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三零、劫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平波一走,他的弟子也飞快跟着他去了。本来此地打得不可开交,却在片刻间安静下来。片刻间,平波党羽已走得无影无踪,这里只剩下了灵山众人与狂飙!灵山弟子都收住宝剑,站在了两边。狂飙一动不动,站在当地,童子(身shēn)上灵光闪动。过得一阵,童子睁开眼来,站起(身shēn)来,先转(身shēn)看了看狂飙,道:“多谢你啦!咱们的约定,到此时已完结了。从此,你再不欠我什么了!”狂飙转过(身shēn)去,高高跃起,一点碧光高入云宵,落下来,已在遥远的山顶,再一跃,已看不到它的踪影了。

    狂飙走了,韩一鸣依旧全(身shēn)无力,童子走近来,灵山弟子都同他一起过来,韩一鸣忽然想起来:“凌风云呢?”四周查看。童子道:“平波打中他了。”韩一鸣大惊,童子道:“他命中注定只到三岁,不论怎么样,都不能再长大的。托掌门的福,他已经活到三岁了。”韩一鸣猛然想起在四海庄院时,那个道士的话来,怔怔出神。

    冯玉藻走近来,对韩一鸣上下打量了一下,道:“还好,掌门无恙。咱们就在这里等着,掌门也不要急着走动,在这里守到天亮,掌门恢复了,咱们再走。”陆敬新道:“我奇怪的是,狂飙为何会来?”冯玉藻道:“陆师弟,你不要多问,等掌门恢复了,再问。这个时候,掌门要静心休养。”韩一鸣道:“好!多谢师兄,只是有件事,我放心不下。我们到了这里,沈师兄与青竹标可没跟过来,我担心他们。”顾清泉道:“这个好办,我去找他们过来。”韩一鸣颇为犹豫,不知平波一伙可走远了?要是没走远,顾清泉一人去接沈若复与青竹标,单枪匹马最易为平波一伙下手。便在他犹豫之间,童子道:“我去接过来。正好我也知晓他们在哪里。掌门就在这里,平波十分狡猾,说不定会折转回来。但我有办法让他打不到掌门。”

    童子之能,韩一鸣心中是有数的,但听他这样讲,还是有些不放心。童子如同洞悉了他的心意一般,道:“平波一来忌惮灵獒王,二来忌惮我。但他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并没有就离去,但分不会贸然接近。我去接,来去极快,我做个结界,把这里(套tào)住。我做过结界后,我就可以放心去了,平波看见了我的结界,就知我走开了,一定会来。但要打破我的结界,所需的时刻,足够我赶回来了。只要我一出现,平波立刻就会走的。”他边说边抬起手来,

    右手食指指尖一点灵光闪烁。他食指对着众人画了个圈,轻轻一点,道:“不要走动,就算平波来了,也不要理他。灵骨会在一边守护。平波就是打过来了,也不要动,不理平波,他就没法打入结界。我的结界,并非打不穿,而他的灵光要打穿我的结界,非一时之功,所费的时刻,已足够我来回了。千万不要与他动手!就算看着他打到眼前,也不要动手。掌门若是信我,平波便伤不到掌门!”他右手食指在空中轻轻划动,片刻之后,道:“好了,我去了!”

    他一转(身shēn),消失不见了。童子的灵力之高,着实是韩一鸣前所未见,这时见他去了,心里放下来。以童子之能,平波是不能奈何他的。他去接沈若复与青竹标最为合适。韩一鸣放下心来,全(身shēn)软弱无力,抬头看看上方,无色无相宝镜在上方旋转,雪光依旧笼罩在头顶。这时放了心,全(身shēn)都松懈下来,静静坐在地上。

    灵山众人也都围在一边坐下来,灵骨站在结界边缘,手骨中持着碧水宝剑。韩一鸣将同门看了一看,除了苗师姐,除却没有到来的沈若复与青竹标外,别人都在这里了。到了这时,韩一鸣才知晓,平波同伙灵光打到苗师姐(身shēn)上时,凌风云也被殃及池鱼。就是修行多年的人,也未必挡得住这许多人同时下手,凌风云才三岁,苗师姐逃不过,凌风云一样也逃不过!

    正想着,陆敬新的声音道:“果然又来了。”韩一鸣一看,清冷月光之下,平波沉着脸,出现了,他(身shēn)后跟着的,是他的门人弟子,钱若华不在其中,想来送回去了。平波两眼四周看了看,道:“这附近有结界痕迹,仔细找”平波的门人弟子都四处查看,手中桃木剑都灵光闪耀,对着四周挥划。平波却一动不动,两眼环视四周。看了一回,对着灵山众人所在看过来,对着这边看了一阵,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手中桃木剑一挥,一道灵光直打过来。“啪”一声巨响,灵光在他们眼前粉碎。

    平波大叫:“在这里了!”韩一鸣不意平波来得如此之快,果然如那童子所说的狡猾。并且平波立时就看到了结界所在,对着这边下手了。这边灵山众人果真如童子所说,一动不动坐在当地,虽说宝剑都横在膝上,但没人起(身shēn)来与平波动手。不意众人对童子这样的信服,看着平波一直要将结界打穿,串串灵光打在结界上爆响连连,韩一鸣(身shēn)上还是全然没有力气,虽说童子离去之前,已交待结界能阻拦平波,但看到灵山众人都在这里,今(日rì)自己又压碎了平波的七环宝镜,平波要是打破结界进来,一定不会手软,心中不免惴惴。

    忽然听陆敬新道:“师弟,你不必担心,平波打进来了,我们就会束手待毙么?”韩一鸣一看师兄师姐们虽说都坐在当地,但是灵剑都没有收起来,显然是准备随时动手的。又听冯玉藻道:“师弟不必担心,平波的弟子是修行多年的,难道我们没有修行么?怎么也不会让他轻易得手的。”听了这话,韩一鸣的担心稍稍放了下来,同门师兄师姐都是多年修行,虽说现下人数少,但也没怎么让平波占了便宜去,可见同门的他们的修为也是不错的。这样一想,心里稍稍放了下来。

    平波在结界之外指挥着他的门人弟子都对着这边的结界动手,他的门人弟子用的都是桃木剑,一时间,数十柄桃木剑整齐划一在空中舞动,道道灵光如雨点般打在结界上。童子做的结界异常结实。平波门人一阵急雨般的攻击,也没能将结界打破。灵骨一动不动,持着碧水宝剑守在结界边,灵山众人都坐在地上,就那么看着雨点般的灵光在面前如花绽开。平波的修为自然不是他的门人弟子所能相比的,他的门人弟子一阵猛攻,结界一动不动。

    平波一看弟子门人虽是尽了全力,却不奏效,(阴yīn)沉着脸盘膝坐下,双手在前方围成一个圆环,闭上双目。韩一鸣心知他要下狠手了,道:“师兄师姐小心!”却听冯玉藻道:“不怕他!师弟,咱们灵山弟子虽然好(性xìng)(情qíng),却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师弟放心,到了如今,咱们没什么怕的了,这个结界真的破了,就放手打吧,他的门人弟子不怕死,难道我们会怕!”陆敬新道:“那时我单(身shēn)一人与他的门人弟子周旋,真的是东躲西藏,如今咱们同门一处,还会怕了他不成。”韩一鸣还未说话,已见彭师姐谭师姐坐在一边,轻轻用衣袖擦拭她们的灵剑。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