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零二一、相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

    这里一想明白,就听钱若华道:“师兄弟们、各位同道,将他们围好了,只要到了这里的,一个也不要放走。”他没说下去,韩一鸣已知下文必是:“只要不将他们放走,七环宝镜照住了灵山掌门后,灵山别的弟子也就手到擒来了。再不然,把灵山弟子都一个个照住,这灵山掌门还能怎样?”这一下果真是不利,平波的回旋已难破去,七环宝镜再加入来,更加难破了。平波是志在必得了,他一定要将灵山派一网打尽,因此看家的本领都拿出来了。

    韩一鸣心一横,飞(身shēn)直向外突围,手中的鸣渊宝剑拼命挥动,打出道道剑光四散开来。到了这一步,只能将千钧斩在心头念个不住,千钧斩七字诀滚过心头,无论如何,也要在平波做成回旋之前将千钧斩用上,这紧要关头,平波的回旋先成了,他就赢了。韩一鸣来不及看同门所为,心中口头将千钧斩念个不住,手中宝剑纵横挥舞,还要四处奔逃,躲避七环宝镜。一心三用,着实狼狈!但哪里管得了这许多,先保住(性xìng)命才是最紧要的。

    他四方奔走,七环宝镜紧紧跟住他的(身shēn)影,韩一鸣蹑空行走,两眼对着钱若华,不停向后退去,后退之余还要左闪右闪、或高或低。惟有四处闪动,七环宝镜才照不到他。七环宝镜本(身shēn)是不会追在他(身shēn)后的,完全是驭使的人。驭使七环宝镜的钱若华没那么灵活,韩一鸣又是背向行走,面对着他。一看宝镜照向左边,自己便向右闪,宝镜照向右方,他又闪到了左边,或高一点,或低一点。钱若华已是尽力,却是不能料他先机,试了两回宝镜照着韩一鸣刚闪开的方位,等他一会闪回来撞上去,韩一鸣却不闪回去。

    平波已不出手,他的门人弟子的修为韩一鸣自然不怕,加之灵盾厉害,连平波邀来的帮手也打不穿灵盾,因此韩一鸣慢慢定下心来,除了专心闪躲,便是苦念千钧斩。七环宝镜紧追在韩一鸣(身shēn)后,韩一鸣总比它灵敏一步。钱若华才学会驭使七环宝镜没多久,因此用尽全力也不能将韩一鸣罩住。韩一鸣闪来闪去,闪躲间向同门看了一眼,只有苗师姐不知躲哪儿去了,其余的同门和灵骨一起,与平波门人及同伙打得不可开交。忽然两个人现出(身shēn)来,乃是谭师姐与彭师姐,她们一出来,平波门人已有人将灵光打到了她们面前。谭师姐与彭师姐动作极快,也立时便与平波门人打了起来。

    一时间四周全是灵光,这里本来极为宁静,也少有人来,这时却是十分(热rè)闹。韩一鸣看了平波一眼,他依旧端坐,闭目宁神,对众人一眼都不看。忽然七环宝镜一翻对着谭师姐就照了过去,韩一鸣大惊,谭师姐如同脑后长了眼睛一般,飞(身shēn)一闪,闪开了。七环宝镜转而对着彭师姐照去,彭师姐(身shēn)形一晃不见了,片刻之后,从另一边闪出来,闪开了镜七环宝镜的镜光。韩一鸣急得不行,平波的回旋固然可怕,七环宝镜同样可怕。正不可开交时,童子的声音在他心内道:“掌门,不要管那么多,用千钧斩。平波的回旋没那么快,你赶紧把千钧斩用出来,将七环宝镜斩碎!”

    一句话提醒了韩一鸣,七环宝镜与回旋在一起,更加可怕,要尽快毁去一个。赶紧静心念千钧斩。他一静下心来,(身shēn)边的事都听不到了,只有灵光飞溅,人影闪动,耳中听不到任何声息,心里千钧斩循环往复、声音越来越大。片刻之后,(身shēn)边的人影与灵光都看不到了,韩一鸣从来没有这样宁静过,举目四顾,平波门人与同伙都不见了,只有平波一人,一(身shēn)玄色道袍,盘膝坐在对面,也是宁定不动,他在做他的回旋!不知是否平波做了个结界,将二人圈在了其中?还是他们二人灵力同时出窍,到了别人不能得知之处!

    韩一鸣冷笑一声,声音如同从水底透出来的,翁声翁气。平波缓缓掸起了头,向他看来。韩一鸣听到自己翁着声道:“你不是要我的命么?咱们一对一来一场如何?”平波冷冷看着他,眼中全是狞狠怨毒。片刻之后,平波的声音也翁着,如同从水中透出来一般:“凭你也配向我叫阵?你师祖也不能向我叫阵!你们灵山本就是妖异,这世间本就没有灵山,生生造一个出来,不是妖异是什么?早该毁掉了!你以为你真是灵山掌门么?哼!若不是灵山如今没人,这个掌门怎么会是你?灵空一生狠毒狡猾,造就了灵山,是他的终(身shēn)之错!”韩一鸣冷笑:“你如此痛恨灵山,倒让我认为你是妒念作祟!你嫉妒我师祖!你嫉妒他一生成就!”平波哈哈大笑,声音森冷到了骨子里:“我嫉妒他?我嫉妒他什么?他有什么成就?我万虚观不比他灵山差罢?你们灵山早已毁个干净了!而我万虚观还好好的在世间,饱受香火!我嫉妒他作甚?!”

    韩一鸣心头的千钧斩声音已越来越响,如在耳边怒吼。韩一鸣道:“是,你万虚观还在!那你盯着我灵山干嘛?”平波冷笑:“我喜欢看着灵山倒下!”韩一鸣也不知为何,自己今(日rì)看得分外清楚,道:“你是因得不到灵山,因此要毁了灵山!”一句话说得平波暴跳起来:“胡说!放(屁pì)!我毁灵山乃是因我看它不顺眼!你小子少放(屁pì)!”韩一鸣总觉他这话十分心虚,道:“几百年了,你都看它不顺眼,你一起始就看它不顺眼!灵山没有妨碍过你,你凭什么看它不顺眼?”平波大怒:“小子,你懂什么?我看它不顺眼,要什么理由,不顺眼就是不顺眼!”

    韩一鸣道:“你与我们师太还是同门!你……”忽然收住了口,平波脸色是从未有过的狰狞,一双眼睛血红,死死的盯着韩一鸣,脸色却是铁青。一个声音在韩一鸣脑中响起:“我是心存妄念,因此我看出了你心存妄念。”这个声音是紫裳的。紫裳被平波烧死之前,就说了这句话。最快最及时跟新(我们的地址是)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