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二六、挑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来的人都自认是平波的同辈,平波的弟子说什么,那是绝不会听的!一个什么都不算的低辈弟子,谁会往心里去!宋出群一看这些人都不以他为意,大是着急,转而对钱若华大叫:“师兄,他们……”只见钱若华躺在一边,脸色灰败。他被韩一鸣千钧斩斩下来,韩一鸣虽不是斩他,但是他御使七环宝镜,韩一鸣这一剑将七环宝镜生生压得崩碎,他也受伤。若没有七环宝镜一拦,他早就死在韩一鸣剑下了!七环宝镜还救了他一命!此时他受伤颇重,只能躺在一边,苟延残喘!不给师父及同伙找烦难,哪里还能与宋出群说话。

    宋出群再没心没肺,看到钱若华这样,也再不对他说话了。转过来对平波道:“师父、师父,您老人家管管他们!”他叫得极大声,平波却如同没听到一般。平波却是真没听到宋出群喊他。他正忙着要杀掉韩一鸣!

    韩一鸣坐在无色无相宝镜的雪光中,平波的剑招都攻不进来,他全(身shēn)无力,但依旧冷冷看着平波。平波被他窥破当年隐事,一时间恼羞成怒,激气难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杀了这小子!杀了他,自己的隐事就不会传出去!也没人会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将这事深藏心底,就是不让人知晓的,也自认没人能知晓!结果韩一鸣轻易就将这事翻了出来,怎会不令他心绪大乱?平波惊怒交加,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事不能为人所知!这些事要不为人所知,就要杀掉韩一鸣!韩一鸣本来说出这事来的时候,只是脱口而出,平波不认,也就过去了。韩一鸣也不会拿出来乱说。

    事关师祖师太的颜面,韩一鸣绝不敢乱讲。前辈的往事,本就是小辈不能置喙的。实则个人私事,别人也管不着。平波(日rì)常也精明,但这事上却聪明不起来,完全想不到这些紧要处了,只想着,这事绝不能外传!这要是传出去了,这几百年的老脸,还往哪儿搁?因此,就只一心一意想着韩一鸣会传出去,只想杀了他!韩一鸣那带着冷笑的眼神更让他心(情qíng)烦躁!一个小辈,不将他放在眼里倒也罢了,但知晓了不为人知过往的弟子,绝对是心头大患!他从前想将韩一鸣收入派中,但后来知晓韩一鸣一心一意当了灵山弟子,就死了这条心。因此转而找上了心中满是不平的司马凌逸!司马凌逸本是灵山的大师兄,修为又高,心思也极聪明,若不是对丁五心存不满,是绝不会被平波所用的。平波对司马凌逸并没心存妄想。绝不想将司马凌逸收入囊中,二人不过是因利而合,利尽而止。而对韩一鸣,平波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恨!平波对派外之人能用则用,对他的弟子却甚好,韩一鸣要是入了他派,自然他也会对他十分的好。但这弟子不入他派,对他还十分敌意,平波就十分恼火了。不能为他所用,自然是他的敌人。因此他不似别人,之后还对韩一鸣十分客气,他是不将韩一鸣放在眼里。不放眼里的诛魔弟子当上了灵山掌门,就更成了他的敌人!那是一定要杀之而后快的!

    但是一步步走到这时,这不放在眼里的诛魔弟子不但从他的杀手神招上逃了出来,并且还知晓了他不为人知的心事,平波一下子老脸丢了个尽光,心绪大乱,虽未慌手脚,却已不是往(日rì)的沉着冷静,而是暴跳如雷,要与韩一鸣拼命了!因此,他完全不顾宋出群的呼喊,也无视钱若华的重伤,更对被斩了头的汪靖波视若无睹,一心一意,只想杀了韩一鸣!

    平波状似疯狂,韩一鸣反而平静下来。平波千里迢迢追来,首要目的就是诛杀那童子。如不能诛杀童子,杀了自己也是好的。虽说灵山还有那么多同门,但是杀了自己,平波一定心头大快。这时平波一心一意要杀了自己,反倒放开了诛杀童子一事。韩一鸣心知那童子于灵山极为要紧,只要过了子时,童子灵力恢复,于自己就大有益处。因此当务之急也是拖住平波,让他再也想不到那童子。无色无相宝镜的灵光平波打不穿,自己也没力出去与他厮拼,激怒平波就会是个极好的办法。只要将平波拴在面前,让他不停与自己过去,那么到了子时,童子灵力恢复,这个僵局就打破了。

    韩一鸣打定了主意,对着平波,神(情qíng)极是挑衅。平波混迹尘世多年,如何看不懂他的眼神,气得满脸铁青,两眼通红,只想与他拼个你死我活,下手越发狠了。黑桃木剑闪烁灵光,围着他周(身shēn)游走,平波手势变换,无数灵光狂风暴雨般打在了韩一鸣面前。韩一鸣嘴角一歪,意甚轻蔑,看着平波的灵光就碎在自己面前,看得多了,越发不屑起来。韩一鸣只不敢往上看,不知平波何时会冷静下来,平波能被自己激怒,也会平静下来。韩一鸣怕的就是他平静下来,不再与自己为敌,而转去为难灵山的师兄师姐,或是去寻找那童子的所在。以平波的修为,只要一冷静下来,立刻就会这样做。因此韩一鸣只能尽自己所能,激怒平波。

    忽然平波停下手来,对着韩一鸣看了一阵,转而向四周去看。韩一鸣心知不妙,想要出声,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只能眼睁睁看着。平波打了一阵,他气急攻心,方寸大乱,打了一阵不能奏效,忽然想到不能对这姓韩的小子下手,大可去向他的同门下手!抓两个灵山弟子来杀在这小子面前,就不信这小子还能这么镇定!于是停下手来,四处看了一看,先就看见了冯玉藻,冯玉藻的修为在他眼中自不算什么,但是将宋出群打得狼狈不堪,平波心里就十分不快。就拿他来试手!看了韩一鸣一眼,转(身shēn)就向冯玉藻扑过去。

    韩一鸣大是着急,大喊:“冯师兄小心!”他张了张嘴,喊不出声来,眼看着平波手中桃木剑一挥,道道灵光直((逼bī)bī)冯玉藻而去,急得无法自处。冯玉藻多年修行,虽没怎么打过架,但却并不笨,早觉不对,一转(身shēn),手一挥,灵剑上的灵光早与平波的灵光撞了个正着。冯玉藻的修为如何是平波的对手,但即便不是对手,他的修为也不低,早就给自己加了护(身shēn)法,转而来应对平波了!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