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三七、立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    ()回到灵山众人聚集处,天sè已是大亮,灵山众人都在童子做的结界中,平波果然没有再来。()韩一鸣见平安无事,真是忍不住想问问童子为何平波这样怕他?但见童子一回到众人聚集之处,便现出疲惫神sè来,眼皮不住的下垂,打着呵欠,强忍住了。童子落下地来不过片刻已睡着了,谭师姐道:“掌门,我抱着他罢!他能歇得好些。”将童子抱在怀中,童子打了个哈欠,眼都没睁,轻轻转了下头,将头靠在谭师姐肩上,已沉沉睡去。

    韩一鸣却睡不着,放眼一看,早见那边有一个人,长发披散,衣裳散开,躺在地上睡得鼾声四起,正是无名。不知何时,他又摸了来了,还避开了灵山最为危难的时刻。陆敬新看韩一鸣眼睛看着无名,眉毛一挑,无奈地道:“不知他怎么出现的,也不知他是如何突破结界进来的。这个结界于他而言,好似全无用处,他来去自如。”韩一鸣也无奈的笑了一声:“由得他罢。他没在平波来袭时出现,已没给平波找我们碴的机会。自然平波也没少找我们的碴了,也不在乎多这一个。我不知要说他傻呢,还是说他聪明了。”

    沈若复走过来道:“还真不能用傻或聪明来说他了,能说他大智若愚么?”接着摇了摇头:“似乎也不能。”韩一鸣道:“不管他了,咱们离开此处。”沈若复道:“师弟,我们去向何方呢?”一句话问得韩一鸣微微一愣,他从未想过要去向何方。沈若复定了定神道:“不如,我们去寻一个方,从此将那里当成我们的立足之地。”一句话说得韩一鸣心动,是呀,一个门派,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如何安(身shēn)立命。点头道:“师兄说的是,我们寻个地方,将那里就当成我们安(身shēn)立命之处!”

    一句话将灵山众人都引了过来,众人将他一围,都道:“好,掌门说我们去向何方,我们这便去。”“有了立足之地,我们一定不会再让平波在(身shēn)后追赶。”“没有立足之地,我们都不怕他,有了立足之地,更不怕他!”“掌门不必担心,只要有一个地方,我们自然会将它建得与灵山相似。”师兄们你一句我一句,说的韩一鸣心头一(热rè),自成为灵山掌门以来,一直都是忧虑重重,一直都奔波不停,那时他不敢停下,生怕平波将灵山众人一网打尽。灵山同门并非无能,而平波手段着实厉害,在他处心积虑之下,灵山的强盛一去不复返,灵山众人四散逃命,即便这时回想起来,韩一鸣也觉心里梗得难受。

    而这一场恶斗之后,韩一鸣不再如之前那般顾虑重重。这场恶战之后,韩一鸣窥破了平波的心病,((逼bī)bī)得平波心神大乱,已是与平波打了个平手。然平波倾尽全力,也不能消灭灵山,其嚣张气焰一定会收敛。这时灵山便得了喘息之机,在这个时节立足,当真再好也不过。他自然不认为重建灵山是难事,这些事到了灵山同门手中,也会迎刃而解,最难的时刻已过了,再没什么时刻,能如过去的这些时rì那般艰难。一时间豪兴大发,道:“好,师兄师姐们找个大家都觉得好的所在,咱们立足下来。”

    计议已定,自然就是要寻找个立足之地了,按韩一鸣的所想,便是这里也不错。灵山能走到今rì,着实不易,立足之地,不必太过讲究了,只要能立足就好。陆敬新道:“此处太过险恶,还是另寻个地方。”沈若复道:“立足之地,何等紧要,绝不能马虎。这里实在也不是咱们该在的地方,还是另寻个去处罢。”可要找这个所在,着实也费手脚,韩一鸣实在不认为东奔西跑,于灵山有什么好处,忽然想起一处来,道:“我们去紫裳师叔从前所在如何?”

    众人皆是一愣,紫裳为灵山弃徒,虽说她已灰飞烟灭,但她从前所在,众人都有些诲莫如深。韩一鸣当然知晓师兄师姐们犹豫的缘故,道:“秦无方师伯还在之时,已将紫裳师叔的灵芯灵根都让我送到紫裳师叔处去了。紫裳师叔离开灵山多年,并没有消散,碧玉竹仍旧碧绿,一是她勤于修炼,二乃是因师祖并没有真正将她逐出门墙,只是驱逐她,不许她在灵山修行罢了。师祖若真的要让她化为乌有,绝不会留她下来的。因此,我仍是当她是我的师叔的。我剑劈灵山之后,无力对抗平波,就是借道她的清修之处,才自平波手中逃脱。而平波也飞快赶到她的清修之地,将打了个魂飞魄散。这样的师叔,我真没法不认她。”

    灵山众人自然是不知道这段公案的,韩一鸣也不去细说他所看破的紫裳过往。沈若复道:“师弟,我没那么迂腐。你是掌门,你说了要去那边,必有你的缘故。就算是师祖将紫裳前辈逐出了门墙,在她为你寂灭之后,你将她重列门墙,也是(情qíng)理中事。我们听你的。”灵山众人皆没异议,众人都道:“这便走罢。”颠沛流离多时,这时有了立足之地,众人都振奋起来。冯玉藻看了一眼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无名,道:“掌门,松风呢?咱们带他去么?”韩一鸣看了看无名,他睡得香甜无比,这样的无名,着实不需为他担心。于是道:“不必为他担忧,他若是跟来,自会跟来。他若是不来了,也不是咱们能担忧的。“冯玉藻看了看四周,道:”这里天寒地冻,若是有个闪失……”沈若复笑道:“师兄便是菩萨心肠。无名这样灵异,会有什么闪失?能有什么闪失?只怕天下人死绝了,他依旧活得好好的,看看,只怕比之从前,还吃胖了不少。他来跟在我们(身shēn)后也有两年多了,就是师弟叫了他一声无名,就跟来了。我记得那时师弟还不是掌门呢,他便跟在师弟(身shēn)后了。这两年多来,可曾见他有什么闪失?我们有危难之时,人家会闪避。我们过了危难,他便出现了。若是个寻常人,早被我骂死了!我们背时的时候,不来援手,躲得无影无踪。我们平安了,他就来了,这样的人,你还担心他会危难?我看他真是得天保佑,这点保佑,我们求都求不来呢!不必管他,他若要来,迟早会来。他若不来了,黄松涛掌门也不必虎视眈眈盯着我们了。盯着咱们的眼睛,还少么?”顾清泉笑道:“打沈师弟嘴里说出来,当真有趣。不过说得极对!真不必太在意他,人家活得比咱们可是好太多了。我很是羡慕!”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