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四九、立足之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韩一鸣不料沈若复对青竹标讲了这许多,道:“师兄想的真是周到。”沈若复微微一笑:“这也没什么。我总要有约束他的法子,不是么?”韩一鸣道:“那师兄,你有没告诉他要做什么?”沈若复坦然言之:“没有!我还不打算让他去做事。我只想让他先去花天酒地,把他从前没享受过的,都享受过来。反正他现下已经学会了点石成金,银子对他什么都不算了,让他先去享受罢!没吃过没见过的,都去吃一吃,见一见,有了眼界,再来说别的。”韩一鸣更加意外:“师兄这真是放长线钓大鱼了。”沈若复道:“那是自然!他如果没什么眼界,永远只是一个小叫花子,也成不了什么大事。等他有眼界,开了心智了,自然他就会自己找事做去了。我没给他什么事去做,他高兴得不得了。等他来找我的时候,我再给他事做,不就成了。”韩一鸣微有些担心:“师兄,他还会来找我们吗?他学了这些法术,就算不来找我们,一样活得自在逍遥。”

    沈若复哈哈一笑:“师弟,你总是担心太多了!这个,我就不与你细说了。就当我赌了一场,下了赌注,你就等着底牌揭晓,不就成了!”韩一鸣丝毫不怀疑这小师兄的聪明,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了。于是也道:“好,这事我就不过问了。反正这弟子,一直是师兄教导的,师兄比我,更加有眼力,也更知晓他。”沈若复道:“师弟,这里多少大事马上就来,你忙都不忙不过来,这些小事,就不必((操cāo)cāo)心了。”

    韩一鸣等了一等,道:“师兄,嫂子可有消息。”沈若复微微摇了摇头,道:“还没有。不过,平波应该没有为难她。”他的手指轻轻摸了摸手腕上的那只神木镯,道:“我们一定要耐住(性xìng)子等着。”韩一鸣道:“师兄你心中要知道,若是嫂子那边被平波((逼bī)bī)得紧了,咱们可是想法子救她出来的。不论怎么样,都不能让平波为难嫂子。”沈若复道:“这个,我也想过。但之前,她就与我言道:一定要沉住气!因此我们只能等着。她对我说过,平波要是真的为难她,她是能有脱(身shēn)之法的。即便我心中不信,我也要忍着。你放心,我与她牵手一生,我只有比你担心的。但我们都得等。”

    他又摸了摸神木镯,道:“她留这个给我,我就能知道她的打算,这只木镯,她也戴了些(日rì)子,与她灵气相通。若是有事,我一定会知晓的。我虽修为不济,但平波若是敢动她毫发,我余生会全力于拆了他的万虚观的。”他说得简单,韩一鸣却知这并非虚言。沈若复灵力不济,但真被((逼bī)bī)到与与平波作对,也够平波喝一壶的。

    之后几(日rì),师兄师姐们将草堂内外布置得更加精美,越发齐整了,连同堂内都设上桌椅案台。肖谓恒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块极好的紫檀,做成一块素匾,付师兄写下百知堂,悬挂在正中最大的一间草堂屋门上。冯玉藻随(身shēn)携带着无数别人不曾见识过的种子,他全心全意培养了两(日rì),养了许多奇花异草出来。这些奇花异草一出来,带着蕴润光晕、雾气,且是五颜六色的,这里本来一望无紫色一下加入了这许多缤纷花草,变得(热rè)闹起来。二位师姐将花田分开,留出路来,引来活水,又在草堂之后,开辟了一片空地出来,灵山众人都将自己的碧玉竹种在那儿。碧玉竹入土,百知堂挂匾,韩一鸣瞬间定了心神,灵山终于重新在这里立足,灵山还是灵山。

    人人都忙于修整这个立足之地。韩一鸣从来不知师兄们有这样的本事,桌椅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虽说不是什么名贵的工材,也没什么精巧的装饰,却十分精致。杯盆碗盏也弄来了,门外的小路改了几回,更加工整,屋内纤尘不染,干净素洁。师兄师姐们都低头修整,一心一意要将这里修整得更好。韩一鸣知晓他们都憋着一口气,到了如今,快要吐出来了。

    这几(日rì)中,无名时而出现在这里,时而出现在那里,他依旧人事不知,看着不知何处。他(身shēn)上衣裳已又脏又旧,一头乱发,看上去与乞丐也没什么不同了。只是他的手里一直握着辟獬宝刀,宝刀漆黑,若不是知晓端底,着实没人知晓这是什么,最多当是一根铁棍。与他一般无忧无虑的,是星辰,他玉雪可(爱ài),跟在冯玉藻(身shēn)后,看着他们忙碌,时而伸手逗草,时而追蝶。以他之能这样袖手旁观,韩一鸣不(禁jìn)有些意外。看他走近了,问他道:“星辰,你只看不帮忙么?”星晨一双星眸闪亮,对他做了个鬼脸,跑开了。

    结缘的前夜,灵山众人都睡不着觉,韩一鸣本就不易疲累,明(日rì)是灵山重要的(日rì)子,他更睡不着了,在屋里坐了一阵,总觉心里如万马奔腾一般,实在不能安坐,起(身shēn)出来。此时月已到中天,草堂外面早已整出了一片空地。放了桌椅,韩一鸣走过去坐下来,夜风如水,沁凉入骨,草木清香随风而来。忽然(身shēn)后微有声息,韩一鸣回头一看,谭师姐与彭师姐走近来了。

    二位师姐走到他面前,谭师姐将手中托着的一个小包放在他面前,韩一鸣愣了一愣,连忙站起(身shēn)来。谭师姐道:“掌门请坐。这是我做的一(套tào)素衣,不过我们手艺不好,随便做的。师弟明(日rì)穿这个罢。”韩一鸣伸手揭开小包,包里一(套tào)素衣叠得方方正正。韩一鸣愣了一愣:“师姐,这是你做的?”谭师姐道:“我们手艺粗了些,不过师兄师弟们都有,掌门师弟就更要有了。”不知她何时做的,韩一鸣道:“生受师姐了。”彭师姐微微一笑:“掌门不必客气,毕竟明(日rì)是灵山的大(日rì)子。”说完这话,二位师姐飘然而去,如同来一般,没什么声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