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二二、妄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妄念?何为妄念?一想到这里,紫裳的声音又在他心底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心中所想,我俱都知晓。你真以为你那不可见人的心思瞒得过所有人么?”紫裳那说不出的妄念,用是因她心中所想是师祖。那平波的妄念是什么呢?紫裳因自己有了妄念,看出了他的妄念,这妄念就该相差不远!那平波的妄念绝不会是师祖,忽然想起刚才自己提起师太,平波那难看的面色,难道,难道,这个妄念,难道是师太?

    瞬间,韩一鸣心念电转,是的,平波与师太同门,算得上青梅竹马,他又是万法玄门的掌门,如若他娶了师太,那岂不是上上大吉?但师太嫁给了师祖!师太嫁给师祖后,万法玄门就没落了,平波是最后一任掌门,他不愤师太嫁了师祖,于是,他纠结了无数同门上灵山与师祖过不去!他以(性xìng)命相拼,师祖自然没什么可留(情qíng)的,打到最后,他输了,万法玄门失去无数同门,平波心灰意冷,却并不死心,才转投了万虚观,从此万法玄门不复存在!韩一鸣想起自己曾梦到过平波浑(身shēn)是血,对着师祖大骂,当时不解,今(日rì)却全都明白了。若是师太还在,平波自然看着那点香火(情qíng),对灵山网开一面。师太不幸寂灭,平波的满腔愤怒都指向了师祖,想尽办法要将灵山毁于一旦!他看着平波,心念早就转了无数遍!从前从未想到过的一切,都在瞬间明白过来,道:“你心有妄念!”

    平波勃然大怒:“你找死!”韩一鸣听同听而不闻:“我紫裳师叔看出了你的妄念。因此你赶在她说出来之前烧死了她!”平波一张脸先是青白,然后涨紫,一双眼睛更是血红,狠狠盯着韩一鸣,大喝:“住口!你给我住口!”韩一鸣道:“我为什么要住口?你封得了天下人悠悠之口么?你对我灵山师太心存妄念,因此你恨我师祖入骨!你不是我师祖的对手,来对我们下手!”平波大怒:“小王八蛋!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韩一鸣道:“我胡说八道么?你自己知晓我说对了没有?我没有胡说一个字,也没有多说一个字!不是么?”平波双眼通红,面上扭曲,满脸的狞恶:“你找死!”一跃而起,挥着桃木剑,直扑上来!

    他本是在念咒要建造回旋的,这时却直扑上来了。来到韩一鸣面前,提起黑桃木剑就直砍过来。韩一鸣没料到他直接就扑过来了,但他动作也快,闪(身shēn)避开。平波双目冒火,紧咬着牙关,手中狄木剑挥动,横砍竖削。韩一鸣虽没料到他是近(身shēn)(肉ròu)搏,却是极快便闪了开去。平波一击不中,立刻就是一剑。韩一鸣这时方才体会师父将武慧传给他的缘故,他的武修如同平地起高楼,瞬间便显现出厉害之处。他闪躲极快,并且间不容发间还手。平波完全忘记了他的回旋,直扑上来,手中狄木剑挥动,剑剑不离韩一鸣要害。韩一鸣闪避之余,连连还手,居然与平波打了个旗鼓相当。

    平波方寸大乱,牙齿咬得格格作响,通红的两眼中痛苦愤怒,面上肌(肉ròu)扭曲,嘴角歪斜,将他本来就难看的脸扭曲得更加难看。而最为难看的,是他的神(情qíng):痛苦、不甘、愤怒、羞愧、伤感交织,让他扭曲的面上肌(肉ròu)微微抽搐!韩一鸣知晓自己说对了,没想到就是这一瞬间,平波所有的心思,都被自己猜透了!平波这时(情qíng)绪混乱,完全忘记了他的回旋,只顾扑上来厮打,近(身shēn)搏斗为修行者所不屑,平波这时不再像个修行的人,他只是一个寻常人,被人看穿了心思、揭开了伤疤,扑上来跟韩一鸣拼命了。

    韩一鸣没修过武修,若不是仗着师父开了武慧,今(日rì)就栽在平波手下了。这样泼皮无赖般的打法,不顾命的厮拼完全出乎了韩一鸣的意料。就是这瞬间,韩一鸣也知晓了,平波早将他的回旋抛到九宵云外去了!韩一鸣可还记着自己的千钧斩,他说话之时,千钧斩的咒语消失不见,这时已不再说话,千钧斩口诀在心头响了起来,如雷声一般在他心中滚来滚去。此时韩一鸣已知,自己想通了平波与灵山之间的(爱ài)恨渊源,在心修上,就修通了一层,突破了知障,因此千钧斩口诀在心头越发响亮了。

    平波下手绝不留(情qíng),一剑赶着一剑,招招都想取韩一鸣的(性xìng)命。韩一鸣猜透了他的心思,将他心里从不示人的一面揭了出来,他痛不可当之际,也恨极怒极,只想杀了韩一鸣,因此每一招都狠辣非常。韩一鸣被他暴风骤雨般的剑招打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亏了赵浩洋开了他的武慧,没被平波道人打中。转眼两人已打了百来招,出剑收剑,飞(身shēn)纵跃韩一鸣都无师自通。平波越打越怒,一门心思想要弄死他,各种符咒都在剑招中加上了,每一剑都灵光四(射shè)。韩一鸣毫不畏惧,灵盾旋转不停,将打到他(身shēn)边的灵光拦开,让他在间不容发的危险之际脱(身shēn)。

    韩一鸣边打边念千钧斩口诀,心头的声音越来越响,到了后来已震耳(欲yù)聋。忽然一声霹雳,一声鸣叫,韩一鸣已觉一点(热rè),自心头生出,向右手而来。忽然一道灵光一闪,七环宝镜灵光自他眼前晃过,韩一鸣对着七环宝镜一望,结界外的七环宝镜正对着灵山同门照去,镜光到处,所有人都四处散开。韩一鸣心中一动,那股(热rè)已到了手掌心,鸣渊宝剑光泽明亮、流光四(射shè),一声清越的鸣叫,拖着他向上飞去。

    他向上飞去,啪的一声轻响,已从那迷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头脑中清清楚楚,连同门与平波同伙打斗的声音都听得再明白不过。他一飞起来,平波便知不好。韩一鸣揭开了他数百年来不为人知的心事,让他心神大乱,前尘往事都涌上心头来,哪里还记得要做回旋。就是这个当口,韩一鸣的千钧斩成了,直飞出去。平波在后面赶是赶不上了,却也立刻就跟着飞上去。韩一鸣忽然停住了,一转(身shēn),向下冲来,平波没想到他忽然撞过来,连忙闪开。却见韩一鸣向下扑去,手中鸣渊宝剑如着了火一般灵光四溢,平波愣了一愣,大叫:“不好!”韩一鸣已扑到了钱若华头顶,手中的宝剑狠狠对着钱若华劈来!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