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二七、绝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平波打不了韩一鸣,对灵山诸人,却是手下绝不留(情qíng),一定要杀之而后快,因此对着冯玉藻连下狠手,道道灵光不离他的要害。冯玉藻修为虽不差,但怎么也不会是平波的对手,对了几招,已落了下风。平波的招式与灵光虽未打在他的要害,但却也没能完全遮拦与闪开。只是避开了头(胸xiōng)要害,(身shēn)上早就被打中了几下。

    冯玉藻一落下风,顾清泉就扑了过来相助,平波冷笑:“来得好!让你们的好掌门看看,你们是如何为他而死的!灵山弟子果然是好样的,不求同(日rì)生,但求同(日rì)死!”顾清泉也不理他,纵起跃落,早就将灵光打到了平波面前。冯玉藻的修为比顾清泉高得多了,平波尚不把他放在眼里,顾清泉就更不入平波的眼了,平波连连冷笑,手势变换,转眼已将二人都笼罩在了他的灵光之下。

    韩一鸣大为着急,偏生没有一丝半点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平波为难二位师兄。他大声道:“你不要为难我师兄!来来,我们再打一回!”平波充耳不闻,对着冯玉藻与顾清泉连下杀手!顾清泉的修为哪里是平波的对手,转眼已被几道灵光打在(身shēn)上,亏了他是武修,(身shēn)手敏捷,闪过了头(胸xiōng)要害,虽被平波打中了,倒也还不要紧。冯玉藻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冯玉藻是术修,师从白樱,法术轻灵。但轻灵的法术,如何是平波的对手,不能当其锋锐,仅仅是保命罢了!

    平波手势变幻,桃木剑灵光大盛,道道灵光都直((逼bī)bī)到冯、顾二人面前去。冯玉藻与顾清泉自顾不暇,再不能顾及对方,各自手忙脚乱的应付。韩一鸣在这里急得没办,忽然见平波手势一变,对着那边捣师姐与彭师姐下手了!彭师姐与谭师姐正与平波的弟子及他的同伙打得不可开交,这边平波突然下手,眼看几道灵光已打到她们后心!

    一朵白莲忽然凭空出现,将平波打出来的几道灵光都挡住了。平波的灵光被白莲拦住,接着化为乌有。平波脸色一沉,转过(身shēn)来,手一招,将桃木剑招在手中,手一挥,几十道灵光直奔一处去了。“啪”地一声巨响,几十道灵光打在一处,一个结界显现出来!这个结界内,一个女子盘膝而坐,正是苗师姐!苗师姐抱着小儿凌风云,两眼紧紧盯着平波,苗师姐的(身shēn)后,还有那童子的影子。平波冷笑:“在这里了!来来来!杀了这个童妖!”韩一鸣瞬间明白,平波之所以对二位师姐下手,就是要把那个童子引出来!他一心要把平波引过来,平波到底还是冷静下来,还是要将那童子杀掉!他找不到那童子,又杀不了韩一鸣,童子的结界十分隐蔽,平波找不到,只有将童子引出来。因此他去跟灵山弟子为难,并且是与女弟子为难,引得那童子出手相助,将结界露了出来。

    韩一鸣急得没法,抬头一看,月亮已高高挂在天上,但尚未到头顶,童子灵力还未恢复,而平波却已清静过来,想起了赶到这里的目的,转而去追杀童子去了!平波这里一出声,早有门人弟子直扑上来,将灵山弟子都拦住了。自结界现出来,应平波相邀而来,已有了走意的同伙,都向着结界直扑过来。平波哈哈大笑,笑声中殊无喜意,听在耳里,觉得这也只是他咬牙切齿的另一种方式。

    一群人扑上去,无数灵光打在结界上,那个结界清亮如水,微微震颤,道道灵光打在结界上,化为点点耀眼的明亮。一群人见了结界,都红了眼,施展浑(身shēn)本领,要将结界打破。平波尤其狠,脸上肌(肉ròu)扭曲,腮边(肉ròu)紧紧的,恶狠狠的将手势变幻想不定,灵光一道比一道狠,打得结界上爆响连连。韩一鸣这里一丝力气也无,只能看着干着急。忽然平波道:“你们先打,我来用个狠招!”说罢,退开两步,盘膝坐下。

    他一坐下就闭上又目,(身shēn)上浮起淡淡绿光。韩一鸣虽不见他动作了,却知不妙,再看同门,都被平波的门人及同伙拦住了,赶不过去。平波这边发狠,那边他的弟子也使出了浑(身shēn)解数,将灵山弟子都拦住了,谁都过不来,都看着干着急。

    忽然平波眉心飞出一道绿光来,他两眼一睁,瞳仁中亮起绿光,他张嘴说了一个字,一个绿色的字符凭空出现,就浮在他面前。平波一动不动,嘴唇一动,又吐出一个字来,也是一个绿色的字符。这二个字符韩一鸣皆看不懂,看着是字,可是却看不懂是什么字,更别说读出来。韩一鸣虽说读书上并没天份,但字却是识的,看着平波吐出来的字,一个也不识得,立觉大祸临头。他上了灵山之后,深知这种越看不懂的物事,越是玄妙无穷。平(日rì)里不见平波用的招数,在这个时候显现出来,就越是可怕。

    平波一连吐出九个字符来,才站起(身shēn)来,将右手中指送到口边一咬,在空中写了几笔,对着那九个字符一挥手,九个字符都贴到了结界之上,平波结了个手印,背上已腾起一阵青焰,似乎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不止他(身shēn)上,连同他狄木剑,也腾起了碧焰。平波手一挥,桃木剑的剑尖已撞在结界上。一声巨响,结界上桃木剑剑尖着处已有了裂纹!韩一鸣目瞪口呆,平波这一手也太狠了,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他与平波相遇,也没少见识平波的手段,自灵山没了之后,对平波的手段才算是越来越见识。平波隐藏的灵力,比他显示出来的灵力多得多了,韩一鸣如今看到平波那种不识得的手法,已是十分警惕。这时看到结界裂开,急得要跳起来了,却是跳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平波对着结界下手。

    平波一连串灵光打在结界上,一连串的爆响,韩一鸣惊恐的看见结界上的裂纹不断扩大,弯曲扭结着。那九个字符上,也开始出现裂纹,而这裂纹裂开来,结界也随着裂了开来。平波一击见效,精神大振,喝道:“杀了里面那个童妖!谁杀了童妖,我万虚观一切都由他挑!哪位助我杀了那童妖,我一定重礼相谢!”一石激起千层浪,平波这边的党羽都潮水般涌来。本来是他们缠着灵山弟子与灵骨恶斗。这时他们都不再缠斗,转而奔结界而来,要待结界完全破裂,冲进去将结界内的三人全都杀死!此时他们绝不会放过苗师姐的,一定会杀之而后快!韩一鸣急得要跳起来,(身shēn)上却没有丝毫力气。一时间绝望得险些背过气去!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