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二零、狂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只是连累了师兄十分不忍。--凤舞文学网--他不时伸手指入口中去将自己的舌头上抓出血珠来。虽说是在口中伤口不会快些长合但那揭去了硬痂的舌头也慢慢止住血有痊愈之状。但这时的痊愈便是让他更加干渴韩一鸣怎能在这时失去那唯一能滋润自己的甘露?不停将舌头上抓出血珠来。

    但如此一来时刻长久了耳中的鸣叫声便更加尖锐并且再无消散减弱的时候。脚下也越来越软韩一鸣只担心丁五七窍一直出血却不知自己也是一直流血只不过自己流的血都已被自己咽入腹中了。他越来越疲累到了后面已不能再跑只能驼着丁五一步步向前走。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全(身shēn)力气。甚而坐下来后才将丁五平放在(身shēn)边地上便有些神智恍忽眼皮不由自主合了起来。韩一鸣自知是累极了用力拧自己的手臂和腿强迫自己醒来好背着师兄向前走。他倒也想倒下(身shēn)来好好睡上一觉。但却是不敢谁知这一觉睡过去了还会醒来么?便算是会醒来这一觉必然也耽误时刻延误了走出此处的时机。

    他背着丁五一脚深一脚浅向着前方走去。力气用尽不由得全(身shēn)颤抖但双手始终紧紧勾着丁五的双腿。觉他(身shēn)子要滑下自己背脊了就用力向上一耸将他背好。丁五在他背上摇摇(欲yù)坠他也是摇摇(欲yù)倒。他脚上的麻鞋早就不知于何时走掉了光穿着袜子好在这里不是荆棘丛生之地落脚处除去太软费力之外倒也没什么尖刺让他落脚不得。--凤-舞-文-学-网--

    韩一鸣不敢停下来但眼前却是昏花或是一片漆黑或是金星乱冒。咬紧了牙关也不顾眼前看到什么只是用力向前走去。忽然脚下一湿不知踏到了什么韩一鸣正在头晕眼花中咬了咬牙才向脚下看去。脚下一片黑暗却漾起鳞鳞水光凉凉的水正自他脚面上流过。韩一鸣愣了一愣(身shēn)子“扑嗵”一声沉入水中!他不会水惊慌失措哪里还勾得住丁五的双腿松开了手直落入水中去。而他背上的丁五却慢慢向水面浮起。韩一鸣却也不慢一把就攀住了丁五浮起的(身shēn)体好在他是面向上浮起摸了摸他的鼻端气息依旧不曾断绝这才舒出口气来!再向四周望了一望才明白过来他们已走出了之门!

    头顶有一个不那么圆满的月亮月光洒在水面再宁静安详不过只是韩一鸣看了也无从知晓(日rì)子。他周(身shēn)都被水蜇得生疼他惊惶之中喝了两口水咸涩不堪海水灌入口中如插了一把刀子进来一般刺得他口中生疼却也让他神智立时就清醒了来。韩一鸣愣了半晌才是一喜继而却是一忧。一喜是走出了之门一忧则是自己不会水此时还是借了丁师兄这水中却是连想跑都不行。定了定神先便是念御剑诀。

    他不知念了多少遍鸣渊宝剑却是踪迹全无。白龙果然封住了他的鸣渊宝剑!韩一鸣着实无计可施。这水咸涩不堪明明就是海水四周虽是黑暗却是看不到边际他如何才能出去?韩一鸣定了定神忽然在心中念道:“大师伯大师伯你听到弟子的声音么?弟子无能要求你老人家相助!”无数次大师伯都在他心中呼唤他韩一鸣不知自己的呼唤可能被大师伯听到?但已然无计可施倒不如试上一试!

    但无论他怎样呼唤皆没有回应。韩一鸣猛然醒悟过来这里是水口之内大师伯便是听到了自己的呼唤赶来相救也要过水口来到了只怕已来不及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心道:“灵山果真回不去了么?师祖来(日rì)之忧弟子无力承担了!”他心中已认定那人是师祖了自己是无能为力了来(日rì)之忧只能请师祖出手相助了!

    才想完(胸xiōng)口便是一(热rè)一道雪光自他(胸xiōng)口绽了出来直刺入天宇!韩一鸣愣了一愣这道雪光耀得他头昏眼光眼前一片昏黑!无色无相宝镜!是的无色无相宝镜!韩一鸣曾见过这样的雪光的!忽然脚下不知多了什么他被托了起来。(身shēn)子慢慢高出水面。韩一鸣低头一看海水下方透出菱花模样来。是无色无相宝镜背面的花样透过镜面映了出来托起他们的是无色无相宝镜。不知何时变得如桌面般大小了过得片刻连同丁五一同都被托了起来。韩一鸣几乎是瘫坐在镜面上。有了攀附之处顿觉自己全(身shēn)的力气都用尽了连瘫坐在上面都有些坐不稳。

    远远的一道碧光划过深暗的天空如一颗流星带着明亮的长尾向着这边飞来!韩一鸣太过疲累已有些神智昏沉心道:“是谁?还是只是一颗流星?”忽然眼前一亮一个人影出现自己眼前。素衣如雪面容刚毅眉宇间剑气隐隐。韩一鸣呆呆望着他猛然明白过来:“五师叔……”三个字叫了出来(身shēn)上力气全失再也支持不住瘫作一堆!若是不见到五师叔他大约还是能再支撑些时候的但一见了师长便失却了力气。瘫倒之后眼前一黑人事不知!

    醒来之时只觉满眼都是阳光周遭极之宁静韩一鸣先看到的便是一片青黑的屋顶。韩一鸣对着屋顶怔怔看了一会儿忽然听旁边人有道:“小师弟你醒了么?”韩一鸣顺着声音来处转头看去只见那边桌旁坐着一人。素色衣衫却不是这些时刻以来总与自己同行同止的沈若复与陆敬新而是与自己同住在这屋内的顾清泉!

    韩一鸣(欲yù)要坐起(身shēn)来却是全(身shēn)酸痛略一动弹都牵动得(身shēn)上酸疼无比。顾清泉自桌边过来对着韩一鸣细看了两眼道:“嗯真是醒了。醒来的好。我好去告诉几位师尊和掌门师兄。他们很是担心你醒来了我这就去告诉他们。”韩一鸣还未出声他已快步出门去了。

    -------------------------------------------

    好象明天要变天大家记得加衣服!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