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一八、两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他用力搀着丁五丁五软垂在(胸xiōng)前的头偏向了一边韩一鸣惊见他脸色已变得青白眼、耳、口、鼻都流出血来。--凤-舞-文-学-网--张了张嘴才现自己除了“师兄”二字之外别的话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韩一鸣一连扶了几回不能奏效一咬牙将丁五放下双拳握紧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站起(身shēn)来右手手指一弹鸣渊宝剑“刷”地一声飞入手中对着白龙恨声道:“你杀了我掌门师兄!我……”话未说完手中的宝剑中金光流动韩一鸣愤怒至极想也不想抬起剑来便对着面前的白龙砍过去!

    鸣渊宝剑带着一声尖锐的鸣叫剑锋变得如阳光一般明亮瞬息之间已砍到了白龙面前。白龙本就长(身shēn)玉立站在他面前。待得鸣渊宝剑剑锋砍到了自己面前才抬起右手来迎着剑锋而来。出清冷光辉的一只手白得跟玉一般手指修长有力该是男子的手里最为完美的一只手了一把将剑锋抓在了手里。韩一鸣拼了必死砍的这一剑被白龙一手拦住了。白龙冷笑一声忽然不言语了韩一鸣已见那犀利无双的剑锋上的金色沁入了它手中白龙的手掌与剑锋之上金光相抵之处现出一层宽大的鳞片来转眼它的手已全被鳞片盖住了。韩一鸣此时咬紧了牙关它杀了丁师兄自己就是不要命也要跟它拼了。

    忽然手心剧痛鸣渊宝剑的剑柄脱手而出鸣渊宝剑被那白龙硬生生夺了过去!韩一鸣还未出声鸣渊宝剑也自白龙手中挣脱出来带着尖啸飞到了空中!韩一鸣不止在心中念御剑诀连口中也念个不住要将鸣渊宝剑招回(身shēn)边来。--凤-舞-文-学-网--白龙抬起手来对着宝中一指一抓鸣渊宝剑又被他抓在了手中。只听它道:“弥蕤你功亏一聩死而不甘么?”韩一鸣全然呆住了这白龙居然知晓弥蕤的名字!只见鸣渊宝剑剑刃上的光泽瞬间便黯淡了下去静静躺在了白龙手中!

    韩一鸣失却了宝剑只得冷冷看着白龙。手无寸铁在白龙面前是死路一条了!但在白龙面前有宝剑又能如何?一时痛恨自己修为太低以至于在它面前不堪一击。此时再无反击之机只能任它宰割了!也痛恨自己一时(情qíng)急竟然是出手便砍全然没有用如影追风剑至于千钧斩那更是想都不曾想起来!看了看倒在脚边的丁师兄忽然也松了口气丁师兄这样快便去了自己跟着他去也没什么!想到这里心中平静下来抬起头来看着白龙。

    白龙对着鸣渊宝剑上下打量了一下道:“你没话要说与我么?”韩一鸣冷冷地道:“我只对我的宝剑有话要说!”白龙不动声色地将它手中的鸣渊宝剑向前一伸韩一鸣对着鸣渊宝剑道:“弥蕤从今往后你不可伤及我灵山的同门!”白龙冷淡地道:“你如同说遗言一般。”韩一鸣道:“你拿了我的宝剑不可伤及我的同门!”白龙冷笑:“你当我稀罕它么?什么了不起的物件!”它抬起手来将鸣渊一掷一道金光向着远方划去。韩一鸣本以为白龙夺了剑便不再还自己了愣得一愣眼睁睁看着鸣渊宝剑消失在黑暗的边缘。

    两厢无话白龙对着韩一鸣又看了一眼道:“你回到你灵山就可以寻回你的宝剑在这儿你就不必找了它不能再来!”韩一鸣听在耳中忽然一个机灵回到灵山?它不是要惩戒自己与师兄么?它还放自己回灵山?但看白龙没有接下来的动作才知它果真是要放自己回灵山了。

    忽然悲从中来自己与丁师兄同来结果师兄不能回去了自己如何有脸回去面对师长们?一咬牙道:“你杀了我师兄我……”只听白龙冷冷地道:“他也配我来杀?我不过是小施惩戒罢了。”韩一鸣一时愣住师兄没死?哪里还顾得别的先弯腰去丁五鼻端一摸一手的鲜血之外还有微弱的气息。

    那白龙道:“你带了他回去好好想上一想那孽物你们是否交出来?我来问你们可还给灵空留些(情qíng)面。若是青龙来问后果你去细想!那孽物你们是定要交出来的。哪怕将你灵山毁于一旦我都要寻到它!”韩一鸣心中一截截冷下去它这话说出来就真的不顾灵山众人的生死了!不再言语深深吸了口气弯腰下去用力托起丁五的一条胳膊来头钻下去将他挪到背上。韩一鸣前两(日rì)水米不得粘牙全(身shēn)乏力却是立时便背起丁五来只觉眼前黑脚下软。

    却又听那白龙冰冷的声音道:“我境内你灵山不能飘到你只有两(日rì)时候两(日rì)之内你回到灵山他就还能救回来。过了两(日rì)……”韩一鸣只听了“两(日rì)时候”拔腿便跑。不曾再与那白龙说一句话头也不回。黑暗之中不辨方位但他却是背对了白龙便跑。跑了不知多久忽然眼前一亮已跑出了黑暗眼前是与丁师兄一同走过的红黑之境。韩一鸣只觉脚下无力挣扎着又向前跑了一阵再也跑不动一跤直扑下去。

    这里他才来之时光是行走就极费力脚下所踏是软的比在地上行走越费力。他足狂奔用尽全(身shēn)力气却只是跑得一阵就将全(身shēn)力气用尽扑跃下去。他背着丁五直跌下去不敢放手怕摔坏了丁五硬生生跌下去。好在下方并不是硬地硬生生跌下去也不怎么痛。大口喘息之后翻(身shēn)坐下来将丁五平放在地上坐起(身shēn)来精疲力竭地坐在一边喘息。一低头才见自己白裳(胸xiōng)前大片血渍!

    韩一鸣连忙去看丁五可怜丁五脸上七窍都流出血来但他(身shēn)上却没有血渍。全都流在韩一鸣(身shēn)上了韩一鸣伸手探过师兄鼻息虽是微弱却也还有。用手捏他鼻根拍他后颈又寻不到凉水看着丁五流血不止哪里还坐得住。翻(身shēn)起来将丁五背在背上。咬紧了牙关向前快跑!

    --------------------------------------------

    周末过得怎么样我出去了一天。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