神木的人,可是他没什么修为,道人就用这个(阴yīn)损的法子来砍举天神木。”韩一鸣道:“我们怎么救他?”星辰道:“这个绳子我解不开,我先帮他止了血再说。”他小手一指,童子缓缓落下来,韩一鸣伸手接住,星辰轻轻抚摸童子(身shēn)上被割开的皮(肉ròu),他手到之处,童子皮(肉ròu)合起,不再流血。韩一鸣见童子虽醒不过来,但(胸xiōng)前起伏,显然还活着。四下看了看,对着一处灵光透上来处看下去,下方只有让人刺得不能直视的灵光,除却灵光,什么都看不到。

    只听星辰噘着小嘴:“掌门,你不是疑心我杀了他罢?”一句话将韩一鸣之前的心思一下说透,韩一鸣大窘,愣了一愣道:“你别乱讲。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一面问一面低头看脚下。他的双脚站在一片树根的纠结处,脚边丝丝缕缕的灵光直透上来,灵光望去,灵光亮得刺眼。只听星辰没好气地道:“有光的地方不能踩,是空的,踩了会摔下去!这一摔下去就永远上不来了,我也救不了你!道人就是这么摔下去的,我抓不住他。”韩一鸣“哦”了一声,看了星辰一眼,他早就当风立在空中,见他看过来,白了他一眼,神(情qíng)分明是委屈的。韩一鸣道:“好了,是我不对,我不该这样想你。以你之能,能救他,你是一定不会失手的。”星辰看了他片刻,韩一鸣知他虽是灵力高强,却还是小孩子,孩子气得紧,又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会这样奇异?”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