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四四、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让青竹标名义上离开灵山,这倒是个好法子。()只是不知他是否愿意?韩一鸣对这弟子,着实没什么信心。沈若复道:“师弟,你不必过问这些事,你是掌门,要么就什么都知晓,要么就学丁师兄,许多事都不知晓。你不知晓,就没什么把柄捏在他人手中。许多事,我会说与你听,而青竹标的举动,你就不必太清楚了。”韩一鸣道:“师兄,你想得太周全。只是我若不知,或多或少会有些心内不安。”

    沈若复道:“没什么不安的。师弟,你的心地不要这样坦白。灵山在此立足,从此就缓过劲来了。这是许多人不愿意的,平波固然希望咱们灰飞烟灭,那别的人呢?难道就希望咱们好么?没谁希望灵山好的。”韩一鸣听他这话尖刻,有些忍不住道:“除了平波,

    别的门派,倒也没对咱们怎么样。”沈若复冷笑:“师弟,你把他们想得太好了。别人我就不说了,黄松涛是第一个希望你死的。无名从来不听他的话,却一直跟在你的(身shēn)后。黄松涛拿他没法子,这(情qíng)形下,你要是死了,无名无人可跟,他自然会想法子将无名收回派中去。你当他没用什么法子么?只怕他是没有什么法子没用过了,只是什么法子都拢不住无名,他很无奈。他不是不想杀你,而是不愿意冒这个险。平波一路追杀,都没能把你杀掉,黄松涛一定也掂量过自己的本事能否将你一下杀死。他也老jiān巨猾了,想必是清楚他不能干净俐落解决了你,才一直迟迟没有动手。至于元慧,你活着于他没什么好处,那你若是没了,他也不会出声。”

    一席话说得韩一鸣默不出声,就在前一天,他去尘溪山借剑,险些就被元慧直接送到平波面前去。他虽不怕平波,但真是这样撞上了,必定是一场恶战,且是全无防备的恶战。结果,只会比眼下要糟糕。沈若复接着道:“至于明晰师兄,师弟,你对他更加看不清是么?”韩一鸣忍不住道:“明晰师兄跟他们不一样。”沈若复道:“那是师弟你的看法,在我眼中,没什么不一样的。若是不一样,平波一直追杀你,他又为你做过些什么呢?有没有制止平波?有没有约起同道来为你讨个公道?”韩一鸣瞠目结舌,这些话,他一句也答不上,沈若复字字如刀割得他无话可说。过得半晌,才道:“他们各有门派,平波势头正旺,不好出手相助。毕竟门下那么多同门,总得为他们留有余地。”沈若复道:“我也知晓师弟你说的对,一派之长,都得为门人详加考虑。我也没有怪他们!本来么,我们与平波之间的恩怨,是我们的事,与他们无关,他们若是出面干预,那是他们的(情qíng)份。为门人弟子着想,闷不出声,也在(情qíng)理之中。灵山只是我们自己的,只是灵山弟子的,有灵山他们也不能分一杯羹,没了灵山,于他们也没什么妨碍。换了是我,我一样不会出声。”

    韩一鸣道:“师兄看的明白。”沈若复道:“这是一定要看明白的。因此我虽不恨他们,但心里也不对他们有多么亲切。天下熙熙,天下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利益使然,我也得站在灵山来想这些事。”韩一鸣看着这小师兄,深觉他心思深沉,思虑颇多。沈若复道:“师弟,你从前太坦白,心地太干净。经历了这许多,我看你比之从前,是变了许多,细密了,心思也深沉了。但比起平波,黄松涛,元慧,你还是太坦白了,也太干净了。咱们只是在这里立住了足,灵山真要在这里重新开始,你的心地要再刚硬些,手段要狡猾些。”

    韩一鸣道:“师兄,你多指点。我从前对这些是一点都不屑,可如今,我却觉师兄说的对,这样做并不违背我的本心。我的本心,是想要重建灵山的!不论将来多难,我都要重建灵山。哪怕我没这个本事,不论我能做到哪一步,我都会尽力去做。我没有师祖那样的灵力,没有那样的本事,我只尽力去做,既然修行是漫漫长路,就更能慢慢做下去。穷我一生之力,能做到哪里,就做到哪里。”沈若复道:“师弟,我责无旁贷!”

    他对着那边看了一看,道:“师弟,灵山就那么几个人了,我一定会尽力。”韩一鸣道:“我们要不要与师兄师姐们相商?”沈若复摇了摇头:“师弟,许多事,不必人人知晓。师兄师姐们跟我们一直走到如今,不离不弃,还什么难事没经历过,什么事看不开?有必要让他们知晓的,我们再告诉他们。需他们出手,我们也不必开不了口。就我们这些同门,只要开口,哪怕你要他们的xìng命,只要是于灵山有利,他们也会毫不犹豫交在你手中的。坏事,尽管交给我,我自会安排,不必事事都去打扰他们。”

    韩一鸣默然,看了看那边的师兄师姐。师兄师姐们动起手来着实不含糊,那边已搭起了好几座草堂,青竹标跑来跑去,忙着搬东西。远远看去,一片深浅浓淡的紫sè中,几座蓬壁草堂,倒也不显突兀。尤其这几座草堂居然还搭得错落有致,墙壁十分工整,屋顶也修整得很光洁,与韩一鸣之前见过的草屋全然两样。沈若复道:“师兄师姐们的手艺着实好,虽是草堂,却全然可以见客了。”韩一鸣道:“师兄师姐们或许就打着这个主意。他们百年的修为历练,只会比我们更加有远见。”沈若复道:“那就更加好办了,不必与师兄师姐们说什么,似乎咱们的心思,他们全都知晓。师弟,我这样打算的,咱们这里草堂建好,就广发结缘贴给同道,告辞同道,我们灵山已在此立足。等同道都来过后,咱们就广开门户,广收弟子罢。”韩一鸣愣了一愣,沈若复道:“师弟,咱们灵山从前收弟子,一定要机缘巧合,一定要有那份领悟才收。结果呢,我们也没比别人好到了哪儿去。泼天大祸来的时候,我们也一样输得倾家((荡dàng)dàng)产。那咱们就该学学平波,多收点弟子,以策万全。”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