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二三、破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钱若华大惊失色,他修为再高也挡不住韩一鸣这一击!但韩一鸣来得太快,他闪都闪不开,宝剑已压到了他头顶。钱若华大叫一声,手一挥,“当”的一声巨响,鸣渊宝剑与七环宝镜已撞在了一起。韩一鸣整个人压在鸣渊宝剑剑柄上,用力向下压去。下方的钱若华哪里当得住鸣渊宝剑,立刻就跪了下去。他虽未拿着七环宝镜,但七环宝镜由他驱策,这一下七环宝镜被压,他也如被泰山压顶,压得透不过气来,勉力支撑。

    平波本来以为韩一鸣是对着他冲来,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万万没料到韩一鸣转(身shēn)扑向七环宝镜,那是他从万法玄门带出来的法宝,他一直(爱ài)若珍宝,每次用时,都万分小心。上回被韩一鸣破了一环,让他不能随时看到灵山弟子的踪迹,已令他十分恼火。后来想了无数法子,也没能将那被破去的一环修好。这时看见韩一鸣要毁去他的七环宝镜,早就招数变幻,道道灵光直奔打到韩一鸣后心。

    韩一鸣一心一意向下压去,钱若华,早已是跪在地上,一寸寸矮下去。平波道人的灵光打到韩一鸣后心,灵盾早就转了过来,将灵光都挡开了。平波直扑上去,却扑不进去。鸣渊宝剑与七环宝镜都灵光四溢,早将韩一鸣与钱若华都圈在了灵光当中,平波的灵光打不进去,他也扑不进去。

    鸣渊宝剑剑刃上全是淡金色的灵光,四下里溢出。七环宝镜的镜面泛起雪光,白中带青。韩一鸣用力压在鸣渊宝剑的剑柄上,七环宝镜极是厉害,韩一鸣深知平波的回旋可怕,但七环宝镜也可怕。七环宝镜照过的木芝就会僵死,若是照在人(身shēn)上,只怕也很难活下来。因此七环宝镜一动,不止灵山同门,连同平波同伙都四处躲闪,就是怕它照中自己。若没了七环宝镜,灵山同门的安危也可以少担心一层,因此他瞬间动念,直扑七环宝镜而去。

    韩一鸣想要提起手来,对着七环宝镜一连斩个十七、八剑,他将灵山斩碎时,一剑将七环宝镜上削了一道伤口。因此这时也想如那时一般,但他的手却是提不起来,鸣渊宝剑这时沉重无比,将他的手紧紧粘在了剑柄上。韩一鸣咬紧了牙关,都不能动它分毫,只能用力压在柄剑上,向下压去。下方七环宝镜上的雪光刺得人不得不闭上眼睛,那不是一道雪光,是数道雪光,当中的最小,越向外越大。七环宝镜冷意森森,顺着剑柄直透上来。片刻间,韩一鸣的手已冻麻木了。下方的钱若华更是苦不堪言,若是没有七环宝镜,他早就被鸣渊宝剑劈成碎片了。但七环宝镜与鸣渊宝剑都十分沉重,他已跪倒在了地上,他想要闪开都闪不开,七环宝镜在他头顶,他只能紧咬牙关,勉力支撑。

    韩一鸣双手上的麻木渐渐向他头脸扑来,韩一鸣心知自己被七环宝镜照中了。他这样扑在镜面上,正好照了个正面。韩一鸣紧咬牙关,向下压去,忽然下方那白中带青的雪光之中,透出丝丝光芒来。韩一鸣定睛一看,七环宝镜镜面上,鸣渊宝剑剑刃所压之处,现出一道道细纹来,四散延开。转眼,细纹已满个镜面都是,密如蛛网。“啪”的一声巨响,七环宝镜已被鸣渊宝剑压碎成无数碎片,四散落地。钱若华(身shēn)上一轻,他老江湖了,立时向旁边滚开。韩一鸣已随着鸣渊宝剑落在地上。他回头看了平波一眼,平波睚眦尽裂,破口大骂。韩一鸣四周看了一看,七环宝镜被鸣渊宝剑压碎,早就碎裂得不知踪影了。钱若华缩在一边瑟瑟发抖,不知是累的,还是吓的。

    七环宝镜乃是平波的(爱ài)物,眼睁睁看着韩一鸣将它压碎,自己在一边无能为力,早已在心中将韩一鸣杀了几百回。韩一鸣落在地上,全(身shēn)力气都用尽了。平波将七环宝镜交给钱若华,便是要全力来对付自己的。七环宝镜的厉害,韩一鸣是见识过的,虽说平波带来的人与灵山同门一般,虽是打得(热rè)闹,心里却顾忌着七环宝镜。只要宝镜照到,他们都纷纷闪开,平波必定警告过他们,只要宝镜照过来便闪开。当然他们要是被宝镜照中了,那就死伤各安天命。而灵山派却损伤不起,本来灵山派人已不多,这要是照中几个,后面留下的,完全没有赢的可能。

    平波大骂着扑过来,韩一鸣虽说用尽了力气,但平波这时是急怒攻心,完全忘记了自己修为,有无数厉害法术,就这么直扑过来,要与韩一鸣拼命。他忘记了自己的法术,韩一鸣可是记得自己的御剑术的,没力气跟他打了,却有力气闪躲。当下御剑飞开,平波来得极快,他逃得也极快。他居然敢闪躲!平波越发的气不打一处来,紧追在他(身shēn)后,一双手直向前伸,要扼住他的喉咙,生生将他捏死!

    韩一鸣与平波一个追一个逃,灵山众人与平波同伙则打了个旗鼓相当。虽说灵山人少,但灵骨就将平波同伙拦住了一半。灵骨持着碧水宝剑,挥动间剑光四(射shè)。从前赵浩洋那轻灵飘逸的剑法是没有了,但每挥出一剑,都将扑上来的平波同伙都((逼bī)bī)得往后退。灵骨眼窝中的灵光也闪动不已。平波同伙也有剑光打在灵骨上,但就如没打中一般。打得轻的,完全不留痕迹,灵骨不会痛,亦不会受伤。打得重的,将灵骨的骨骼打下一片来,也转眼,又如被灵骨吸走,又贴回灵骨上了。因此灵骨比灵山门人更难打,打中没打中,都不能奏效。

    起始动手,宋出群先随着众人围住灵骨,打了几招之后,不奏效,立刻便转回(身shēn)来,一转(身shēn)便遇上了冯玉藻。他看冯玉藻眉发斑白,(身shēn)型肥胖,灵山分山崩之后,他也追在冯玉藻(身shēn)后过,只见他不停闪躲,并不还手,也没见冯玉藻有什么防(身shēn)的法器,灵山人人皆有的灵剑,也没看见他佩过。这时遇上,自然不会放过,手一挥,桃木剑一道灵光已打到冯玉藻面前。满拟将冯玉藻打个正着,却见冯玉藻双手开合,一片片树叶从他手中飞出来,迎在他的灵光上,变得透明不见,但也将他的灵光化为乌有。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