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一五、颜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凤舞文学网--->

    丁五道:“师弟你的宝镜呢?”韩一鸣一按怀内硬而且凉无色无相宝镜还在他怀中。--凤-舞-文-学-网--便道:“在呀师兄你要用么?”丁五道:“是。就要见到尊者了你拿出来我看上一看。”韩一鸣伸手自怀内掏出宝镜来递过去。丁五却道:“师弟要劳烦你拿在手中。”韩一鸣依言缩回手来只见宝镜之内一池碧水一朵白莲与常(日rì)一般无二。丁五也对着宝镜看了看伸出他短粗的手指来在宝镜镜面上轻轻一按道:“无色无相万法万相光明广大悉我心意!”

    他话一说毕宝镜上的碧水莲花都匿去无踪镜面上宝光闪烁显现出明亮黄澄的铜镜镜面来。韩一鸣一向以来不知这宝镜到底有何妙处此时见师兄这样一来宝镜就变了个样子心中一怔定定看着。却也将师兄念的这十六个字都记在了心底。只见丁五对着宝镜看了一看先是用衣袖抹过头脸然后端整衣裳理过衣袖又用衣袖将(身shēn)上都拂过一遍再对着铜镜看了看才道:“师弟便要见尊者了你也整理衣裳。将宝镜拿给我你也照一照。”

    韩一鸣立时明白过来师兄不愿让尊者看见二人这时的狼狈之状。丁师兄毕竟是灵山掌门担心这个时节若是有什么不妥等于丢了灵山的颜面。二人颜面是小事灵山的颜面可是大事。将宝镜递给师兄只见丁五接在手中将正面对着他照来。

    宝镜虽不大但韩一鸣整个人都映在了镜中!韩一鸣不看不知一看才觉自己果然是十分狼狈衣裳凌乱头也是纠结散乱面上还有两道鞭痕红肿着(身shēn)上虽看不到鞭痕但火辣辣作痛之处必然就是伤痕了。--凤-舞-文-学-网--连忙也如师兄一般整理了一回再对着镜子看了一看虽说面上鞭痕依旧但到底是整理过了清爽许多。对师兄看了一眼这才看见丁五下颏之上也有一块红肿。

    丁五道:“好了这下清爽了。嗯师弟你记好这面宝镜你一定要揣在(胸xiōng)前要揣好揣紧。”说着伸出手指在宝镜镜面上点了一点宝镜镜面不知所踪但碧水莲花也没有显现出来韩一鸣正要道:“师兄怎会如此?”便见丁五口唇微动不知说了几个什么字镜面上忽然浮起一圈圈的银色波纹来。那银色波纹由镜心而起向外扩展开来一圈一圈扩到镜边不知所踪但镜心却不停地有波纹扩开来。韩一鸣愣了一愣丁五道:“一定要揣好揣紧!”韩一鸣不再问下去伸手接了过来揣入怀中。这回揣得极牢他又整理好了衣衫(胸xiōng)前平整揣好之后还按了一按不觉滑动这才道:“师兄我揣好了。”丁五道:“嗯那好我们往前走罢。”

    这下再往前走二人都打起了精神或许是离所要来之地近了心中紧张起来韩一鸣(身shēn)上虽还无力但却不饿了。二人又走了一阵丁五的左手忽然亮了起来一道雪白的光芒自他垂下的手心溢出韩一鸣忙道:“师兄!”丁五也察觉了抬起左手只见手心里的那点白光慢慢扩大片刻之后已在他掌心盘旋起来韩一鸣细看时那点白光已自丁五手心脱出在他手掌之上绕了几个忽然化为一道流光向着一方去了。

    二人皆不言语丁五是一尘不变的沉稳韩一鸣则是暗自戒备向着四周看了一看。忽然眼前一亮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是一个白衣人(身shēn)上衣裳白得散出冷光面目英(挺tǐng)面上的肌肤都透出淡淡的清冷光辉如同冰玉一般。他眼神凌利让他(身shēn)上的冷光越冷静。韩一鸣一见他面目立刻低下头去这便是来过灵山的白龙!低头下去倒不是怕它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怕的?只是不想为它所伤避开它的伤害罢了!它的伤害在无形之中便会来到如若自己不小心些如何陪伴丁师兄回去?

    只听它冷冷地道:“你们来了?”韩一鸣一听他声音便凝住了呼吸不再言语。丁五则道:“我们前来拜见尊者。”它又冷冷地道:“拜见尊者?是尊者让你们来的么?是我让你们来的!”他说前面几句话倒还只是森冷但说到最后一句却有了雷霆般的气势韩一鸣只觉脑中“轰”地一声眼前就是一黑。亏了他心心念念要撑住因此(身shēn)子晃了一晃却是站住了。

    丁五道:“尊使召我与我师弟前来有何见教?”他向来不会说动听言语因此对了这条白龙也是再平淡不过的口吻。话一出口周遭便是一片寂静。韩一鸣静静立着片刻之后只听那条白龙道:“这话你还来问我么?我要问的话你心中再明白不过了!”说来也怪他的语气清冷、淡然但韩一鸣听在耳中却有如听到咆啸一般有些震耳(欲yù)聋。丁五道:“尊使请息怒!在下愚鲁不知尊使之意还请尊使明示!”

    韩一鸣抬起头来只见丁五神色不改依旧站在前方。那白龙冷冷地道:“你灵山多年来私藏孽物你们还想要包庇到哪一步?那孽物可是我亲眼所见。只不过我来得慢了片刻不知被你们藏于何方去了。现下之主还无暇顾及此物我先来问一问你你若是交出来呢你灵山的过往藏匿之罪就既往不咎了。你若是不交出来休怪我手下不给从前灵山掌门留(情qíng)面!”韩一鸣看了师兄一眼丁五面上神(情qíng)依旧纺丝不变而那白龙的眼中却是狰狞冷光都显现了出来直看着丁五。

    丁五默不作声了片刻韩一鸣只觉排山倒海般的压力都压上(身shēn)来压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但片刻之后丁五道:“尊使来过灵山可惜我无缘得见因此也不知尊使的来意。尊使说的孽物我知晓了是一条鱼龙但在尊使来过灵山之后它便于一个夜晚自去了不知去向何方了。它已不在灵山了让我如何交得出来?”

    -------------------------------------------

    好似要变天了大家小心(身shēn)体不要生病呀!十二月的我实在是太忙了!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