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六七、神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黄松涛道:“韩掌门一言九鼎,我自然是信的。”韩一鸣微微一笑:“师伯若是不信,我也没法子。只不过,平波道长一直在与我灵山过不去,师伯我别的都不怕,我灵山对松风师兄是没什么野心的,但平波道长要是真与松风师兄走了个面对面,我可不敢担保平波道长不动什么心思。若我没猜错,平波道长一定会对师伯说会将来松风师兄送回,这不过是说说罢了,到时什么样,还说不定呢。”他停了一停,漫不经心地道:“再者,若是我们与平波道长真打起来了,我可不认为松风师兄能逃得出这场打斗。”黄松涛一凛,韩一鸣的话中之意,他听得再明白不过了,若是平波果真与灵山过不去,说不好灵山便会拖上松风,拖上了松风便等于拖上了自己与门下弟子,实则他对一定要让松风成为掌门一事,已淡了心思,一个跟在灵山(身shēn)后的掌门,要来作甚?这时韩一鸣讲出来,他担心的却是辟獬宝刀,若是辟獬宝刀丢了,那可是后患,这样柄宝刀的确有着非凡的灵力,谁能引动还不知晓,但松风却无疑与这柄宝刀更有缘分些。灵山这么久都没拿松风与辟獬宝刀来要挟过他,但平波则不然。平波要是有了松风与辟獬宝刀后,一定会来威胁他。而灵山似乎对松风没什么想法,若是松风能与辟獬宝刀一起回来,那是再好不过。松风是指望不上了,那,两权相害……

    他抬起头来打量着韩一鸣,韩一鸣也不说话了,黄松涛两手轻拍,一杯茶出现在桌上,他道:“你大老远来了,想必赶路辛苦,喝口茶罢。”韩一鸣也不推辞,道:“多谢师伯。”端起茶盏来,拂开茶叶,喝了一口。黄松涛道:“灵山向来与我井水不犯河水,松风呢,我也不作多想了。他与本门有什么缘份,就是什么缘份罢,我不必太过强求。只是辟獬宝刀本来是本派至宝,还请韩掌门看在往(日rì)(情qíng)份上,归还于我。”韩一鸣道:“师伯尽管放心,只要我拿得到辟獬宝刀,立时便送回来给师伯。”黄松涛叹了口气:“你的来意,我也明白了。灵山与万虚观的争执,我绝不会投向万虚观。我门下也有这许多弟子,你也要原谅我的明哲保(身shēn),我门下弟子的(性xìng)命也是(性xìng)命,我就想保住他们就罢了。”

    韩一鸣听到他说到这个份上,知他眼目下是不会与平波联手了,当即道:“师伯请放心,我灵山还是要这点面子的。若是我们遇上万虚观的师兄弟,一定好好保护松风师兄,不让师兄有丝毫闪失。”黄松涛沉吟片刻,道:“那还真是多谢你了。对了,你前来可遇上了什么人?”韩一鸣看他这样问,并不瞒他,道:“我遇上钱若华。”黄松涛道:“那,你们……”韩一鸣道:“我让开了,他们定是前来威((逼bī)bī)师伯的。我不愿师伯为难,就不会去面对他们。再说了,他们是来寻师伯的,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平波一定前来为难师伯,因此我避而不见,让他们回去了。”他将此事轻轻揭过,令黄松涛松了口气,道:“是呀,多谢你看在我的面份上,放他们去了。不至让这事恶化,让平波前来寻不是。多亏你忍得住。”韩一鸣道:“那,小侄就告辞了。”黄松涛也不留他,送他到门口,韩一鸣召出宝剑来,御风而归。

    他一路回来,心中将黄松涛的话翻来覆去的想。黄松涛到底座是有些道行了,对无名似是要放下了,他不执着于无名,灵山就多了一个敌人!韩一鸣不(禁jìn)有些担忧,黄松涛若是成了灵山的敌人,一定会是劲敌。正想着,(身shēn)边有个声音道:“掌门,你在想什么?”韩一鸣愣了一愣,这个声音清脆稚嫩,偏头一看,星辰不知何时已来到了自己(身shēn)边,一双小手负在背后,一对大眼睛看着自己,神(情qíng)是孩子的,动作却是大人的。不(禁jìn)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星辰道:“我本来不是来这里的,是半路上看到掌门才过来的。掌门在想什么呢?想得真入神。”韩一鸣道:“你跑到这里来,一定有缘故,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星辰笑了:“掌门真是太知道我了。我是看到这边有样宝贝,特意跑来看的,看看能不能拿些回去。”

    韩一鸣左右看了看,道:“你看到了什么宝贝?”星晨说:“掌门也想看么?”韩一鸣道:“那是自然。我没什么发现宝贝的眼力,跟你看一看,长个见识。”

    星辰笑道:“好呀好呀!那掌门来追我。”他说跑就跑,小小的(身shēn)子如流星一般向前赶去,韩一鸣连忙御剑跟在后面。韩一鸣的蹑空法已极快,星辰的蹑空法那叫出神入化,小小(身shēn)子如轻风一般向前掠去,韩一鸣全力追赶,且用的是御剑法,也只能跟在后面。星辰一路飞奔,一路笑,十分得意,韩一鸣追他不上,对他的法术十分佩服。

    奔了一阵,星辰收住脚步,扭回头来,看着韩一鸣,对着下方一指。韩一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下方漆黑一片,宁心再看,只见下方影影绰绰,除了茂密的林木,再没别的。看不出异样来,韩一鸣抬眼看了星辰一眼,星辰道:“掌门不识得这个罢?我找了好久的。”韩一鸣道:“这是什么?”星辰道:“这叫举天神木。”韩一鸣听到神木二字,向下看了一看,并看不出什么奇特来,再看星辰两眼放光,问他:“这有什么用处?”星辰眼珠一转,说:“掌门,咱们先拿回去再说。”韩一鸣道:“好。”星辰向下落去,韩一鸣也随着他落下来,落到地上,才发现这

    举天神木极高极大,树(身shēn)粗得几个人都围不过来,笔直的向上生长,没什么枝杈,树叶细小。再看旁边,也都是这举天神木,这里竟不知有多少神木。

    --------------------------------------------------------------------(春chūn)节更新暂停,二月八(日rì)后恢复。给书友们拜个早年。祝大家:马年大吉,万事如意。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