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五九、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一句话把宋出群说急了,灵山要是真的再把结界关上,他的叫骂等于白叫骂了,骂都没用了,更没挑事的借口了,于是道:“好!你灵山弟子前天堵住了我,把我打成这样!你们就不管么?”韩一鸣看了看那人,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宋出群喝道:“我怎会认错?”旁边付师兄已喝道:“姓宋的,你说话小心点!我掌门好心问你,你就好好回答!别以为只有你能大声!”宋出群暴跳起来:“你们灵山就是这么纵弟子行凶的么?当真是邪魔外道!”韩一鸣道:“这位可还不是我们灵山的弟子,你认错人了。”宋出群吼道:“谁说是他了!他还没这本事!”那人也道:“他这脸上,可不是我打的。”

    韩一鸣有些意外,宋出群道:“姓韩的,你的弟子呢?”韩一鸣这才明白,他说的是青竹标,便道:“他在哪儿不劳你关切。”宋出群道:“你交出他来,让我也把他打成这样,我就当这事过了。要是不交出来,哼!”韩一鸣看着他脸上的青肿,忽然觉得好笑,好容易忍住了道:“这果真是青竹标打的?他有这修为么?”宋出群还未说话,沈若复道:“师弟,咱们灵山弃徒也能有这本事?青竹标什么时候有这修为了?师弟,你不是因为他太过顽劣,才将他逐出门墙的么?”

    宋出群吼道:“那小子(奸jiān)诈狡猾,当真可恶!你们赶紧把他交出来!”韩一鸣看他一阵吼叫,脸上泛红,那青肿带上了紫色,十分狼狈,用力忍住那即将喷出来的笑声,道:“不好意思,我交不出来!如果你早来几天,我说不定还能教训他一下给你出口气!现下晚了,他已经不是灵山弟子了!他已经被逐出门墙了!我就是想帮你出口气,也不行啦!”宋出群愣了,看了看左右,韦师兄喝道:“看什么看!我们掌门说了,青竹标已不是灵山弟子,你看个什么呢?这是灵山的地盘,你看什么看?”但宋出群是有理声音大,没理也大声的人,喝道:“你灵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看一下又怎么样?”

    涂师兄道:“你上别处看去就没人管你!在灵山这儿,你少看。”宋出群本来就是个炮仗的(性xìng)子,一点就着,一看灵山弟子跟自己对上了,立刻跳了起来:“你们这是仗着人多欺负我人少是不是?来来来,难不成我还怕了你!”沈若复道:“你这可就是缠夹不清了!难不成我们还怕了你了?你要听清楚,那青竹标已不是我灵山弟子了!不是了!”

    宋出群看了看左右,果真没那小子的(身shēn)影,转回头来,元慧看韩一鸣冷淡的模样,道:“宋师兄,你这是韩师弟的弟子打的?”宋出群气势汹汹地道:“哼!不是他打的!他哪有那本事?让他再修炼三百年,也不一定打得过我!”涂师兄冷笑:“那你寻上门来做什么?找事儿?挑刺儿?告诉你,不怕你!咱们不怕事,也不怕你刺!”宋出群骂道:“不是他打的,但是是他害的!他设了个圈(套tào),害了我!我还不能来你灵山了?”韩一鸣十分意外,青竹标才离开灵山就去寻宋出群的不是,着实胆大!而宋出群居然被他暗算个正着,难怪他气成这样!看看他脸上的青紫,别开头去。

    那边师兄师姐都在忍笑,二位师姐内敛,转过(身shēn)去,以手遮掩。几位师兄却是忍都忍不住的笑意直泛上来,元慧也是忍着笑道:“宋师兄,你也真是的。不论他怎么把你弄成这样,你也不该来呀!”宋出群喝道:“难不成我就这么吃个哑亏?我与那小子计较,也太份。但与他的师父计较,就不份了!姓韩的,你纵徒行凶在先,就不要怪我姓宋的不讲义气了!”韩一鸣已不与此人计较了,笑对元慧道:“嗯,那青竹标若还是我的弟子,我一定把他叫出来严管教。不过,他已不在我派中了。他太过顽劣,被我逐出灵山了。因此,你要找他,就去找罢,与我灵山无关了。”后面这句话,是对宋出群说的。

    宋出群一双牛眼,恶狠狠地在韩一鸣面上盯了一阵,四周看了看,果然没那小子的(身shēn)影,这一口恶气,堵得他心里难受,喝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把他交出来!”陆敬新喝道:“你喊什么!这里又不是万虚观,要喊回去喊去!没听到我掌门师弟说的话么!青竹标已不在我派了,你要寻他的仇,尽管去寻。别把这事算在我灵山上!这跟我们没关!”宋出群大怒:“说得轻巧!你们说这人不在你们灵山,就不在么?”他眼珠四周看了一看,手一挥道:“给我搜!”

    话音才落,几道灵光闪烁,这边涂师兄、付师兄、韦师兄、罗师兄手中都多了灵剑,宋出群大骂:“居然敢亮剑了!当我怕了你们不成?来来来,先打一架再说!打完了,我再把那小子搜出来!”陆敬新森然道:“平(日rì)里都不曾对你下狠手,到底顾着三分同道(情qíng)面。今(日rì)是你寻上门来滋事的,这里各位同道做个见证,这可是他自找的。今(日rì)是我灵山的好(日rì)子,我们多有容让,他却步步紧((逼bī)bī),那就怪不得我了!再让他不得了,再让,我灵山就要任他欺负了!姓宋的,你修行是三百年,我修行是一百年,修行上你不吃亏罢?要打你就跟我打,难不成我还怕了你?”元慧连忙道:“陆师弟,师弟,你别他一般见识!宋师兄,你也退一步,听我说句话好么?好歹也给我几分薄面。”

    宋出群与陆敬新都看了元慧一眼,转过头来,又怒目相对,都不出声了。韩一鸣一声不吭,宋出群与他的同门那是全然不必放上心上的,真打起来,只有输的。平波在这个时候派了这么个脾气火爆的弟子来,似乎就是想让灵山先动手的,灵山一动手,他就找到了借口。可是找到借口又能如何?他不是灵山对手,找到借口又能如何?不过韩一鸣倒想看看元慧要做什么?他对元慧殊无好感,一直以来就觉得是两路人,不会走到一条道上去。但元慧一直以来都让他十分小心,他一直不偏不倚就中取势,让人有些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