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五五、寻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沈若复更是一看这四人的神(情qíng)便知来者不善,心道:“早知道便不让师兄发结缘贴给他们。”转而一想,即来之则安之,反正已然成仇了,那撕破面皮也没什么。沈若复与韩一鸣想的不一样,他深知掌门师弟(身shēn)上有许多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地方,早就安之若素了。他陪韩一鸣到陈如风派中去时,已知陈如风的弟子不信韩一鸣的说法,甚而认定了韩一鸣是凶手,因此他一直是心生防备的,只不过不显示出来罢了。仔细看了一下四人,虽说衣裳穿的都是新衣,却都劲装扎束,(身shēn)背宝剑,只怕一语不合,就会出手的。向陆敬新看了一眼,只见陆敬新神态自若的与四人打招呼,打过招呼向自己这边看了一眼,便知陆敬新也提防上了。

    陆敬新将四人迎到桌边喝茶,看他们坐下了,便走到沈若复(身shēn)边,小声道:“师弟,这是怎么说的?他们神(情qíng)不善呀!”沈若复也不回头,眼角向后扫了一眼,才压低了声音道:“师兄小心,他们只怕是于掌门不利的。”陆敬新见所猜不错,轻声道:“好!打上灵山来,灵山也不是好欺侮的!”

    这边韩一鸣又是迎来了十来位散修的同道,这些散修的同道到了这里,神色中都有着羡慕,韩一鸣心知今(日rì)来了这许多散修的同道,必定是寻机来投靠灵山的了,细细看了几眼,都只是再寻常不过修道者,有的年纪不小了,显然良莠不齐,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无奈。灵山从前的同门,虽说并不见得人人都出类拔萃,但师兄们看上去都丰神俊秀,师姐们都出尘脱俗。心知师长们择选弟子,是十分细致的。灵山的名头,在同道中十分响亮,这些散修一直是望尘莫及的。忽然收到了灵山的结缘贴,那真是喜出望外,不约而同,赶着(日rì)子来了。他们欢天喜地,韩一鸣心底却说不出的凄凉。但今(日rì)是灵山立派的好(日rì)子,这些人今(日rì)来到这里,也是师兄们的良苦用心,咬了咬牙,若无其事的招呼他们。

    (日rì)上三竿之时,已来了不少人,连同当(日rì)屠龙时遇上的叫不出名的同道也来了好几位。沈若复提醒韩一鸣道:“掌门,时刻到了,你且去行礼罢。”韩一鸣回头一看,那边已坐了数十人,除却陈如风的弟子外,大都相互攀谈,当中空出来一片,一张木桌放在当中,木桌之上,飘浮着的居然是无色无相宝镜。

    韩一鸣按了按(胸xiōng)口,(胸xiōng)前的无色无相宝镜不知何时没了。韩一鸣至今都不知无色无相宝镜到底是什么样的宝物,实在不能看清它的本相,但它无疑是灵山至宝之一。便道:“好,我们这便行礼。”他走到空场中,人人都止住了说话来看他。韩一鸣对着这许多同道行了礼,道:“今(日rì)乃是我灵山在此间立足的正(日rì),我灵山派自即(日rì)起,立足此间,特请同道前来见证。”

    他这里话刚说完,已听一个声音骂道:“放(屁pì)放(屁pì),放你娘的(屁pì)!你们说立派就立派了,老子偏不许!”这个声音粗豪、无比耳熟,正是平波门下宋出群的声音!韩一鸣就想看看平波看到灵山立足之地会是怎么个模样,一直不见平波门人弟子前来,还以为他们不来了,这时听到宋出群的声音,不(禁jìn)冷笑。怎么派了这个混人前来,平波门下,不是钱若华最狡猾么?猛然想起自己一剑斩碎了七环宝镜,钱若华受了伤,想必是卧(床chuáng)不起,平波才派了宋出群前来。

    沈若复道:“不速之客,那就不要怪我们却之门外了!”宋出群虽进不来,但这句话却听得再明白不过了,勃然大怒,骂道:“你们这群王八蛋!居然敢不迎老子进来!等老子打碎了结界,有你们的好看!“韩一鸣道:“灵山并没有请你们前来,你们不告而来,乃为不速之客,我灵山想让你们进来,便让你们进来。想不让你们进来,也由得我们。你要打碎我灵山的结界,你便打!借你十个胆子,我灵山的守护结界若坏了一星半点儿,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打烂灵山的大门,就不要怪灵山不客气了!”

    外面宋出群气得跺脚,叫跟他来的师兄师弟对着灵山的守护结界拼尽全力,打得灵光飞溅,汗流浃背,却是不见奏效。里面韩一鸣早已来到无色无相宝镜前,以衣袖轻轻擦拭宝镜,无色无相宝镜宝光四(射shè),韩一鸣一手托了宝镜,转过(身shēn)来对着在场的同道,朗声说道:“今(日rì)灵山再此立派,多谢各位同道前来。自此,此地便是灵山。”他话才说完,无色无相宝镜腾空旋转,缓缓落下,没入地面,消失无踪。也就是这瞬间,宋出群的声音没了,仿佛他就此凭空消失了。明晰先笑道:“恭喜韩掌门。”元慧也笑道:“韩师弟,灵山如今有了立足之地,我很是欣慰。我尘溪山与灵山,也是多年交(情qíng),之后,咱们这交(情qíng),可还要延续下去的。”散修的同道都七嘴八舌地道:“我们收到灵山的结缘贴,是前来投入灵山派的,不知结缘贴上写的,可还算数么?”

    韩一鸣一看这些奇形怪状的人,就十分头痛,私心里,他是怎么也不愿这些人加入灵山的,但沈若复说的灵山应广开门路多收弟子一事,一直在他心中,因此,不数算三个字,怎么也没说出来。陆敬新接上来道:“怎么不算数?怎么不算数?灵山向来言出必行,各位同道都接到了结缘贴,那等这里完了,会给同道行入山礼。各位就不要着急争吵了,让掌门这里先与各位同道说话。”

    那些接了结缘贴的都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只要这结缘贴还算数,咱们等着就好了。”忽然听有人道:“灵山言出必行是没错,只不知灵山掌门说的可是真话?”韩一鸣已听出是谭子超的声音,心知谭子超今(日rì)乃是怀着仇恨来的,想必他将陈如风寂灭一事算在自己头上了,今(日rì)果真不是来道贺的,乃是来寻仇的。---------------------------------------------------------------------有书友问更新时间,一般是周一晚上。如果有时间上的变动,我会在群里告诉书友。感谢书友一直跟着这本书走,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