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三八、结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沈若复笑道:“那师兄就去当无名好啦!”顾清泉道:“羡慕归羡慕,可我还是想跟师兄弟们在一起。()看他无忧无虑,谁不羡慕?可是真的去当他?想必大家都不愿意!咱们灵山走到这一步,也算走过了最难的时刻了。接着往下,只会越来越好走,咱们还要同门修习呢!我之羡慕,只是一种欣赏,并非我一定要去做他。师弟,你不也一样么?”

    韩一鸣看了看无名,这里这样大声,他依旧充耳不闻,睡得鼾声阵阵。想来这里众人也叫不醒他,但还是叫了两声,无名全无动静,便道:“不必叫他了,我们是叫不醒他的。他与我们不同,灵光也全然不同,能离开黄松涛前辈,跟在我们(身shēn)后这么多rì子,绝非等闲之辈。寻常冷风,岂会将冻着他?”众人都道:“师弟你带路,咱们这就走罢。”韩一鸣先召出青霜宝剑来,当先向着紫裳清修之地飞去。

    紫裳清修之地离这里甚远,灵山从人御剑风驰电掣般划过天空,不多时,韩一鸣已见远远的一座小山,山势平缓,紫裳的清修之地,已近在眼前。韩一鸣落下地来,灵山众人都跟着落了下来。韩一鸣回头看了看,无人跟来,便向山顶走去。灵山众人也不多问,跟在他(身shēn)后,也向上走去。

    走到山顶,韩一鸣一愣,这里原来有一株矮松,枝干扭曲,树冠有如华盖,每次韩一鸣来到这里,都是在这里通报过后,得紫裳(允yǔn)可,才能进入那如梦如幻的花田。可是这时,那株矮松早已没了踪影,地上芳草凄凄,连树坑都没有。而山顶之上,更是空空如也,韩一鸣心中一阵刺痛,紫裳寂没后,她的灵力消失,所以结界没了。那株矮松,就是她的山门,随她而去了,花田,也成了一个永远记得,却似不复存在的梦幻!

    不来到这里,韩一鸣想不起紫裳来,毕竟灵山失去的师长同门实在太多了,紫裳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但到了这里,紫裳的前尘过往,都浮了出来,连同被他看明白看懂了的难言心事,狠辣手段,都自韩一鸣心头活过来。随着紫裳活过来的,就是灵山的师长们,韩一鸣这才惊觉自己已变得刚硬了,想起来这许多,只有百感交集,却无一丝动摇与眼泪。

    站了片刻,转回(身shēn)来,苦笑道:“紫裳师叔的灵修之处,我们是去不到了。咱们再寻个去处罢。”冯玉藻走出来道:“掌门师弟,让我来看一看可好?”韩一鸣看他神(情qíng)专注,便道:“好,师兄来看一看。”冯玉藻走上前来,先将四周看了看,指着从前生长那棵矮松之处道:“这里就是紫裳师叔从前的结界。我虽没来过,但看得出来。”韩一鸣大吃一惊,紫裳寂灭也有两年了,难道,她的灵力竟能这么久不散么?连忙也向他所指之处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

    冯玉藻又四周看了一看,道:“不过紫裳师叔的清修之地却不是这里。紫裳师叔的清修之所离这里远着呢,但她却开了这样一道门,着实玄妙。”说着,蹲下(身shēn)来,轻轻抚摸从前有过矮松之处。他手掌抚过地面,地上微有亮光。灵山众人都不出声,看着他动作。他将那块地方抚摸了几遍,他的手掌渐渐明亮起来,他已将灵力都引到了手上,来回抚摸这个已然没了痕迹的结界所在。

    他手在地上往来摸索,神(情qíng)思索,韩一鸣不声不响,站在一边,灵山众人也不出声,站在一边看着。韩一鸣抬头看了看,此时天边已有了微微的白光。他这里一看,陆敬新、顾清泉等都已四散开来,各自戒备。谭师姐抱着星辰与彭师姐站在一块儿,眼睛却看着冯玉藻。彭师姐看冯玉藻在地上摸索,便道:“冯师兄,你可找到了?”冯玉藻微微摇头,眼神中颇有些失望。彭师姐道:“我也来找。”说着,也蹲下(身shēn)来,细细摸索。

    韩一鸣实在不知他们到底要摸索到什么,但冯师兄与此这二位师姐都跟着白樱师叔术修,因此他们这样细找,必有他们的缘故,心里也有些奇怪,什么样的灵力,能在两年之后,还能维持?忽然彭师姐抬起头来道:“韩师弟,灵芯呢?”韩一鸣道:“我将她藏起来了,她被平波的符咒束缚住了,我一时解不开这个符咒,只能将灵芯藏起来,不让她被平波抓去。”彭师姐道:“把她给我。”韩一鸣依言自怀中取出紫睡莲来递给彭师姐。

    彭师姐接在手中,紫睡莲上符咒闪烁不停,彭师姐细细看了看,道:“师弟,这里有她师父曾经留下的结界,我们是解不了的。她们曾经的清修之所离此地极远,不知可还存在,但借由灵芯,我们能或许能到那儿去。紫裳师伯的结界与我师父从前的,极为相似,但我却解不开,希望灵芯能助我们一臂之力。”韩一鸣奇道:“难道紫裳师叔的灵力,能留到如今?”彭师姐道:“不是她的灵力留到了如今,我看到的是,她这个结界,用的是她和灵芯的灵力,因此,她的灵力消失了,灵芯的却还在。”韩一鸣奇道:“灵芯似是不知。”彭师姐道:“她应当不知。紫裳师伯借她的灵力做这结界时,只怕她还未修成形呢。”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看:“我没看错,但我不知晓,我能否将灵芯的灵力引出来。不论如何,我尽力一试。”她轻轻抚摸紫睡莲,纤纤玉指在花苞上抚摸,她的手指在花苞上抚摸了几次之后,指尖泛起淡淡白光,自指尖而起,慢慢的手指都亮了起来。她轻轻抚摸紫睡莲,过得一阵,轻声道:“师姐,我一个人不行,你也来。”谭师姐把抱着的星辰向韩一鸣递过来,韩一鸣正要伸出手去,旁边沈若复已伸出手来接,谭师姐微微一笑,道:“还是掌门师弟来接手吧,沈师弟,你抱不动他的。”沈若复窘迫,谭师姐道:“这里除了掌门师弟,就是我与彭师妹能抱得动他,对了,冯师兄也算一个。只不过可能还要请冯师兄出手,因此,还是掌门师弟来接手罢。”韩一鸣接过星辰,这一接过来,才知这小儿竟与如莘一般沉重,沉沉的直往下坠,韩一鸣竟有些抱不住他。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